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华山论剑——剑篇(论语秘笈·儒侠子野传奇·为政第二)  

2008-05-09 00:49:2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心剑”子野马不停蹄上了华山。
  云台峰上,除了皑皑的白雪,还是皑皑的白雪。
  这一天,已是子野跟“无形剑”龙霸天约定的论剑时间的第二天。
  本来,子野对这场论剑了无兴趣。子野七岁练剑,现已尽得“无心剑”真传。但他一直认为,刀也好剑也好啥都好,兵器武功五花八门,练,不外是为了强身健体、除暴安良。二十年来,在子野剑下喋血的大奸大恶之徒不下百个,而对于江湖上的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包括兵器谱上的排名,子野总不以为然。
  如果都是行侠义道,谁高谁低又有啥意义呢?
  但江湖就是江湖。江湖不容许另类者的存在,只要你身在江湖,武功再高,也自有制约你的地方。对子野的制约恰恰来自子野的师父萧不让。萧不让对百晓生兵器谱淡泊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是逃不脱。促使他转变观念命子野为排名出战的,是“无形剑”派的龙霸天。百晓生兵器谱上,自天机老人去世之后,榜首位置便一直空着。作为小李飞刀的后人,血气方刚的小小李飞刀曾上门挑战萧不让,被萧拒绝,他转而挑战“无形剑”龙霸天,两人直至百招之外方分胜负——小小李飞刀的头发,被龙霸天一剑削断。
  因“无心剑”与“无形剑”法出同宗,不分伯仲,江湖传言,百晓生兵器谱上,一二名必在无心与无形之间。为争第一,龙霸天亲自上门挑战萧不让,几次都被婉拒。江湖上便有风声传出,“无心剑”之所以从不参加排名大战,实在是因为怕在“无形剑”下折了百年英名。甚至有别有用心者,将一只乌龟偷偷挂在萧庄门上。
  终于,在一个本来平平常常的早上,正在喝茶的萧不让,忽然将一个家传茶壶摔碎,说,子野,不是为师好胜,武风日下,输也好赢也罢,这份折辱,咱是不能接受的。再说,这也是一次真正考功夫的机会。你是大弟子,得我真传,就代为师应战去吧。
  子野不能不听恩师的话。
  孤儿子野的命和剑法,都是恩师萧不让给的。
  论剑的地点无法脱俗,定在华山。本来按子野的意思,随便哪一片空地,不毁坏公物就可以了,而且,华山离萧庄尚有二日行程。但龙霸天说,自南宋大侠郭靖在此论剑之后,华山便成了千百江湖后学者神往的地方。找个别的地方论剑,“无心剑”或“无形剑”都丢不起这人。再说,“无心剑”从不与人争长论短,这次破例论剑,岂可不选个既有意义,又适合各省同道欣赏的地方?子野便说也罢,反正我啥地方都可以。
  孰料,半路的波折,竟使子野误了论剑的时间。
  站在云台峰上,望着盈尺积雪,子野想,算了,反正胜败都无所谓,不比也罢。
  子野下了华山,快马加鞭,连夜宿也省去,翌日黄昏便回到萧庄。
  没想到,一进门,便看到师父师娘以及师弟师妹们齐集演武厅,人人面色有异,似有大事发生。
  子野趋前,行了个礼,师父,我回来了。
  萧不让突然哼了一声,拍案而起,逆徒,你还有脸回来!
  子野一愣,扑通一声当场跪下,师父,我犯了啥错?
  你还给我装蒜!你没胜算,怕跟他论剑,早跟我说,我可以派其他人去,输赢倒没关系。失信于人,叫我“无心剑”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子野甚感委屈,师父,我确是事出有因……
  住口!上华山用不了三天行程,我要你提前四天出发,你要不是怕了龙霸天,便是路上贪杯误事,不然,怎会错过论剑时间?言而无信,与猪狗何异?现在江湖上都传言,我“无心剑”怕了“无形剑”,故意失约!“无心剑”百年威风,我一世英名,全让你给毁了!我平生最恨便是失信小人,没想到,二十年心血,竟在身边养成了一个!我现在就宣布,我不再认你这个逆徒,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免得我剑下无情!
  子野涕泪俱下,师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师娘,你最疼我,我的为人你也清楚,你听我一句呀!
  师娘转过身去。其他师弟脸上,皆有鄙夷之色。
  滚,还不快滚!萧不让已拔出剑来。
  子野没想到恩师一发怒,竟是如此的可怕。无可奈何,只得向萧不让拜了三拜,洒泪而别。
  出了师门,四顾茫然。在萧庄住了二十年,离了它,子野竟不知何去何从。
  对,我应该去找龙霸天,兴许,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只要战胜了他,师父应该会让我重归师门的。

  龙府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子野刚一走近,便有家丁上前相迎,大侠快请进,贺宴就快开始了。子野一愣,啥贺宴?家丁顿时满脸狐疑,什么,大侠不是前来祝贺我师父龙霸天大败“无心剑”的么?
  子野一听,拨开家丁,通通通便闯进去。
  大厅上已是座无虚席,龙霸天与六大门派掌门人居中,周围尽是江湖人物,上中下九流皆有。不知有谁正吼了一句,龙掌门,此次“无心剑”被您吓得屁滚尿流,肯定再也羞于在江湖上露面了,真他妈的痛快啊!哈哈哈!
  突然,全大厅鸦雀无声——人们都发现了阴沉着脸,站在院子中间的子野。
  龙霸天也愣了一下,但旋即脸带微笑,举着酒杯步下大厅,哈,子野大侠,你也来向我祝贺吗?
  子野低下头,龙兄,你该清楚,咱们还没论剑。
  哈哈,子野兄,休要戏弄在下了。二月初七那天,这里所有的江湖朋友跟我在华山的云台峰上恭候大驾,足足空等了一整天。大侠这等功夫,在下可佩服之至呀!
  子野深深一辑,龙兄,子野失信,并非故意,或如兄所说的生惧怕之心,实是事出有因,望龙兄见谅!
  龙霸天故作惊奇状,哦,大侠有何事比已约定的华山论剑更重要的,莫非与红粉知己切磋技艺而误时么?哈哈哈!
  子野强忍住怒气,细陈缘由:龙兄,在下距华山尚有三百里时,夜宿遇贼子采花,为救弱女,不得不出手捉拿采花贼。不料那贼狡猾,在下追了整整一天,因而误了论剑时间,再次请龙兄见谅!在下此来,正是想与龙兄再订剑约,望兄赐教!
  哇,真是大侠大义!龙霸天嘲弄地伸出大拇指,可是,那采花贼呢?
  在下无能,贼子地形极熟,让他给跑了。
  哈哈哈——够了!龙霸天突然脸色一变,子野,你可以将我当成白痴,可天下英雄在此,你该不会也想统统愚弄个遍吧!有谁不知道,华山周围五百里内,尽是华山派英雄的地界,有哪个淫贼吃了豹子胆敢在那里采花!退一万步说,纵真有其事,凡性喜采花者,皆武功泛泛的宵小之辈,又岂有你这轻功剑法独步天下之“无心剑”高手追了一天尚捉不到的?你这番话,也许只有三岁孩童才会相信罢。
  此时,厅上有人大吼起来,龙掌门,别跟这号失信小人浪费口舌了,别让他败了咱的酒兴!
  子野抬头一望,讲话者,竟是一个往日跟他关系不错的朋友!他手握剑柄,大声说,龙兄,若说子野怕了你,你我便在这天下英雄面前一较高低!
  哈哈,子野,我可真服了你了!好了,算我怕了你行吧。我这把“无形剑”,除了斩奸除邪之外,便是跟大信大义的英雄切磋剑法,还从未跟你这等人交过手。这样罢,为了不玷污我这把剑,我现在就在天下英雄面前宣布,你“无心剑”胜了我“无形剑”了!兵器谱排名,你们居首,怎么样,你满意了吧?哈哈哈!
  厅上又有人吵起来,龙兄,别理他了,这等失信的孬种,要是不识趣,还不滚的话,惹怒了咱们,咱们的兵器可不长眼!
  ……子野不知自己是如何走出龙府的大门的,只知道咬紧的牙关,有腥甜的血慢慢流下。

  子野开始了另一番大海捞针般的搜索——追踪那采花大盗。这一次,他只能回到案发地,重新从蛛丝马迹查起。
  可是,子野更没想到,他已被弃于江湖之外。自小在师父庄上,吃穿都不用自己操心;在行侠仗义的过程中,纵有逾越法纪之事,师父也有关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失去江湖的荫庇,他几乎寸难行。
  首先,他必须填饱肚子。为人看家护院、做小吆喝生意等,这些他都做不来或没时间做;靠朋友接济,可以前的朋友见了他都如避瘟疫;倒是有些下三滥帮会来拉他,许以堂主或副帮主之高位,他又不屑为之;趁月黑风高做些巧取豪夺之勾当,他更不愿沦落至此……最后,他只得选择了边跑码头卖艺为生,边明查暗访的办法。
  可是,每到一地,刚拉开场子,人群中便总有人喊了一句,看,这不是那失信的小人么?于是,人群或作鸟兽散,或看完他耍剑之后不给铜板便走。每一趟,他能收到的钱总是少得可怜,便饥一顿饱一顿地捱。
  更摧毁他精神的是,那采花贼自那次之后,竟渺如黄鹤,不再露面。一年之中,他倒是抓了几个采花贼,却都不是那晚的作案者,只好便宜了当地的捕快,让他们捡去邀功。更为尴尬的,他稍有违法,便有公差找他的麻烦,直弄得他狼狈不堪。
  就这样,子野过了噩梦般的一年。
  事情的转机随着新年的第一场大雪来临。子野在一座破庙里避雪的时候,意外地接到了一张帖子,拆开一看,竟是龙霸天命人送来的,不知他如何找到他。帖中写道,子野仁兄,听闻你整年都在寻那采花大盗,其情似不虚。现再给你机会,还是原来的时间地点,咱们一决高低。望勿再次失约。
  子野将帖子撕了个粉碎。

  依旧是云台峰,依旧是飞雪漫天,依旧是英雄云集。
  子野与龙霸天相距二十步,仗剑而立。龙霸天气定神闲,胜券在握;子野握剑的手竟止不住微微地抖着。
  我一定要胜他,这一年的苦,不能白受……
  哈哈哈——龙霸天一声长笑,“无形剑”长吟出鞘,剑气到处,飞雪被纷纷震开——
  子野也急忙出剑——
  围观的群雄刚想喝声采,眼尖者,便见漫天飞雪中,竟有红色的雪片,如烟花般灿然绽放——
  子野的血。
  龙霸天还剑入鞘,俯下身去,对子野说,我让你死得瞑目——一年前,我没胜你的把握,因你当时无心取胜,正是你“无心剑”威力最大之时。现在,你太想取胜了……那出采花戏,是我导演的。我确实需要这么一场胜利……
  纷纷扬扬的雪,尽落在子野圆睁的眼珠之外。

原文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释义】
  ①輗:音ní,古代大车车辕前面横木上的木销子。大车指的是牛车。
  ②軏 :音yuè,古代小车车辕前面横木上的木销子。没有輗和軏,车就不能走。
  《为政篇》包括24章。本篇主要内容涉及孔子“为政以德”的思想、如何谋求官职和如何从政为官的基本原则、学习与思考的关系、孔子本人学习和修养的过程、温故知新的学习方法,以及对孝、悌、信等道德范畴的进一步阐述。
  本章为本篇第22章。孔子说:“一个人不讲信用,是绝对行不通的。这就好像大车没有輗、小车没有軏一样,它靠什么行走呢?”
  “信”是儒家的传统伦理准则之一。在整部《论语》中,“信”的含义有两种:一是信任,即取得别人的信任;二是对人讲信用。在儒家的“五德排行榜”中,“信”本来在“仁、义、礼、智”之后,但本章孔子把“信”提到一个无以复加的高度,认为信是人立身处世的基点,也是为人的关键所在。缺了它,人在江湖也好,在社会中也好,是寸步难行的。
  在这个“守信”已逐渐成为“珍稀动物”的社会,我们很难理解在儒家思想一统天下的时候,人们如何把“信”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就像“尾生抱柱信”);而“失信”的人,又是如何的“何以行之哉”?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