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2010-05-02 13:16:4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走近黄天骥居所,不期然总有时光倒流之感。绿树环绕的中大蒲园区,空气清新得不似广州。雨后,苔痕上阶绿,园中小径,有细叶因雨而落,叶上泛着水亮,与暗红围墙相映,端的让人忘了,仅一墙之隔,广州这个大工地,满城都在将历史连根拔起。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上了二楼,一进客厅,对面便是靠墙摆放的书柜。地方不大,客厅自难抵抗书房的蚕食。真正的书房,闪在客厅右边,一个10平米左右的房间,就是黄天骥平日读书写作的地方。书房里,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那满满的四柜书,而是靠窗案几上一个独特的卡片架。架分四层,挤挤挨挨排满了分门别类的手写读书卡片。黄天骥介绍,他一直有用卡片来记录读书心得和书目信息的习惯,“这个是过去笨的办法,读书几十年以来都是这样。这还只是小部分,有的到现在还用得着”。黄天骥拍着电脑说,现在用这个东西多了,直接搜索就得了,但网上资料很多不准确,就会叫学生到图书馆去帮助核对。卡片虽然有很多都收起来了,不顶用。但他还是觉得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是过去读书生活的见证。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书房里的书柜都分里外两层,“一塌糊涂。实在没有地方放了,光线不好,眼睛也不行,里面一层的书有时看不清,也不好取”。窗玻璃边的铁栏有的地方已见锈迹,不过只要目光越过它,就可见几根长满绿叶的树枝正探头探脑。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这一栋楼,最年轻的就是我。”七十五岁的黄天骥笑着说,以前分房的时候,这栋楼原本只是分给副厅级以上干部的。但当时的校长说,副厅也不要这么多,这一栋,就分给了第一批博士生导师居住。整栋楼只有五层,住的都是中大老教授,有的已经八十多岁了。自从1952年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留校至今,黄天骥在这里已经住了50多年。他的书房,载得动半部中大史。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黄天骥的生活比较有规律,除了讲座和上课,一般就是在家读书,忙科研项目。去年他写了一本50万字的解读《易经》的书,是用电脑打出来的——五笔加手写板。“我不追求速度,一般来说,用这个一天写2000字是没问题的”。但就是因为赶两部书稿,把腰搞坏了,否则他都是每天上午六点半就起床去游泳,冬天也不例外。“但是过些天我还是要去的”,他笑着说,“人家觉得我不去游才怪呢”。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黄天骥的老师容庚、王季思等都是藏书家,但他说自己并不是。“我是用书家,实用主义的用书家”。他曾把《鲁迅全集》第一版全套送给中文系一个研究鲁迅的老师,“我觉得我不是收藏版本的,给他还有用些”。现在,一些有用的书人家会送给他,学校附近“学而优”书店的老板就是他的学生。“有的书我说拿过来看看啊,看完给他就可以了,呵呵。”
  黄天骥研究古代文学,现在还是国家古籍小组的成员,但他并没有买善本书。“买不起啊,很简单啦,而且善本书在南方非常难保存。”所以,他平时都是用学校图书馆的善本书。黄天骥说自己买的书都是比较便宜的,而且大多还是在文革以后一段时期才大量买书。“我买的书不算多,够用就行了”,他说现在用电脑查资料很方便了,所以就更少买书了。
  黄天骥是老广州,祖上五代人都住西关大屋。他父亲当年也是中大教授,而母亲在他3岁时就离开了人世。黄天骥的父亲非常难过,就买了一本纳兰性德的《饮水词》,常年带在身边阅读。因为纳兰性德的妻子也卒于25岁上,黄天骥的父亲是借他的词寄托哀思。很不幸,父亲也在黄天骥7岁时去世了。西关老家留下了两柜书,所以少年时期他可以读到许多文学经典,读大学时就矢志于学术。文革开始,乡下老房子的书被红卫兵一扫而空,其中包括大木刻本的《十三经注疏》。等黄天骥回去时,唯一剩下的就是父亲买的《饮水词》。也许冥冥中有天意,黄天骥后来也成为中大教授,而他的第一本专著就是《纳兰性德和他的词》。现在他把书房就取名“冷暖室”,直接源于纳兰“如鱼饮水 冷暖自知”之意。父亲留下的旧书柜,还摆在书房里,一直不舍得扔,留作纪念。“就是不知道以后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还会扔掉。”他笑着说。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在和黄天骥聊天中,他反复强调自己没有什么珍贵的书,“如果有,就是那个凳子最珍贵”。他指着书房里一张普通的硬木椅子说,“我的书房,最宝贝的无非就是这张凳子,我称之为冷板凳,我从当助教坐到现在”。黄天骥在中大54年了,这张椅子也坐了54年。现在这个凳子坏了一个横柱,本来很稳固的,坐着很舒服。他搬过很多次家,这个凳子一直留着。很多人劝他换个电脑椅,他都舍不得换,一个是有感情了,一个也确实是合用。黄天骥说:“我们这个学科真的要坐冷板凳,你不是搞什么畅销书,我们这个越是研究时间长的,越是不畅销。现在写一本书,越写的比较深奥的书,比较深刻的书,花的劳力就最多,得到的稿费也最少,如果你求稿费就完啦。还是安心坐这个凳子吧,哈哈。”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书房·黄天骥:“冷暖室”里,将冷板凳坐暖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人生有一百岁的话,我也走了四分之三了”,黄天骥感叹,自己一生治学,不是“为古而古”,也是与当代社会有联系的。“比如元杂剧,民间老百姓都是希望看有故事情节的,希望有歌舞,有小丑,有杂耍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这其实关系到中国人的审美精神和特点。所以政府部门就不要一天到晚用文艺去教育人,本来就是娱乐嘛,不要搞得正儿八经的”。他说,读人文学科切忌作茧自缚,“缚死自己,是最傻的事情”。

 

(黄天骥,中国文学史、戏曲史教学和研究专家。1956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留校任教。现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员;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委员会会员;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广东省学位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文史馆名誉馆员。出版有《纳兰性德和他的词》、《中国文学史》、《全元戏曲》等十几本专著。)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余少镭 实习生 吴宝林)

  评论这张
 
阅读(521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