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吴思、王朔、张永和——我心目中的三位精英男性(《风尚》用稿)  

2008-02-26 00:43:2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思——我思故我在

  很少有人知道,吴思跟同龄的王朔、叶京他们一样,也是北京的“大院子弟”出身,从小受的是“大院文化”的熏陶。用吴思自己的话来说,那是“一种与北京平民格格不入的文化心态,自命不凡”。不同的是,吴思没有像王朔他们一样,在拥有了话语权之后,喋喋不休地表达对那段逝去的“大院生活”的遗老遗少式的怀缅。恰恰相反,所谓“大院子弟”的优越感,很可能正是吴思发现“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历史“元规则”的灵感之源。它甚至让吴思成了他所从属过的那个既得利益阶层的叛逆者,回过头来,用自己的研究成果,去反思历史为什么总是会产生“既得利益阶层”的潜在规律。
  当王朔借着他的小说人物之口,貌似调侃实则天真地说出“谁让咱跟了共产党这么多年,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的时候,吴思已开始思考,历史到底由谁说了算?推动历史进程的力量,到底是那些浮出海面的所谓“发展规律”,还是冰山下面暗涌的“潜规则”?所以,同是“大院子弟”出身,王朔是感性的,吴思是理性的。而男性魅力里面最持久的那一部分,正是来源于理性的魅力。这正是一个成熟、睿智的男性,哪怕他长得一点都不帅一点都不酷,看起来也充满魅力的原因。
  2007年,吴思年满五十了——正是名副其实的“知天命”之年,因为在此之前,他早已发现了左右历史进程的“天命”,那就是“元规则”、“潜规则”和“血酬定律”。同样是擅长命名的历史学家,柏杨的“酱缸”、“瓶颈”,唐德刚的“历史三峡”等,虽然也很准确、生动,但毕竟都是文学色彩颇浓的喻词;吴思的命名,则像数学定理,显得更直接、更精准,闪烁着更多理性的光辉。如果再对比一下吴思跟柏杨、唐德刚、黄仁宇们的“生存环境”,我们就会更加觉出吴思的可贵,以及他存在的当代意义。
  三招之内,戳中历史和政治的死穴,这正是自由思想、独立人格的魅力。

王朔——我骂故我在

  咱中国目前还在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中,牛逼烘烘的多,但敢称“爷”的,数来数去,也就俩:南星爷,北朔爷。虽说爷都是从孙子走过来的,但朔爷今年回骂“孙子”辈的人,附带也就骂了另一位爷了:“这帮孙子只知有港台!”“这帮孙子”,说的是“80后”,朔爷认为,他们基本是被港台文化洗脑的一代。
  一个男人混到了“爷”字辈上,算是顶点了,再往上,该称“老”了——朔老,咋听咋别扭,咋听都带着泥土和朽木的芳香。按说,爷有爷范儿,就算要达到朱军说的“德艺双馨”确实不易,一本正经地装装样,给那些“孙子”带个好头应该不难吧?可咱朔爷不。咱朔爷闭关七年,看不惯的事实在太多了,嘴里早憋出鸟来,再不喷点“重辣”的东西,舌头都要淡死了。
  于是2007一年,朔爷再次出山,借着炒作新书的契机,再次开骂。朔爷出的新书有几个人看懂不重要,重要的是爷骂了,虽是京骂,但骂得全国人民都听懂,他几乎从“10后”骂到“80后”。本来,这年月,写书的、做戏的,最不想得罪的就是媒体,可撒野惯了的朔爷根本就不把媒体当回事,惹急了他,就骂你十几分钟不带标点,你爱报不报,无所谓。骂得小记者哭了,骂得窦文涛道歉了,骂得那个叫周天寒彻,骂得大家差点忘了,朔爷也是一个慈爱的父亲,而且,过去、现在、甚至未来,他都会柔情万种地,将一两个写字或演戏的女孩捧上天,甚至为她们两肋插刀。
  更重要的是,朔爷依然没忘了骂自己:嫖娼、吸毒,别人怕啥他自曝啥。别人说他疯了,他说,“有些人不是说我疯了吗?我就是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这一招,依然是当年“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必杀技,这,也正是朔爷的“男性气质”所在。你没朔爷的江湖地位,没他的“杀敌三千,自损一万”的道行,再怎么学,撑死了,也就是一个宋祖德。
  这个时代,太多鸡鸣狗盗的“成功男性”夹起尾巴扮大爷,偶尔来个不按牌理出牌的真正大爷,也是芸芸看客的幸福。可见,人要牛到了朔爷这份上,才有放荡不羁的资格。这,也是朔爷的社会价值所在。男人可以满嘴喷辣,有时也可以满嘴喷咸——但如果像宋某人一样满嘴喷粪,那就不如找个粪坑跳进去,把自个儿臭死得了。
  所以,骂人要像朔爷,骂出自己的气质。

张永和——我建故我在

  张永和今天的成就,可以从一个庸俗的侧面来反映:在建筑业内,人们提到他,不再说“哦,就是那个著名建筑师张开济的儿子”,反过来,不少人现在提到张开济的时候,总得附带介绍:“他就是张永和的父亲。”做个外行的类比:一如当年的陈强和陈佩斯、葛存壮和葛优。
  但作为一个公认的中国精英男性,张永和一直又是淡泊、低调地存在着。离开建筑界,一提起“华裔著名建筑师”,大多数人总能想到贝聿铭,张永和则鲜为人知——哪怕在他作为唯一的中国建筑师参加第七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之后。而贝聿铭的的代表作绝大部分是在国外完成的,张永和,则是第一个完全在国内实践中被认可的中国建筑师。在美国十多年的学习和工作经历,使他掌握了西方建筑的精髓,却没沾染上西方文化特有的高调和张扬。他在北京的工作室虽然叫“非常建筑”,但他的设计作品,却并不单纯走现代设计的非常之路。不论是著名的“长城脚下的公社”,还是“运河岸上的院子”,张永和总是凭着对空间敏感的艺术触角,尽力追求“以人为本”、“天人合一”的境界,简洁、和谐,与追求形式感的现代建筑相比,“宜居”这一东方建筑理念,才是张永和的终极目标。
  以民族文化为艺术之根,以经典作品为灵感之源,决定了张永和的作品总是有传统的影子,也决定了他在功成名就的时候保持着他的淡泊、低调,包括他那招牌式的淡淡微笑。
  阅读张永和发在《读书》上面的系列文字,我们还会惊讶于他的艺术涉猎面之广。别的不说,单单那篇广为流传的《文学与建筑》,里面对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和雨果的《巴黎圣母院》等“建筑文学”的解读,就足以令文学评论家们汗颜。    (图片取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