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2010-07-25 21:19:5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宁远,成都理工大学传播科学与艺术学院讲师,四川卫视节目主持人,制片人。主持过《今晚10分》、《四川新闻》等,现为《宁远时间》制片人、主播。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宁远创下了连续三个通宵直播节目的纪录,并因在节目中落泪而感动全国,被誉为“最美女主播”。2009年曾获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今年出版有散文集《丰收》。)

   跟很多人不同的是,作为一个名女主播,宁远对于自己出身农村的经历,不仅不讳言,甚至在各种场合、文章中都引以为豪。浓浓的田园情结,使得她一直喜欢农耕活动,以致于跑到成都郊区租了块地,弄成自己的开心农场,一到周末,便“下田”劳动,调节身心。
  也因为这样,在宁远的私家浴室里,她放在浴缸旁顺手可拿的书刊,除了韩寒的《独唱团》、台湾舒国治的《理想的下午》等书外,便是《小花园种植》、《跟着君之学烘焙》这类园艺书。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读书让我不再孤独和自卑

  聊起读书,宁远坦承:“我的喜欢读书,源于自卑。”
  来自攀枝花米易乡下的她,父母因为工作关系,常年不在身边,导致她转了很多学校,总是要适应陌生环境,接触新的老师和同学。自卑感和不安全感使她很害怕跟人打交道,怕在跟人相处过程中受到伤害,于是她便选择和书在一起,逃进另一个世界里。宁远笑着说:“那时候我很天真,觉得我有了书就可以看不起那些人,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就这样,读书让我不再孤独。”
  但农村环境相对封闭,就算是县城里面的书店,能买到的书也太少了,也没人引导她怎么读书,只能是逮到什么看什么。初中时,父亲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个年轻同事,宿舍里书很多,宁远像发现了一个宝库,一有时间就跑到他那里看书。就在这时候,她无意中碰到了第一本改变自己人生观的书:玛格利特·米切尔的《飘》。
  宁远记得,在此之前看过的书,女主角都是完美的、充分具有牺牲精神的高大全形象,她所接受的教育,也都是要向那样的女性学习。可《飘》里面的斯佳丽不同,她自爱自私,有很多的欲望,但也会为了别人而付出很多,同时又有很强悍的外在表现。如此丰满的女性形象,使宁远第一次感觉到,这才是美好而又真实的人生,这种真实,她体内一直有的,只是被告知那是错误的,所以她一直抵制着。正是《飘》,解开了宁远的心结:原来,人可以这么美好而又真实地活着。
  真正有意识地、自发地读书,宁远说,还是源于自卑。从乡下来到成都上学的宁远,发现自己什么都跟不上城里的同学,于是课余便一头扎进书里,别人拍拖、逛街的时间,她都用来读书。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读书讲缘分

  一直以来,宁远不管工作多忙我累,都坚持每天睡觉前至少读一小时书。“平时要挤时间看书,但睡前的时间是不用挤的,它本身就存在着,不看书我也睡不着。这已成多年的习惯了。”
  现在,宁远还是传播学院的老师,每周都得备课、讲课。她说相对而言,她更喜欢教书一些,因为能更直接地影响别人。电视台的工作,从主播到制片,很多原来别人安排好的东西,现在要她独力承担。宁远坦承,这对她来说,压力还是蛮大的。而且,也许是性格原因吧,虽是全国名主持,但她总觉得,演播厅里、镜头前的她,其实不是真正的自我。
  在这样的情况下,“读书对我来说就更重要了”。她说的“更重要”的读书,不是“充电”需要的书,恰恰是能让她放松的书,或者说,是生活状态的一种调整。电视媒体节奏那么快,而读书是一种慢生活,一快一慢,会相互调节,对心灵、心态都是很好的调节。
  当然,最好的放松心灵的书,还是文学类的,因为它们能营造出一个个新的世界,让人暂时忘了现实的喧嚣。至于具体书目,宁远说,那还得看缘分。有一段时间,她很喜欢去淘旧书。有一次,在成都一个有名的旧书市场,她惊喜地发现了徐志摩早期的诗集《志摩的诗》,买下来后,她发现这本诗集的序写得特别好,是一个叫“温源宁”的人写的,于是便上网搜索,发现温源宁出过一本书,叫《一知半解及其他》,于是又赶紧淘来。一读之下,果然是好书。
  今年,宁远觉得她读书最大的收获,是杨葵的《过得去》。说起这本书,也是很偶然:宁远搜索自己的书时,发现某网店将她的《丰收》和杨葵的《过得去》组合销售。她一好奇,便买了一本来看,一读之下,发现果然是散文随笔中难得一见的好书,语言、观点都甚对胃口,于是她反复翻阅,几至手不释卷。
  当然,宁远也喜欢看龙应台、梁文道、陈丹青等公共知识分子的书。特别是陈丹青,宁远说,很喜欢他的思想、语感,她的写作,也受到不少的影响和启发。
  在宁远的书柜里,我发现了一整套新的金庸作品集。宁远说,朋友们都知道她是金庸迷,这类通俗小说,她更喜欢金庸式的“成人童话”,那里面是一个快意恩仇的世界,现实中的不平、无奈,都能在阅读中得到酣畅的宣泄。年轻时,朋友间流行看亦舒的书,可她买来几本,结果发现太难看了,就一本都看不进去。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阅读必须是随性的

  今年是宁远的“丰收”年,工作先不说,她当上了妈妈,又出了一本书,是她的散文随笔集,书名就叫《丰收》。书我看过,文如其名,宁谧,清远,有淡淡的泥土芳香,读后回甘,于今物欲横流的世界,颇为难得。
  因为刚搬新家,一时间很难把书全搬过来,宁远只好先挑一些经常会读到的、用到的书。问她最喜欢在哪里读书,她的首选,竟然是火车——最喧闹的地方,周围全是陌生人,反而能排除一切杂念,全身心投入到书的世界。她印象最深的是,毕业后到上海找工作未果,颇为失落,在上海回成都的火车上,把王安忆的《长恨歌》看完。书中女主人公的命运,让她颇有惺惺之感,一路唏嘘不已。
  而在家中,除了睡前,她一有时间,则是哪里舒服就在哪里看书。有时为了带一本书进洗手间,她会花很长时间去“海选”——轻重缓急之间,她觉得,找一本最适合的书,才是重的、急的。
  问她将来会不会引导女儿读书,她说,阅读对小孩子很重要,而且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下,你不让书占领她的世界,很快会被其他东西占领,电视、上网、电玩……所以肯定会给她提供一个读书环境,但只要她爱读书就好,不会刻意引导他。因为,阅读必须是随性的。

书房·宁远:出得“厅堂”,入得书房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余少镭

  评论这张
 
阅读(133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