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感谢余秋雨  

2009-06-11 23:45:0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35日那天,三哥打来电话,说能不能写篇文章?我问什么文章,三哥说,最近……哦不,一直以来,不是都有很多人在批评余秋雨,说他的坏话吗?你能不能写篇东西,替他说几句好话?也不是什么好话,就是公道话,行吗?
  我理解了三哥换的一个词,“公道话”,其实也就是第一个词“好话”的意思。如果真让我说“公道话”,那肯定还是骂。我犹豫了一下,说实话,我确实犹豫了一下。但只是一下,我说三哥,实在对不起,你让我写啥文章都行,就是这个……实在无法答应你。三哥嘿嘿笑了,说,你不是一直做人都没原则吗,这事别人都……我心想也许你能写。
  这一次,我没犹豫,立刻说,三哥,真不好意思,你说的没错,我做人是没有原则,但恰恰在余秋雨这里,我有原则了。
  挂了电话,心情很是复杂。9年了,这是我第一次拒绝三哥。三哥虽然只比我大一岁,但他一直是我的导师、大哥、好友,无论是书桌上,还是酒桌上。我从一个幼稚的文学青年、政治SB,成长为今天的非文学中年、政治觉醒者,几个我要感谢的导师中,三哥是数一数二的。04年我一咬牙戒了酒,5年来屈指可数的几次破戒,都是因三哥来广州而跟他干的。我高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朋友面前坦承我的无原则做人,可众人都因为客气而不肯跟我一起骂我,今天,三哥终于直接说出来了,得知音若此,夫复何求?
  高兴之余又是郁闷,这郁闷,是我听出三哥语气里的为难。我猜,他这么做是工作需要,很多有名气的、写出来影响更大的人不肯写,他不得以才找到人微言轻的我(要不然我算个屁啊,呵呵),没想到,我也拒绝了他。从这里我隐约猜到,三哥现在的工作,很可能某些地方得逼他放弃自己的原则,三哥的无奈,让我郁闷:按他的名气、才干,他不用这么无奈的。为什么呢?如果我将来在工作中也遇到类似的事,“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
  想到最后我又高兴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高兴——拜余大师所赐,我终于发现,原来我做人是有底线的:不为余秋雨说一句所谓的“好话”,就是我的底线。这几年来,因为工作关系,也因为思想的成长,不少我青年时期喜欢、甚至崇拜的作家,一个个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在我心目中坍塌了,剩下我还尊敬着的,确实寥寥无几。但是,这些作家,我还不至于“不可原谅”的地步,我理解他们那些让我觉得失节、恶心的事,对他们来说,有的是性格上的弱点,有的也是生活所迫,更多的,纯粹是我个人好恶,是我小人之心罢了。但是,如果说,1949年以来,中国作家中,有两个是我个人(请注意:仅仅是我个人)所绝不能原谅、公开或私下绝不会为他们说一句“好话”的,第一个,是郭沫若;第二个,就是余秋雨。
  一个人,年过四十,才找到自己的底线,你说我容易吗我?若三哥在,真应浮一大白。
  如此想来,确是应该感谢那两位大师。郭沫若已死,我就不假惺惺地感谢,我就在这里,真诚地、赶紧含泪感谢还活着的余秋雨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