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13·03 名不正,言不顺(栋笃论语·子路第十三)  

2009-01-05 00:25:11|  分类: 乱弹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粤语版

  【译文】子路话:“卫君要等先生你去治理国家,你谂住喺边度落手先?”孔子话:“一定要纠正名分先!”子路话:“先生你竟然迂腐到呢种地步!你要点纠正啊?”孔子话:“你实在太过粗野嘞阿由仔!君子对于佢唔识嘅嘢,一般系会收声嘎。名分唔正,讲说话就唔顺;说话唔顺,啲事干就做唔成;做唔成事干,礼乐就唔兴;礼乐唔兴,刑罚就好难公平;刑罚唔公平,百姓就会手足无措。所以君子定嘅名分,一定可以讲得通嘎;讲得通,一定行得通嘎。君子对佢自己嘅说话,一啲都唔可以求其嘎。”

  【栋笃】子路真系一个好爽直嘅学生嚟嘎,有乜讲乜,话佢老师太过“迂腐”。孔Sir呢,亦一啲都唔客气,批佢学生太过“粗野”。师徒噉样一闹交,闹出咗一个“名不正,言不顺”嘅成语。
  要了解佢哋师徒闹交嘅背景,重要了解一段古仔先:大家可能重记得嗰位同孔Sir传过绯闻嘅南子啩?南子系卫灵公嘅老婆,因为太过淫贱,太子蒯聩睇唔过眼,要杀咗佢,结果杀唔成,重畀佢老窦卫灵公赶出卫国。到咗卫灵公就嚟死嘅时候,佢就将个位传畀佢个孙——就系蒯聩嘅仔辄(卫出公)。呢件事,国际舆论争议好大,有啲国家甚至乎要出兵帮蒯聩返嚟同佢个仔争位。本来系佢哋一家三代嘅事,名分上嚟讲,蒯聩系太子,应该继位;但系佢嘅仔辄,又系佢阿爷直接传嘅位,而且又唔肯让。当时,孔Sir有唔少学生喺卫国做官,卫出公()就希望孔Sir亦都可以到卫国嚟帮佢执政嘞。
  点不知,孔Sir重未到卫国,第一件事,就系要“正名”。点正名?就系调整佢哋父子关系,父为子纲吖嘛,个位本来系老窦嘎,咪还返畀佢啰。噉样一嚟就好荒唐喇:卫出公请孔Sir嚟做官,孔Sir第一件事就系要佢落台,天下有冇噉嘅事啊?所以子路直言话佢太过迂腐喇。
  当然,孔Sir噉讲,亦有佢嘅一套理由。卫出公,你个位本来就系你老窦嘅,你做国君,名不正言不顺,下边肯定有唔少人唔忿气,你讲说话冇人听,礼乐不兴,刑罚不公,点治国啊?
  其实呢件事,要怪,就怪嗰个卫灵公嘞。宠信嗰个淫贱嘅南子本来就唔啱,个位又传畀个仔又传畀个孙,直情就系要佢两仔爷争个你死我活嘞。天下有噉样做人老窦做人阿爷嘅咩?

国语版

  【译文】子路说:“卫君等先生您去帮他治理国家,你将从哪入手?”孔子说:“那肯定是要先正名了!”子路说:“不是吧先生,至于这么迂腐吗?您倒说说看,该怎么正名?”孔子说:“你也太狂了仲由同学!有身份的人,对于他所不懂的东西,最好是保持沉默。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刑罚就难以公平;刑罚不公,人民就会无所适从。所以,君子定的名分,一定是可以说得通的;说得通,也一定行得通的。君子对于自己说的话,一点都不能随便的。”

  【随想】要不还得说,子路真是一个敢于直言的好学生来着,有啥说啥,居然敢说老师太过迂腐。孔子呢,既不生气,也不客气地批评子路太“狂”了些。师生这么一“吵”,吵出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成语来。
  要了解这对师生“吵架”的背景,还要先了解一段历史:大家可能还记得那位跟孔子传过绯闻的南子吧?南子是卫灵公的老婆,因为太过淫荡,太子蒯聩实在看不过去了,就想把他父亲的这个女人给杀了。不料杀她不成,还被他父亲赶出卫国。到卫灵公就快翘辫子的时候,因为太子不在,他就把位子传给他的孙子——也就是原太子蒯聩的儿子,名叫“辄”(也就是后来的卫出公)。卫灵公传位给孙子这件事,国内国际舆论争议很大,有的国家甚至想出兵帮蒯聩杀回卫国,从他儿子手上把位子抢回来。本来这是人家一家三代的事,名分上来讲,蒯聩是太子,当然应该继位;但是他儿子辄,又是他父亲卫灵公直接传的位,而且儿子大了不由爹,他也不肯把位子让给他爹。这么一来,传位继位的事闹成一锅粥,国政当然也一团乱麻。当时,孔子有一些学生在卫国当官,不断地吹嘘老师有多么伟大,卫出公()就希望孔子也可以到卫国来帮他理顺朝政。
  谁知道,孔子人还没到卫国,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正名”。怎么正名?就是理顺卫出公跟他老爸蒯聩的父子关系了,“父为子纲”嘛,位子本来是你老爸的,那就还给他了,争什么争。
  这么一来,事情就变得很雷人了:卫出公花钱请孔子来做官,孔子第一件事却要他下台——天下有这样亏本的买卖吗?难怪子路要说孔子太过迂腐了。
  当然,孔子这么说,自有他的一套大道理:卫出公,你的位子本来就是你老爸的,你当国君,那是名不正言不顺,文武百官肯定有不少人不服。你说话没人听,礼乐不兴,刑罚不公,这样的政局,神仙都搞不掂啊!
  这件事说到底,要怪还得怪那个卫灵公。宠信那个淫荡的南子本来就不对(还给他戴绿帽子),位子先传给儿子,后来又传给孙子,简直就是要他们父子争个你死我活嘛——天下有这么当人父亲当人爷爷的吗?  (插图:老饼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