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革命无罪,造字有理(《造文字的反》后记)  

2011-03-02 22:35:58|  分类: 仓促造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革命无罪,造字有理(《造文字的反》后记)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上帝造人,人造字。

说人是万物之灵,凭什么?因为人有思想。可是,没有文字,思想的交流、传承,靠语言是根本不够的。所以,文字的出现,其意义怎么说都不为过——没有文字,人类文明怎么发展,实在难以想象。再说人一思考,上帝便发笑,可人造字的时候,上帝噤声了,在中国,神鬼都哭了。

造字难不难?就说汉字吧,先民们画山是山,画水是水,画个圈圈是太阳,画个钩钩是月亮,何难之有?到了后来,随着人的脑力活动越来越复杂,要表达的意思越来越多,造字,也就越来越难了。这时候,象形法已捉襟见肘,指事、会意、形意、形声结合等方法纷纷用上,约定俗成,汉字也就慢慢规范下来了。特别是活字印刷术一发明,想不规范都不行了——你知道刻一个字有多难吗?

汉字一规范,虽便于流通,但也就不好玩了。本是人尽可造的群体事件,变成了一小撮权威的的特权,是非对错,哪些字能用哪些字不能用,都由他们决定。权势大如武则天,用拼合法为自己造个“曌”字,音义、结构都说得过去,也难获承认。草民若想造字,那是胆大包天,轻则被嘲为“臆造”、“离经叛道”,如遇上乾隆之流的极权统治者,分分钟给你安个“渎圣”的罪名下狱或杀头都有可能。整个二十世纪,科技爆炸,新思想、新事物层出不穷,汉字除了组合出一些新词汇外,新的字,也就出现了一个,那就是刘半农造的“她”字,刚开始也备受非议,现在已成了最常用的汉字之一。

电脑、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给人类文明带来颠覆性的影响,同时,也为汉字的推陈出新解决了技术及观念上的难题。近几年,一场全民造字、造词运动已在网上悄然兴起,这里面,有恶搞的需要,标新立异的需要,也有突破封锁的需要。虽然泥沙俱下,但革命无罪,造字有理,网民造字,充其量不过是对文字起源的复古与回归。

出现在《南方都市报》副刊上的“仓促造字”专栏,便是对这一运动的呼应与致敬。

 

去年,曾有一中学语文老师向我投诉,说一学生写了一个字问他是什么字,他从没见过,翻遍各种字典、问遍身边同事,都说不懂。后来学生才告诉他,是从我的专栏里看来的。无独有偶,专栏刚开始写没多久,也有朋友好心提醒我:“你这不是篡改经典、混淆视听吗?”确实,这些话令我内心窃喜,表面汗颜,除了道歉外,一时不知说啥好。虽然每篇专栏后面,我都会附上“本专栏所造单字及出处、典故等,纯属虚构,切勿当真”之声明,但在析字部分,我走的仍然是“以假乱真”的路子。这就像百度百科曾经把网友编的“上古十大神兽”(草泥马等)词目当真,进而使得某报纸上当,直接把它们登在报上,闹出笑话。

让我更惭愧的是,目前为止,我发现在造过的一百多个假字中,竟然有两个是真的,那就是“荗”和“嫐”。这完全是知识有限、想当然又懒得查实所致。造“荗”的灵感来自于铁凝的“风华正荗”事件,当时我和众多网友一样,都以为没有“荗”字(连贾平凹都说书法中多一点少一点很正常)。同样,造“嫐”的灵感来自于“嬲”字,当时只想着造一个跟“嬲”相反的字,珠联璧合,万万没想到,神奇的汉字中,早就有嬲嫐并排躺着!更神的是,我开始给“荗”和“嫐”编的读音,竟然和原音只有声调上的区别!之前有网友指出,我造的“< xmlnamespace prefix ="v"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vml" /> 革命无罪,造字有理(《造文字的反》后记)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字也是有的,这个我知道,繁体的“轟”字,简化后变成“轰”,所以,革命无罪,造字有理(《造文字的反》后记)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字是假字,我造它来指堵车,与象声词“轰”不同,这勉强是说得通的。而“荗”、“嫐”两字,确实是我的硬伤。所以,在选编结集之时,我一度把这两篇删掉。后来一想,就当个教训也好,加个说明,警醒自己,以后须“大胆造字,小心求证”,别再闹出类似笑话。

当然了,发现的是两个,也许没发现的还有。若读者朋友发现,还请不吝赐教,我在这里庄重承诺:若发现一个,经典籍证实是真字,我愿付千元薄酬,绝不食言。

 

这个专栏能坚持一年多并结集出版,首先要感谢的当然是国家。没错,正是这个伟大的国家,几乎天天为造字运动提供着灵感、创意及新闻源。有时专栏写到恍惚处,我甚至怀疑,这些“超现实”的新闻事件,会不会是为了催生一个新汉字而出现的?

接下来要感谢的,是《南方都市报》副刊主任王来雨。起初我只是造几个字玩,在他的建议及鼓励下,才有了后来的专栏,也正是因为他和分管副刊的报社领导崔向红等的容忍,这个胡闹式的专栏,才能坚持一年多,并造出了一百多个的新字。先后担任责任编辑的李小焉、郭爽、侯虹斌三位同事,也一并谢过,因为每天几乎都是我最后一个交稿的,像我这样常人难以忍受的作者,你们都忍下来了,今后漫漫人生路,还有啥不能忍的J

最后要感谢的,是我的女儿余依尘。“仓促造字”这个专栏名不适合用作书名,我一时又“造”不出新名,正发愁时,她脱口而出:“就叫《世说新字》吧。”眼前一亮——我这专栏,不正是以“新字”来“世说”么?只把《世说新语》换一个字,就能这么准确地定位,神来啊。遗憾的是,跟出版方商谈时,觉得“世说新字”略嫌文绉绉了些,最后我才换了现在这个更能冲击眼球的书名。但我仍要在这里说,依尘,你定的书名是最好的。你现在才17岁,对文字有这样的感觉,我真不知应该高兴还是担忧——在中国,文字这碗饭太难吃了。而且,还是一百年不变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2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