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13·14 孔子也喝学生的醋(论语乱弹·子路第十三)  

2009-03-31 23:59:11|  分类: 乱弹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对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虽不吾以,吾其与闻之。”

国语版

  【译文】冉有退朝回来,孔子问他:“怎么这么晚?”冉有说:“有政务。”孔子说:“是季氏有家事吧。如果真有国政,就算不让我参与,我也会听到的。”

  【乱弹】相信大家都知道,孔子的学生里面,他最喜欢的,就是颜回;批评得最多的,就是子路——但是,批评得多,不等于就是最讨厌他,孔子最不喜欢的学生,应该是冉有()了。
  本来,孔子也看好冉有的。在“公冶长第五”里面,孔子就曾经向孟武伯推荐冉有。他是这么说的:“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在“雍也第六”里面,当季康子问孔子冉有可不可以从政时,孔子就说,冉有多才多艺,从政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后来,冉有果然做了季氏的家宰,帮季氏进行田赋改革,积聚了大量的财富,使得季氏“富于周公”。就因为这件事,孔子生气得不得了,针对冉有说了一句最绝情的话:“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11·17
  孔子这么恨冉有,但冉有还是很尊师的。孔子周游列国十几年,没人肯买他的账,“累累如丧家之犬”,最后还是冉有说服了鲁国当政的季康子,将“流亡海外”的孔子接回鲁国养老。
  想起《笑傲江湖》里面,令狐冲被岳不群逐出华山派,表面原因有几个,但真正的原因,还是岳不群见到令狐冲居然学会了“独孤九剑”,心生妒忌,醋意大发,害怕将来他的名声、地位会在自己之上……
  孔子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他对鲁国的大权旁落到季氏三家手上,表现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愤慨;另一方面,他一心想从政,又不愿意当季氏的家宰,可又推荐自己的学生去当。当学生做得出色的时候,他又看不下去了,甚至煽动其他学生“鸣鼓而攻之”。这一次对话发生的时候,孔子表面上是鲁国的大夫,但因为鲁国国君没有实权,“孔大夫”一样没事干。而冉有在季氏那边当的虽然只是“家宰”,名义上不算“国家干部”,但因为季氏把持鲁国朝政,冉有也就有了参政机会了。他退朝回来迟了点,孔子问他原因,冉有答有政事,虽然是无心的,却又让孔子脸上挂不住了:学生忙政事忙到这么晚才退朝,自己呆在家里做什么?不过,他立刻就找到台阶下了:“什么政事啊,不过是季氏的家事罢了!我怎么说都是一位大夫,如果真有什么国政,就算不让我参与,也都应该知会我的!”
  听到这里,大家不知是否跟我一样,闻到一阵浓浓的醋味?
  大概,当老师的都会有这样的矛盾心理了:学生不成材,脸上会无光;学生太优秀,甚至超过自己,又会拉不下脸来。

粤语版

  【译文】冉有退朝返嚟,孔子话:“点解咁晏嘅?”冉有话:“有政务。”孔子话:“有家事咋啩。如果真系国政,就算唔畀我参与,我亦都会听讲到嘎。”

  【栋笃】大家都知喇,孔Sir嘅徒弟仔入边,佢最锡嘅,就系阿回仔(颜渊)喇,闹得最多嘅,就系阿由仔(子路)喇。但系,闹得多唔等于就憎佢,孔Sir最憎嘅徒弟仔,应该系阿求仔(冉有)。
  孔Sir本嚟都系睇好阿求仔嘎。喺“公冶长第五”入边,孔Sir就向孟武伯推荐冉求话:“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喺“雍也第六”入边,季康子问孔Sir,冉求可唔可以从政啊?孔Sir就话,阿求仔多才多艺,从政一啲都冇问题。后尾,求仔果然做咗季氏嘅家宰,帮季氏进行田赋嘅改革,积聚咗大量嘅钱银,令到季氏“富于周公”。就因为呢件事,孔Sir嬲到爆,闹咗一句最绝情嘅说话:“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11·17
  孔Sir咁嬲阿求仔,但系阿求仔重系好尊师嘎。孔Sir周游列国十几年,冇人听佢支笛,“累累如丧家之犬”。最后重系阿求仔说服咗季康子,将流亡海外嘅孔Sir接返鲁国养老。
  《笑傲江湖》入边,令狐冲点解会畀岳不群逐出师门?表面嘅原因有几个,实际上,真正嘅原因,系岳不群见到令狐冲居然学识咗“独孤九剑”,心生妒忌,惊佢嘅名声、地位会喺自己之上。
  孔Sir真系一个好矛盾嘅人:一方面,佢对鲁国实权落到咗季氏三家手上,表现出“是可忍,孰不可忍”嘅愤慨;另一方面,佢好想做官,又唔想做季氏嘅家宰,但系又推荐自己嘅学生去做。当学生做得好叻嘅时候,佢又睇唔过眼喇。今次事件发生嘅时候,孔Sir表面上系鲁国嘅“大夫”,但系因为国君话唔到事,孔大夫一样系冇嘢做。阿求仔喺季氏度,虽然只系一个家宰,唔系“国家干部”,不过因为季氏话事,求仔亦就有咗参政嘅机会。佢落班返嚟迟咗,孔Sir问佢点解,求仔答佢话有政事——呢一句,又点中孔Sir嘅死穴喇:学生忙政事忙到咁迟返嚟,自己喺屋企做乜?不过,佢即刻就揾到台阶落:乜政事啊,不过系家事啫。我假假哋都系一位大夫,如果真系有咩国政,就算唔畀我参与,亦都会讲畀我知嘎!
  听到呢度,大家会唔会同我一样,闻到一阵浓浓嘅醋味呢?  (插图:老饼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