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断线  

2011-05-31 22:15:3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九,风禽断线满天走。”风禽即风筝,在我老家潮汕,我们这一代,玩具基本靠手,几乎每个少年都会糊风禽。削两根竹篾,长各二三尺,垂直扎成十字架,横轴两端各系丝线作弦,两弦交汇于纵轴末端,将横轴拉弯,成张弓搭箭状,如此,风禽骨架便算基本完成。再糊上纸,画上油彩,用稻草编成尾巴维持平衡,最后在风禽重心处扎两小洞,穿上丝线当“鼻”,再连上长长风禽线,便可扶摇直上,翱翔蓝天。

  入门易,精工难。要想风禽飞得高,除控制骨架及尾巴平衡外,纸质是关键。物资奇缺,得一白纸可画上禽兽已不易,岂敢奢望什么长纤维、有韧性、薄而轻。幸好,斗争年代百物紧缺,独宣传工具不缺——过期报纸或大字报俯拾皆是,裁剪一下,便可作糊风禽材料。秋风起,晒谷场上空,满天纸糊禽兽,若用望远镜一看,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

  邻居葛彪,大我一岁,脚柴手笨,每见我们放风禽,心驰神往,求人借他跑一圈,却总遭白眼——我们这一带的小孩,都被父母千叮万嘱,要跟他划清界限,不能一起玩。某日,葛父经不住葛彪再三哀求,削了竹篾,捡来报纸,三两下为他糊了一个风禽。葛彪满心欢喜,系上线,牵着风禽就往晒谷场跑。许是其父粗脚大手,风禽糊得不均衡,葛彪怎么跑,都飞不到屋顶高,没多久,干脆断了线,摇头晃脑往下栽。

  断线风禽落在一人脚边,那人是民兵连长。连长捡起风禽,只瞄一眼,脸色大变,雷霆万钧:“谁个风禽!”葛彪不知就里,怯怯应道,我个。连长厉声问:“谁做个?”葛彪答,我爸。连长左手叉腰,右手果断一挥,喊道:“民兵集合,快跟我去抓现反分子!”

  葛父被抓到大队,众民兵轮番打了一夜,据说“死不改悔”。最后上报县公安局,来了两个公安,又专政了一夜。第三天,开全乡公审大会,会后立即枪决。葛母抱着葛彪,走到莲阳大桥上,纵身往韩江里跳。空中,母子捆在一起像一个断线大风禽。

  对了,那是1973年,我5岁,葛彪6岁。后来县里通报这一案件,《死不改悔的恶霸地主葛镇海恶毒诅咒伟大领袖》。那风禽作为罪证公开展览,我见过,原来风禽穿孔连线处,两个孔,刚好扎在伟大领袖两只眼睛上。

  评论这张
 
阅读(21547)|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