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2010-08-16 03:09:3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跟冉云飞出去吃饭,他会顺手抄上一本书,说等菜时可以翻几页,“先充充饥”。我用开玩笑的语气,问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假如哪天你失去自由,只允许带三本书进去,你会带哪三本?”他略为沉吟,说首先会带一本字典,第二是一本没读过的,第三是一本经典著作,可以反复翻阅,“这样不会让你觉得寂寞”。
  是这样的一个书痴,江湖人称“冉匪云飞”。他把自己的书房起名“反动居”,不作过分解读的话,这个名,应该是老子“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之意。
  在成都文化圈,若问起谁的书房最值得一采,十有八九都会说:冉云飞的“反动居”。
  没想到,这“反动居”居然藏身于四川省文联的宿舍楼顶楼。书太多,空间便显得逼仄,只能充分利用:主要的藏书处,在天台改成的阁楼上,十几个分内外双层的书柜,藏的都是他平时常看的书,分宗教学、民族学、心理学、新闻传播、廿四史等专柜;楼下三个像老式衣橱的大柜子,放的主要是珍本古籍;天台另一侧,是一个加建的档案室,约8平方,厕身其中的,主要是他淘来的民间档案资料。冉云飞说,约略统计过藏书量,三四万吧,还有一些放不下,暂寄侄子处。
  “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这是纪晓岚的对联,冉云飞的太太把这对联戏赠给“反动居”,并说:“你‘相思’的不是我。”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上:古籍书柜,有“神将”把门;下:档案室里,收藏的是一个个人的历史。)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爱犬之人,却绝非犬儒主义者。)

 

名动江湖的“书匪”

  世间能让冉云飞“最相思”的,除了书,确实再无别物了。聊起淘书,他自认是高手,但仍有遗憾——甚至可以说是惨痛的经历。在他的新书《吴虞和他的民国时代》里,便记述了这么一件事:2003年,冉云飞在朋友的旧书铺里发现了二十来册零散的线装书《刘申叔先生遗书》,是难得一见的严渭南刻本,价格也不贵,当即决定买下。惜钱没带够,也忘了跟朋友打个招呼让他先把书留着,等他办完杂事,带着钱回到旧书铺,那套珍版书,已成了他人的囊中之物,让他枉自嗟叹。
  从读大学开始,冉云飞在旧书市场淘了二十多年,成都就不用说了,全国各地的旧书市场,哪个地方有什么好书,他了如指掌,比当地人还熟悉。每到一地,他会注重收当地的文史资料,比如在广州,单是岭南文库,他便收了几十种。也因为眼光独到,名声在外,外地的书友都经常请他指点淘书,或“遥控导航”,或亲自带路。这次到香港,他花了40港币,淘到了英治时代人物、香港前布政司司长钟逸杰撰写的回忆录(陶杰翻译),算一个不小的收获。他去的那家旧书店,连很多香港人都不知道,在网上听他一说,都很惊讶。书店老板知道他去了,一定要请他吃饭,并讨教淘书经验。
  二十多年下来,冉云飞已记不清,他到底淘到了多少珍版孤本。国内的古籍不说,单是港台版书籍,就有至少几千本,知道他好书,同道中人都会给他带书,包括梁文道,他偶尔到大陆来,也会给冉云飞带几本他喜欢的。
  这些藏书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是市场价格很高的,但冉云飞看重的,还是每本书自身的价值,即里面蕴含着多少能为己用的内容。所以他跟别人不一样,不仅淘书,也淘原始档案、私人日记、老照片、书信、教材等,单是民国时期的日记,他便收了上百种。当然,这些都不仅仅是为收藏而收藏,而是研究、写书的需要,用冉云飞自己的话来说,“我是一个本科生,我没有真正系统地接受过学术训练,没读过硕士和博士,都是自己瞎琢磨。”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上海中华书房出版的首版梁启超《饮冰室合集》)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光绪十年首印,民国七年重编的蒙学教材)

无酒不欢,无书不活

  因为自小家里比较穷,有书读就很不错了,所以冉云飞读书没什么怪癖,外面大吵大闹,他照样读书写作,不挑三拣四,不受情绪左右。
  每天,如果没有写作任务的话,冉云飞会早上起来写完博客,然后关掉手机,坐在家里面看书。下午有任务就开始写,可以写到晚上。有应酬也会去应酬,没事就不下楼,呆在家里面看书。有时应酬多,但他能控制自己,认为不必要的应酬就不去。
  非要说他读书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那便是以酒佐书——当然是啤酒。夏天,他把啤酒当饮品,看书时,常常不知不觉便喝掉六七罐,每天消耗的啤酒量,都在十罐左右。但他记忆力过人,喝酒再多也不受影响,该记住的东西,他一样记住,最不喜欢说的,便是“我Google一下,百度一下”,“比如去演讲,有听众提问,你总不能说你等等,我上网搜一下吧?”他的主攻方向在文史,但也会涉猎社会学、经济学、人类学等,使自己的知识结构不断更新,否则,知识储备总是不敷应用的。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更多的人知道冉云飞,是因为他对公民写作的坚持。他写博客,点评时政,二十年风风雨雨,从没停过,也从不想发表不发表的问题。他说,当一个知识分子,就应该尽一点社会责任。
  冉云飞的成名和影响力,主要是在网上。他1998年开始上网,12年了,互联网对他的影响和改变,都是巨大的。当然了,他也通过互联网去回馈、改变社会。他说:“这个社会没人批评不行啊!大家都不批评,那么这个社会就会更加没有道义了。”但他还是承认,他最大的兴趣还是做研究,特别是学术方面的,过平静的书斋生活。“但是你感觉到知识分子集体沉默过后,你就觉得受不了,90年代过后,知识分子基本上被收买了,95%以上,这个说法绝对不过,他们成为既得利益的一部分了,完全不按照知识分子的良知来做事,没办法……”丰富的藏书,给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弹药”,也使他枪枪中靶,例无虚发,成为某些机构的眼中钉。

书房·冉匪云飞和他的“反动居”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这就是冉匪云飞,这个“匪”字虽有自嘲之意,但也表明心迹:人在草莽,对不合理的体制,高举“反者道之动”的旗帜,针砭时弊,毫不留情。读书、著书,便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就像金圣叹所说:“生死迅疾,人命无常,富贵难求,从吾所好,则不著书其又何以为活也!”

采写/摄影 南都记者 余少镭

  评论这张
 
阅读(417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