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黑狱孤魂(1)  

2007-01-24 21:10:5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失衣

  2006年12月1日,澳大利亚进入夏季这一天,西澳海港小城弗里曼特尔迎来了一批中国游客。
  有“西澳地标”之称的弗里曼特尔监狱,是所有旅游团必到的景点。1850年,英国政府为了在西澳的殖民地铺路造桥、兴建港口和公共设施,将廉价的犯人从英国运到此地,监狱就是由这些囚犯建成的。1991年,经过一百多年的使用之后,戒备森严的监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正式向游客开放。此地的导游有许多是在监狱服务的公务人员,他们每天穿着澳洲狱警的制服,领着游客走过一间间、一层层狭窄而又阴森的牢笼。而对于所有闻名而来的游客来说,监狱最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它的历史外,最主要的,是里面的绞刑架——还有,就是与绞刑架有关的闹鬼传说。
  这一天中午,这队中国游客在导游张健的带领下走进了监狱,在宽敞的大草坪,穿着狱警服的讲解员詹姆斯简单介绍了监狱的历史后,突然竖起食指放在唇上:“嘘——请大家静一静——听到什么没有?”众人大气不敢出,凝神谛听了一会,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到。此时,张健很配合地说:“天哪,我好像——好像听到一声女人的惨叫!”詹姆斯压低声音说:“没错,你们看,那是什么——”张健忙接着说:“是一张女人的脸!”
  顺着他的手势,只见监狱西边那面高墙上,二楼的一扇玻璃窗隐隐现出一个微侧着的女人脸!远远望去,那“鬼脸”还很逼真,眼睛、鼻子、嘴巴都栩栩如生!而她的“眼睛”,也仿佛正盯着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詹姆斯指指手表,说:“12点正!每天中午12点正,她就出现了。”游客中一个女孩尖叫着说:“天哪,真的很像!真的有鬼吗?”“嘘——”詹姆斯又压低声音说,“在接下来大家将参观的绞刑室里,一共绞死过44个囚犯。而这位叫露丝的死囚,是唯一被绞死的女性。但直到执行绞刑,她都坚称自己是被冤枉的。所以,死后她阴魂不散,一直盘桓在这监狱里。每天中午12点,她的脸就出现在她呆过的监仓的玻璃窗上,瞧——”
  张健翻译完,一个女游客突然说:“有没有搞错啊,居然跟我同名!”这个也叫“露丝”的中国女游客,正拿着一部装着长焦镜的数码单反相机,瞄着那“鬼脸”出现的玻璃窗,不停地按快门。这时,跟她同来的朋友苏眉开玩笑说:“谁叫你取了这么一个英文名啊!呵呵,也许这是一种缘分呢!”“装神弄鬼,没想到这里也用这么老套的桥段。”露丝不满地说,“什么鬼脸啊!我用长焦看得很清楚,就是玻璃窗上的一滩油污而已!”
  詹姆斯用怪异的眼神看了露丝一眼,张健则满脸尴尬,他想,幸好詹姆斯听不懂中国话。
  一行人进入了监狱内部,这里暗无天日,跟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露丝可能对詹姆斯的讲解没兴趣,自顾拿着相机到处拍照。参观了三层男女监仓及内部教堂之后,终于来到了游客最想看又最怕看的地方:绞刑室。不足二十平方的屋子,正中的屋梁垂下一根粗大的绳子,下端打着一个套——绞套上油黑可疑,那油污,仿佛是那44个死囚的脖子被绞索勒紧时蹭出来的……绞索前面是一张椅子,供囚犯行刑前坐着听神父为他祷告用的;绞索正下方,是两片打开的翻板——对于死囚来说,脚下的翻板打开的,正是地狱之门。
  走进绞刑室的游客,一个个瞪大着眼睛,大气不敢出,呼吸都渐感困难起来。露丝抬头望着那套索,眼神直愣愣的,她的右手,则不由自主地摸索着自己那白皙的脖子……好像一阵微风吹来,套索轻轻晃动起来,一个女游客受不了这样的恐怖气氛,尖叫一声,逃了出去,所有人也争先恐后地跟着挤了出去。
  苏眉出了绞刑室,回头一看,不见了露丝。她头皮一麻,大着胆子又一头钻了进去——果然,露丝还站在原地,保持仰头的姿势,一手掐着自己的脖子,身体一动也不动!苏眉大叫一声:“你在干嘛!”冲过去,拖着露丝的手就往外跑。
  “你刚才怎么了?吓死人了!”苏眉说。露丝摇摇头,一言不发。
  出监狱的路线,却没再经过那“闹鬼”的玻璃窗。跨出监狱的门,詹姆斯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说:“今天大家很幸运,监狱决定给尊贵的中国客人送点小纪念品。”说着,詹姆斯把盒子打开,原来是一些刻有监狱LOGO的铜制小脚镣,一人一把。露丝面无表情地接过,随便把它塞进包里——这时她好像打了个冷战,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眉,说:“我的外套呢?你帮我拿了吗?”苏眉摇摇头说:“刚才你不是一直缠在腰间吗?怎么不见了?肯定是落在监狱里了。”张健一听,皱了皱眉问:“你回忆一下,记不记得掉在哪里了?”露丝茫然地摇摇头。苏眉突然说:“会不会……落在那间……那间绞刑室里?要不我跟你回去找找?”张健说:“没有讲解员带着,游客是不能随便自己乱闯的。这样吧,那外套是怎么样的,我让他回去找找看。”“一件红色的风衣。”露丝还没开口,苏眉抢着说。张健跟詹姆斯说了,詹姆斯点点头,走回监狱。
  众人在监狱门外焦急地等着。过了约十分钟,詹姆斯两手空空出来了。他耸耸肩,不停地说Sorry。张健对露丝说:“没办法,他说我们刚才走过的那些地方,他都找遍了,绞刑室里没有,其他地方也没有。刚才只有我们这一拨游客,衣服应该不会丢的。我们先回酒店,等会监狱关门,他们清场时若发现,就会派人给我们送回去的。”
  “那好吧。”露丝沮丧地说。
  回酒店的车上,露丝双眼呆滞,茫然地望着窗外。苏眉不停地劝慰她,包括张健在内,众团友也纷纷安慰。但她反来复去只是一句话:“我扎得那么紧,怎么会呢?怎么会什么时候掉的都想不起来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