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13·23 求和存异才是真和谐(论语乱弹·子路第十三)  

2009-07-22 01:12:09|  分类: 乱弹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国语版

  【译文】孔子说:“君子跟人和谐相处,但不会一味苟同;小人一味苟同,但没办法跟人和谐相处。”

  【乱弹】各位老板赏口饭吃,小弟今天要唱唱主旋律了 讽刺  
  什么?恭喜你——猜对了!我要讲的,就是“和谐”这个主题。虽然这两个字已烂大街了,但我还是要说,真能建设一个和谐社会的话,小弟我是举双手双脚造成的——我做梦都想生活在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里面啊!
  但是,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和谐呢?是不是全国上下一个指导思想、一种意识形态、听一个人的话、欣赏“同一首歌”、穿同一种服装、怀着同一种理想……就是和谐呢?如果是的话,三四十年前,我们早就是“和谐社会”了。按这种标准,我们伟大的邻国朝鲜,现在就是世界上最“和谐”的国家。
  可惜,孔夫子两千年前就告诉我们了,这种局面,是“同”而不是“和”。他说,君子能够和谐相处,不会一味苟同;小人才一味苟同,但没办法和谐相处——就冲着孔子这句话,说“半部论语”能“治天下”,我信。
  那么,到底“和”跟“同”有何不同呢?
  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好像“合唱”跟“齐唱”的区别。音乐上,“合唱”分声部,高中低不同声部都有不同的旋律,附声部有时比主声部迟半节或者一节出现,不同的声部、不同的节拍跟旋律,按一定的和弦规律组合在一起,就成为一部和谐动听的声乐作品了;齐唱呢?就是所有人不分男女不分声部,异口同音,按统一节拍,唱一样的旋律。结果呢?合唱是音乐艺术的一种,齐唱,只不过是一种适合老干部进行的自娱自乐。同样的道理,交响乐,大家都知道了,不同的乐器,分担不同的旋律,合作完成了最“和谐”的音乐作品。如果所有的乐器都奏同一个旋律,那就不是交响乐,而是“交响悲”了。
  《左传·昭公二十年》里面记载了齐景公和晏子的对话。当时齐景公问晏子,一个叫“梁丘据”的大臣跟他算不算“和”。晏子就说,只能算“同”,不能算“和”。大王你认可的东西,里面有不对的地方,做臣子的能向你指出;你反对的东西,里面有正确的,做臣子的也能向你指出来,使你的意见能得到修正——这样才是“和”。梁丘据这样的人,大王你说行,他就不行都行;大王你说不行,他就行都不行——这就叫做“同”。
  现代民主制度有一句经典的话,叫做“我可以不同意你说的,但我绝对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所谓“和谐”,就是允许不同意见的存在,以民主决策去求和存异,不能强求一律,甚至动用国家机器去“统一思想”。否则,就算能求得表面的“同”,而社会深处的“不和”,就是一座危险的火山,几时喷发,都是难以预料的。

粤语版
  

  【译文】孔子话:“君子同人和谐相处,但唔会一味苟同;小人一味苟同,但冇办法同人和谐相处。”

  【栋笃】各位老世畀碗饭食,小弟我要唱下主旋律喇 讽刺 
  系喇,你估啱咗,我要讲嘅,系“和谐”呢两个字。而家兴讲建设和谐社会,呢一点,小弟我系举双手双脚赞成嘎——我发梦都想生活喺一个和谐社会入边啊!
  但系,究竟咩先至系真正嘅“和谐”呢?系咪全国上下一个指导思想、一种意识形态、听一个人嘅说话、欣赏“同一首歌”、着同一种服装、有住同一种理想……噉就系“和谐”呢?如果系嘅话,三四十年前,我哋就已经系“和谐社会”喇;按呢种标准,我哋嘅一个邻国,而家亦都系世界上最“和谐”嘅国家。
  可惜,孔Sir一早就话畀我哋知,呢种局面,叫做“同”,唔叫做“和”。佢话,君子能够和谐相处,唔会一味苟同;小人,先至会一味苟同,但冇办法和谐相处。真系犀利啊孔Sir,我对你嘅景仰之情,有如滔——
  咪住,噉“和”同埋“同”,有咩唔同呢?做个简单嘅比例,就好似“合唱”同埋“齐唱”嘅区别。“合唱”分声部,高中低唔同声部有唔同嘅旋律,附声部有时比主声部迟半节或者一节先至出现,但系,唔同声部、唔同节拍嘅旋律,夹埋一齐,就成为咗和谐嘅合唱作品;齐唱呢?就系所有人唔分男女唔分声部,异口同音,唱同样嘅旋律。结果呢?合唱系一种音乐艺术,齐唱,只不过系一种“群众运动”。同样嘅道理,交响乐,大家都知喇,唔同嘅乐器,分担唔同嘅旋律,合作完成咗最“和谐”嘅音乐作品。如果所有嘅乐器冚棒唥都奏同一个旋律,噉就唔系“交响乐”,而系“交响悲”喇。
  《左传·昭公二十年》入边记载咗齐景公同晏子嘅对话。当时齐景公问阿晏子,一个叫做“梁丘据”嘅大臣,同佢算唔算“和”。晏子就话:“只能算‘同’,唔能算‘和’。大王你认可嘅嘢,入边有唔啱嘅地方,做臣子嘅同你指出嚟;大王你觉得唔得嘅嘢,入边有得嘅,做臣子嘅亦同你指出来,令到你嘅意见得到修正——噉样就系‘和’。梁丘据份人,大王你话得,佢就唔得都话得;大王你话唔得,佢就得都话唔得——噉就叫做‘同’。”
  民主制度有一句好出名嘅说话,叫做“我可以不同意你说的,但我绝对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所谓“和谐”,就系允许唔同意见嘅存在,以民主决策去求“和”存异,唔可以强求一律,甚至乎动用国家机器去“统一思想”,噉样做,就算可以求得表面嘅“同”,而社会深处嘅“不和”,就好似一座危险嘅火山喇,咔咔。    (插图:老饼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