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黑狱孤魂(3)  

2007-01-28 21:57:5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失魂

  从澳洲回到广州,露丝就好像患上了自闭症——她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甚至吃饭时间也不出来,要家里的保姆把饭送到门口,她自己拿进去吃。刚开始,徐伯来夫妇忧心忡忡,不知女儿受了什么刺激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毕不了业?还是因为感情问题?可渐渐地,他们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有一天黄昏,徐太太下班回来把耳朵贴在露丝的房门上偷听里面的动静,竟然听到露丝在用英语说话!原来她把自己锁在房间,是为了苦学英语!徐太大喜过望,连忙叫也刚回家的老公过来听。徐伯来将耳朵贴在门上一听,果然,露丝正一句汉语、一句英语流畅地说着,像是自己跟自己在聊天一样!虽然听不清楚,也听不懂,徐伯来还是非常高兴。他把老婆悄悄拉开,兴奋地说:“太好了!看来这几万块钱没白花,她肯定是喜欢上澳洲了,正闭门恶补英语,为留学做准备呢!”
  正说着,露丝房间里忽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喊叫,是用英语喊的。徐太吃了一惊,想冲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徐伯来拉住她,低声说:“没事,不要打扰她,你不知道,现在流行一种学英语的方法叫疯狂英语,就是要通过大喊大叫来强迫记忆、强化口语能力的。”徐太相信丈夫的话,可她还是觉得,那喊叫声太不正常了,而且,听起来,声音也不太像是女儿的……
  那天晚上,徐伯来夫妇看完电视,正准备睡觉,保姆英姐突然对他们说:“徐先生徐太太,我想……我想辞了这份工……真的很不好意思……”“什么?”徐伯来夫妇很感意外,“是不是要加人工?”徐太问。“不是的不是的!”英姐拼命挥手,“我……”却是欲言又止。“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我们会帮你解决的。”徐伯来说。英姐在他们家干了五年了,很能干,主雇关系一直也很好,徐伯来夫妇确实不舍得她走。
  “徐先生徐太太,你们不要误会,我……我不是对你们有什么意见,只是……只是白天你们都不在家,我……我有点怕……”“怕?”徐太很感意外,“怕什么?你放心,我们这小区的保安措施绝对没问题的,你又不是刚来。”“不是不是,我不是怕这个……”“那你怕什么?”徐伯来看她吞吞吐吐,有点不满了,“英姐,咱们相处五年了,关系一直不错,有什么话,还是希望你直说。”
  英姐看了看他们,突然又回头看了看露丝的房间,好像在下决心一样,压低声音说:“徐先生徐太太,我怕的是……怕的是露露小姐……”说完这句话,她又紧张地看了露丝的房间一眼。
  “什么?你说什么?”徐太如闻雷轰,徐伯来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英姐。英姐一脸惊恐的神色:“我知道你们对我很好,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如果不说,也对不起你们。最近、最近露露小姐出国回来后,我发现她……她有些不正常。白天你们不在家,她也不开门。我照你们吩咐做了饭送到她门口,过一会她才开门拿进去。有一次、有一次我偷偷注意了一下,看到她伸出来的手和半边脸,很……很……白得很吓人,露露以前不是这样的;还有一次她拿了饭后忘了关门,我从门缝里偷看,竟然发现她、她没用筷子,而是用手抓着饭吃!今天中午,我很担心她,送完饭,就站在门口,等她开门拿饭,我就说,露露你要多吃……话还没说完,她突然……突然伸出手,掐住我的脖子!”说着,英姐仰起头,把脖子给徐伯来夫妇看,果然,她脖子的左右两边,各有两个红红的指印!“她眼睛里、眼睛里露着凶光,力气大得很,我快喘不过气来,只是拼命地喊,露露、露露你怎么了?快放开我!喊了几次,她突然头往后一仰,放开了我……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让露露这么恨我……”英姐说完,又心有余悸地回头。
  竟然有这样的事!徐太一听,站都站不住,又想过去关心女儿,又不敢。徐伯来扶住她,眉头紧皱。英姐的为人他们清楚,她是不会乱说话的。露丝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撞邪了?“这样吧英姐,露露可能是受什么刺激了,肯定不是因为你做错什么。我们还是希望你暂时不要走。这几天,我们会留在家里观察她,这个时候,也希望你能帮我们。只是,暂时不要把露露的情况说出去。我们会加你人工的,好吗?”英姐点点头。
  半夜里,熟睡中的徐太似乎听到有人在喊:“妈!妈!”她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赤身裸体的女儿站在她床前!“你怎么了露露?”徐太一把抱住女儿,感觉却抱了个空。露丝哭着说:“妈,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被人霸占了,你要为我、为我……”话没说完,她便突然消失了!徐太大喊一声,醒了过来,徐伯来也被她惊醒,徐太一边流着泪,一边把梦中的情景告诉他。徐伯来猛拍自己大腿,说:“难道、难道她此次澳洲之行被人……被人非礼了!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才变成这样的?”“不行,我一定要进去看看她究竟怎么样了!”徐太说着,起了床,穿好衣服。徐伯来也跟着出去。
  两人走到露丝的房门前,发现里面还亮着灯。徐太犹豫了一下,轻轻敲门:“露露,露露。”
  没有动静。
  徐伯来也敲门:“露露,你醒醒。”
  依然没有动静。
  这时英姐也被吵醒了,她从保姆房出来,走到徐伯来夫妇面前,小声说:“刚才我睡觉前,好像听到里面有哭声,但你们睡了,我不敢吵醒你们。”徐太一听,泪又流出来了,敲门声也重了些:“露露,我是妈妈,你醒醒,开门好吗?”徐伯来也急了,更大力地锤着门:“露露,露露开门啊!”
  ……
  到后来,徐伯来夫妇和保姆一齐用力拍打着门,一起大喊,露丝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徐伯来快疯了,“露露,你再不开门,我们要砸门了!”
  ……
  英姐拿来锤子,徐伯来稍稍犹豫了一下,徐太一把抢过锤子,大力砸下去,门被砸开,三人撞进去——
  穿着红色风衣的露丝用一条尼龙绳把自己悬在吊灯架上。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