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13·04 谁戳了孔子的软肋(栋笃论语·子路第十三)  

2009-01-15 21:49:11|  分类: 乱弹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粤语版

  【译文】樊迟想同孔子学点样种五谷,孔子话:“我比唔上老农民。”樊迟又想学点样种菜,孔子话:“我比唔上老菜农。”樊迟行咗出去,孔子话:“樊迟真系成不了大气候啊!统治者倡导礼仪,老百姓就唔会唔尊敬;统治者倡导正义,老百姓就唔敢唔服从;统治者倡导诚信,老百姓就唔敢唔忠实。系噉嘅话,四面八方嘅老百姓自然就会孭住仔女前来投奔,使乜自己去学种地啊?”

  【栋笃】《史记》同埋《汉书》入边,都记载咗噉样一个古仔:有一日,汉文帝问右丞相周勃,一年有几多刑事案件?周勃话佢唔知;又问每年税收有几多,周勃又话唔知。汉文帝好嬲,就去问左丞相陈平。陈平话,陛下你应该去问嗰啲分管嘅朝廷官员。文帝就话:“噉要你呢个丞相做乜啊?”陈平话:“搞掂国家大事,管理朝廷官员啊。”
    陈平喺千几年前嘅呢一段话,其实都几啱现代管理学“各司其职”嘅原理嘎。就好比一家大型嘅公司,总经理以下,有人事经理、销售经理、生产经理、财务经理等等,每一条线,都有对应嘅人负责,作为总经理,佢嘅职责,主要就系检查、督促、协调各个部门经理,管理好佢哋就得喇,唔需要对每一条线都好清楚嘎。
    孔Sir批樊迟嘅话,其实都暗含噉样嘅道理。孟子讲过,“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即系,脑力劳动者系管理人嘎,体力劳动者系畀人管理嘎。儒家不嬲都系重劳心、轻劳力嘎。“治人”嘅人,就系“人上人”,“人上人”嘅职责,就系好礼、好义、好信,以身作则,倡导礼、义、信,啲劳力者(小人)自然就会敬服、听话、忠实,做好自己应该做嘅事,使乜事事都亲力亲为,自甘“作贱”呢?
    樊迟想学种地,肯定唔系想做一个农民,而系认为需要掌握呢啲知识,先至可以去“治人”。孔Sir嘅意见,就认为呢啲系多余嘎,完全系嘥时间,有噉样谂法嘅人,就系“小人”(唔系道德意义上嘅小人,而系身份地位上嘅小人)。但系好奇怪嘅系,就算樊迟真系错咗,佢系你学生啊,你有责任指引正确嘅方向啊,点解等佢走咗之后先至讲出嚟呢?噉样会唔会违背师德啊?
    只有一个解释:边个都知,孔Sir系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嘅人,佢最避忌嘅,就系人哋问佢种作嘅嘢。樊迟唔识做,一问再问,孔Sir恼羞成怒,先至唔肯讲畀佢知啫!

国语版

  【译文】樊迟想向孔子学习怎么种五谷,孔子说:“我比不上老农民。”樊迟又想学怎么种菜,孔子说:“我比不上老菜农。”樊迟走出去后,孔子说:“肯定成不了气候啊,樊迟这个人!居上者倡导礼仪,百姓就不敢不尊敬;居上者倡导正义,百姓就不敢不服从;居上者倡导诚信,百姓就不敢不忠实。这么一来,四面八方的老百姓自然会扶老携幼前来投奔,哪用自己去学种什么庄稼?”

  【乱弹】《史记》跟《汉书》里面,都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汉文帝问右丞相周勃,全国一年发生多少刑事案件?周勃说他不知道;汉文帝又问,全国每年税收有多少?周勃又说不知。汉文帝生气了,就去问左丞相陈平。陈平说,陛下你应该去问那些分管刑事和税收的官员。汉文帝更生气了,说:“那我要你这个丞相干嘛啊?!”陈平说:“宰相的职务,在上辅佐天子调理阴阳,顺应四时,在下抚育万物顺时生长,对外镇抚四夷和诸侯,对内亲附百姓,使公卿大夫们各自都能够胜任他们的职责。”
  两千多年前陈平的这一段话,倒是暗合了现代管理学“各司其职”的原理。比如一家大公司,总经理以下,有人事经理、销售经理、生产经理、财务经理等等,每一条线,都有对应的人负责,作为总经理,主要职责就是检查、督促、协调各个部门经理,管理好他们就行,不需要对每一条线都好清楚的。
  孔子批评樊迟的话里,也包含了这样的道理。孟子说过,“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也就是说,脑力劳动者是管人的,体力劳动者是被人管的。儒家思想,一直都是重劳心、轻劳力的,“治人”者是“人上人”,“人上人”的职责,就是好礼、好义、好信、以身作则,倡导礼、义、信,这么一来,那些“治于人”的劳力者(小人)自然就会敬服、听话、忠实,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哪用得着事事亲力亲为,自甘“作贱”呢?
  当然了,樊迟想学种五谷蔬菜,肯定不是想做一个合格的农民,而是认为需要掌握了相关知识,才可以去“治人”。孔子的意见,就认为这样是多余的,完全是浪费时间。有这样想法的人,命中注定只能做“小人”(非道德意义上的“小人”,而是身份地位上的小人)。
  令人不解的是,就算樊迟错了,他是你学生啊,你有责任指引正确方向啊,为啥等到他离开后才这么说呢?这样会不会违背师德啊?
  估计是这样的:谁都知道,孔子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生,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问他怎么种地了。樊迟不知趣,一问再问,戳到痛处,难怪孔子恼羞成怒了,哈哈。  (插图:老饼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