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失之武侠,收之文史(评张大春《城邦暴力团》)  

2011-04-18 23:29:21|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之武侠,收之文史(评张大春《城邦暴力团》)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其实,张大春想写的东西,在《城邦暴力团》上册一个章目中,已表露殆尽,那就是“大历史的角落”。整部小说上下两册皇皇六十万言,抖落的不仅是张大春的学养家底,也是中国近现代百年最不为人知的腌臜史。

  文人写武侠,总免不了在文武之间歧路踯躅,拿得起武,放不下文。新派开山祖梁羽生、大宗师金庸,或多或少都在这上头缠夹不清。到了古龙横空出世,才完全把“文”给抛干净,所以古龙笔下人物,天马行空,快意恩仇,完全不受时代限制。

  古龙是一个极端,张大春,是另一个极端。《城邦暴力团》里面,几乎所有人,不管再怎么桀骜不驯,再怎么武功盖世手眼通天,都在家国背景重压下喘不过气来,不单没“快意”,连“恩仇”也不敢有,每个人都像老鼠般在地下世界里谨小慎微地“隐遁、逃亡、藏匿、游离”(张大春语),且最终都逃不了国家机器的碾压。更加悲剧的是,他们在碾压他们自己的国家机器中,充当的又都是一个齿轮、或者一颗螺丝钉的角色。就算那个万乘之尊“老头子”(蒋介石),他也一直活在疑忌、不安之中,所以才会一次次处心积虑挑动洪门与漕帮(青红帮)“斗蟋蟀”,以求得平衡,保住江山。

  如斯宏大叙事背景下,所谓武侠,只是一个幌子,或者说像一层裹在药丸子上的糖衣,舔完它,你就能品到内核的苦。小说真正的开篇,第二章《竹林七闲》用了两万字左右的篇幅,写万砚方知道“老头子”已起杀心,死前召集生平好友,拼尽毕生功力以画传话,而每位大贤根据自己武功及学养,对万的画作各作点评——这一场面,其文治武功结合之酣畅淋漓、奇招迭出,令人瞠目结舌又大呼痛快,而随着那猝不及防的一声枪响,读者的心也会为之一震,继而扼腕叹息、疑云顿生,不读完全书誓不罢休——张大春文武兼修的功力,到此已叹为观止,《竹林七闲》这一节,也足以睥睨金梁了。

  令人窒息的高潮提前到来,随后才是对前戏及事后的冗长铺陈。张大春抽了一根烟,露出文人的传统本色来,过于纷繁芜杂的野史线索,捆住了他的手脚,千不该万不该,高潮过后他太想对读者、同时也对历史负责了,想解释、想兼顾的东西太多了,他不知有意或无意忽略了,既然出来卖的是武侠,真正对读者负责,就应该努力让高潮迭起,令人再次荡气回肠。而不是像书的后半部分那样,完全成癖般落入对江湖往事、民国野史似是而非的考据之中,到最后收煞不住,玩起了已被西方现代小说玩残的多元结构,使得全书就跟它的书名一样,或多或少有不伦不类之感。

  失之武侠,收之文史。如果你不把《城邦暴力团》当武侠小说来看,它依然是一部既有学术性又有可读性的关于中国百年地下社会的野史小说。当然了,别跟某些金庸迷以为中俄尼布楚条约是韦小宝签的一样,把《城邦暴力团》全部当成正史来读,那会上了狡猾的张大春的当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6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