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一个女学生对我的回忆  

2007-09-30 00:46:33|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搜索那些深藏的印迹

  已经很习惯也很依赖“百度”了。人家是有困难找警察,而我却是有困难找“百度”。凡事“百度”一下,已经成为植根的习惯。
  那些被深埋于记忆深处永不磨灭的名字,那些散落在天涯无处找寻的人。总会在想起他和她的时候,在百度的搜索栏键入他、她的名字,然后暗下Enter键,带着期盼的心期待奇迹的瞬间诞生。
  如同以往,在思念的极致或是偶然想起某个人的时候,赶紧“百度”一下。记得几个月前也在百度搜索过他的名字,可是毫无回音。昨晚,“百度”了一下却大有收获,含有他名字的信息大量涌现在眼前。首先是两个博客,一个新浪的一个搜狐的。于是迫不及待的进入并且作了链接。乍看之下才知道现在的他越来越红,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百度”的对象了。
  他是第一个表扬我作文写得好的人,他是第一个把我的作文当范文在讲台上念给全班同学听的人,他是第一个给我们讲科幻故事的人。他也是第一个罚我抄课文的人。他是我小学六年级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余少镭老师。
  他是我记忆深处印迹最深的老师,他给我的在写作上的自信是那么的庞大和坚不可摧。很多年过去了,尽管我在写作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成就,没有什么可以炫耀和骄傲的作品。可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关于写作,我总是有那么一股油然而生的傲人的自信和力量,让我可以很狂妄的说只要我想写只要我努力认真写,我就可以写出吸引人的作品。这种自信来源于在那个我还根本无法分辨什么是好与不好的年龄段,老师用行动给予我的自信,让我觉得我就是有天赋,我就是有能力写好。记得那时因为每周都必须交一篇周记,觉得很烦,有一次我真的没有好好写,就是应付式的写了考试考不好的心情,写了一些心理活动和心理描述。因为不是用心写的,所以连自己都极其不满意。可是后来还是受到老师的表扬,念了出来。我想老师一定是以另外的方式来鼓励我。
  老师的教学方式就那个时候而言应该算是新颖的吧。(不知道现在的教学方式是怎样的)首先:在那个方言泛滥的地区,在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操着一口流利的潮汕话授课的时候,老师坚持用普通话授课。在那个大家普遍的操着一口半咸不淡的潮汕普通话的年代。老师的普通话算是讲得很好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老师的课没有太多条条框框的要求,但却绝不松散。谁如果在低下搞小动作就会被抓起来回答问题。回答不了的就得罚抄课文。老师的课不是死板的板书—讲解—做题。而是更多的从各个方面培养我们的自主性和思考能力。老师习惯叫上几个同学轮流着一人读一段课文,让其他的同学跟着默读,一边读还要一边思考早前提出的问题。读完之后就马上提问。回答问题的时候,老师总是让我们自主举手发言,允许我们完全不懂或答错,但绝不允许我们不懂装懂或懂装不懂。尤其是懂装不懂。如果你明明知道那道题大概怎么回答,但却不主动举手回答,到最后老师点名让你回答,而刚好你又答对了,那你就惨了。得罚抄课文。至少5遍以上。我就是因为有一次知道问题答案,但故意不主动举手,后来刚好被老师点名回答正确后,被罚抄课文的。印象中那堂课下课后,我赌气的狠狠大声朝老师喊:“谢谢老师”!那时,老师还特地走到我课桌旁问我怎么没主动举手。
  那会每周都会有一节班会课,老师总是把要交待的事情在最短时间内交待完,剩下的时间就给我们讲机器猴的故事,像连载似的讲,每周讲一段。有时候讲到下课了,大家都舍不得离开,总是让老师继续往下讲。其他班下课的同学都带着羡慕的眼神趴在我们教室的窗户上和我们一起听。大家总是很期待每周一次的班会课的到来,每次都是一片鸦雀无声又聚精会神的景象。记忆中,那个关于机器猴的故事始终没有讲完。因为后来我们忙着复习,忙着考试,忙着毕业,忙着连班会课都取消了。
  现在,已经不可能有学弟学妹再听到老师讲的关于机器猴的故事了。已经没有人如那时的我们那般幸福了。因为老师已不务正业,不执教鞭好些年了。不过,现在老师依然在讲故事,喜欢讲故事,只是早已不再讲机器猴的故事了。
  现在的老师是国内某顶级报刊的副刊主编,同时也是出了名的“鬼”作家。专写现代聊斋。有现代版“蒲松龄”之称。
  这些年常常看老师编的版面,写的专栏故事,同时读老师的连载。
  老师本身也应该是一出奋斗的故事吧。当过小学老师,开过照相馆,怀拽着老天给予的那一点点写作的天赋,满腔热情坚持不懈的写,从而走到了今天,有了今天。老师的故事绝非我所能言尽。只能在此道一声:“谢谢老师!”并祝愿老师的“鬼”故事能流传得越来越广,越来越久!而我则会一直关注,并且尽量不再懒散,坚持不懈的像老师一样,一直写…...永不弃笔。

http://blog.sina.com.cn/u/1248230020

  (在我的另一个网集,看到有以前的学生给我留言。循迹而至,找到她的博客,发现了这篇回忆文章,转一下,立此存照。也许是因为秋老虎吧,看她文章,我汗颜了。想起当年,为了逼出学生的学习主动性,竟用上了“罚抄课文”如此残酷的方法,而学生还没记恨 流汗 我不过,她说的讲故事一节,我倒是还记得,讲的是郑渊洁的童话。因为那时候,正是我对郑着迷的时候,他的童话,极大地影响了我的教育思想。而我对学生说的话,最重要的就是:“课本、老师、学校说的话,千万不能全听。”周会(还有“说话”课)向学生讲故事,里面也有私心——我是为了练习自己的普通话口语。那几年,县里的举办的“青年老师普通话综合测评”,在学校近百名老师中,我总是拿第一。而现在,我的普通话,依然受到同事们的取笑。可见,潮汕人的普通话,有多么的“咸”流汗 说来也巧,前几天,我刚花了6块钱,在旧书摊上淘到郑的《童话大王》1992年合订本,今天就看到学生的博客。更温馨的是,我还在她的博客里发现我当年给她们拍的照片,当然,我是赚了钱的,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