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14·03 盛世危言(乱弹论语·宪问第十四)  

2009-09-17 00:54:07|  分类: 乱弹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国语版

  【译文】孔子说:“国家有道,说话、做事都要正直、高调;国家无道,所做所为同样要正直,不过,说话就要小心点了。”

  【乱弹】某部大片未映先火,据说创造了很多史无前例的纪录。于是,不少朋友纷纷问我:“你会不会去看?”我明白朋友言下之意,孔子两千年前的警示言犹在耳,于是谨慎地说:“不会,别说买票去看,就是免费我也不看。因为按宪法规定,我是一个现代国家的公民。”朋友不解,再问,我只好以孔子的话直接回答:“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没错,现代国家的公民,不会去看一部奴才制作、奴才演出、摆明拍给奴才看的电影。
  影视界舔封建帝王的屁沟,由来已久。这几年,这股风又蔓延到学术界,某些所谓的历史学家,字里行间藏不住的奴颜媚骨,令人作呕。别的不说,研究清史者,言必称康乾盛世,对康熙、乾隆之所谓文治武功如数家珍,仿佛他们就是历史上伟大、光荣、正确的帝王代表。殊不知,正是在这和谐盛世里,中国历史的文字狱达到了空前的规模。乾隆在位六十年,据说是辉煌的六十年,而在这六十年里,文字狱共计一百三十余案,其中四十七案犯被处死,受株连者更是不计其数。别的不说,单举一例:一个叫胡中藻的文人,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一把心肠论浊清”的诗句,乾隆认为这是诽谤满清皇朝,于是将胡中藻灭族。
  而在《清代文字狱档》所载首案《谢济世著书案》中,辑录了乾隆的上谕,其中有一句:“朕从不以语言文字罪人。”读至此处,我确实被“震”到了,见过无耻的,几曾见过如此无耻的?
  小人我读史甚少,又万幸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从小是“在蜜罐里泡大”的,不知道像“康乾盛世”这样的历史时期,究竟算“邦有道”还是“邦无道”。但我也明白,《论语》里面,孔子不止一次说过“邦有道怎么怎么样、邦无道怎么怎么样”,唯今天这一句,是最有指导意义的。因为他强调了,不管邦有道无道,做人都要正直。但是,邦无道时,是不允许不同意见存在的,正直之人,既不能同流合污为虎作伥,也要懂得自我保护,避免祸从口出,作无谓的牺牲。
  宋朝理学家程颐是这么解释孔子这金句的:“君子之持身不可变也,至于言则有时而不敢尽,以避祸也。然则为国者使士言孙,岂不殆哉?”君子行为正直,这是原则,不能因时而变;但话就不可以说得太尽,避免惹祸。然则——请注意这个“然则”——如果一个国家的统治者,做到让全体百姓噤声,屁都不敢放,这个国家难道不危险了吗?
  留得火种在,不怕没柴烧,我倒要看看,你能无道到几时。


粤语版


  【译文】孔子话:“国家有道,讲嘢要正直,做嘢要正直;国家无道,做嘢同样要正直,讲嘢就要谨慎啲喇。”

  【栋笃】啱啱过去嘅元宵节,真系热闹非凡。嗰晚,睇住夜空中灿烂嘅烟花,唔知点解,我谂起咗一个历史故事:
  话说宋朝嘅时候,有一个州官叫做“田登”。因为佢个名入边有个“登”字,所以,佢唔准治下嘅老百姓讲到任何一个同“登”同音嘅字。边个够胆讲咗,田登就要治佢一个“诽谤、侮辱领导”嘅罪,轻则打PP,重则判刑。嗰年元宵节就嚟到嘅时候,州城入边循例要放三日嘅烟花,重要点三日嘅花灯,创造一个和谐盛世、歌舞升平嘅大好局面。但系,喺州府前面贴告示通知老百姓嚟睇花灯嘅时候,啲公差就唔知点算好嘞:写个“灯”字,系“侮辱领导”;唔写“灯”字,又讲唔清楚。谂咗好耐,啲公差冇计,就将个“灯”字改成咗“火”字。于是,告示上边就写住:“为庆祝元宵佳节,本州照例放火三日。”告示贴咗出嚟,啲老百姓睇咗,冚棒唥“被雷到了”,佢哋好唔忿气噉讲:“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咩世道啊!”
  细佬我读得书少,自细又好彩“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唔识得咩系“邦无道”。不过我谂,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嘅“邦”,肯定唔系“有道之邦”。
  《论语》入边,孔Sir讲咗几句“邦有道点点点,邦无道点点点”嘅说话,今日呢句最实用。点解?因为佢喺强调咗邦有道或无道都要行为正直之后,重教佢嘅学生,“邦无道”嘅时候,唔允许唔同意见嘅存在,就要识得避祸——即系避免“祸从口出”。比如,喺州官“放火”嘅时候,你可以选择唔去睇,唔夹埋佢哋去粉饰太平(危行),但系,你要注意你把口,“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噉嘅说话,讲得越爽口,人哋就打得越爽手。好多时候,呢种“言孙”唔系软弱嘅表现,而系斗争嘅策略。
  同样系宋朝嘅理学家程颐,喺解释到孔Sir呢一句说话嘅时候,系噉讲嘎:“君子之持身不可变也,至于言则有时而不敢尽,以避祸也。然则为国者使士言孙,岂不殆哉?”君子行为正直,呢啲系原则嚟嘎,唔可以改变,但系,说话就唔可以讲得太尽,避免惹祸。然则——最重要就系呢个“然则”喇:如果一个国家嘅执政者令到知识分子粒声都唔敢出,呢个国家唔通唔牙烟咩?    (插图:老饼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