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地狱往事(秦广本纪之十二)  

2007-07-16 21:58: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第一次独家专访秦广,是公元2011年农历二月初一。如果按秦广的“阳寿”来算,这一天,恰好是他的五十寿辰。
  坐在我面前的秦广,并没有民间传说中那种“要你三更死,谁敢到五更”的煞气,他甚至是温和、谦恭的,俨然一个开明专制君主的形象。也许,这跟他在人间的那段生活有关。
  秦广谈锋甚健,叙述的过程中我根本插不了嘴。虽然我有诸多疑问,对他在玉嗣村、苏阳县城的那些经历,中间还有着许多不解之谜,但是,如果他不给我发问的机会,我是不敢贸然打断他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阎王,而且,是十殿阎王之首。
  据我手头拿到的资料,阴间地狱的最高管理层,自地藏菩萨、丰都大帝以下,便是十殿阎王。他们分别是:第一殿秦广王;第二殿楚江王;第三殿宁帝王;第四殿五官王;第五殿阎罗天子;第六殿卞城王;第七殿泰山王;第八殿都市王;第九殿平等王;第十殿转轮王。
  十殿阎王各司其职,阴间有大事了,才凑在一起议政。秦广王专管人间的长寿与夭折、出生与死亡的册籍;统一管理阴间受刑及来生吉凶。
  在秦广的记忆里,最近的一次十殿阎王联席会议,便是在他“出生”前那一年,由丰都大帝主持召开的——那一年,阳间的死人数突然以几何级增长,数以千万计,地狱里鬼满为患,阴阳间的死态平衡完全被打破。在那次紧急会议上,地藏忧心忡忡地说:“阳间那么多人的非正常死亡,有天灾人祸的原因,这是我们所无法控制的。但是,也有不少不服管教的凶神恶煞,钻我们管理的漏洞跑到人间去,趁火打劫,间接也造成了这一局面。我们要落实‘计划死亡’这一基本政策,就要整饬狱治,严格管理,堵住漏洞,不让一个凶神恶煞跑到人间去。”
  秦广一听,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不是在说十殿阎王失职吗?于是他开口道:“菩萨,我有不同意见。天灾要问天,人祸是人自作孽,在我们这样严格的管理下,我不相信会有什么神鬼敢跑到人间去作恶——您也清楚,那是要坠三恶道,永世不得往生的。”
  地藏叹了口气,忧心忡忡道:“秦广,你当阎王,也快满一劫了。你的政绩,大家有目共睹,但是,你没到人间走一遭,终归还是太天真了。我告诉你,有时候,天灾与天无关,人祸是人身不由已,而神鬼到人间作恶,更是屡禁不绝的……”
  秦广豁出去了,刷的一声站了起来,朗声道:“菩萨,我愿意到人间走一趟。”
  地藏沉吟一会,道:“好,但我要跟你打三个赌:第一,有不少神鬼跑到人间作恶;第二,人祸中,很多人是身不由己的;第三,天灾,有时候是可以跟天无关的。”

  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忍不住插嘴问道:“你说的,那个井里的神秘声音,就是地藏菩萨!”
  秦广不置可否,只是说:“刚才跟你讲了,我十二岁那年,菩萨看到,人间的现实已使我堕入迷惘之中,于是让我回阴间归位。那时候,我跟他打的三个赌,其实已全输了。菩萨说我输了两个,是给我个台阶下。”
  根据秦广的叙述,为了到人间“微服私访”,并保证不利用法力,秦广裸魂在孟婆熬制“孟婆汤”的药房打坐七七四十九天,忘记自己的身份,不选择地点,随机出世。
  结果,历史选择了玉嗣村。也是冥冥中的天意,“秦广”这个名字,也阴差阳错地跟他的封号重合了。
  秦广是体制外出世的,没有可替换的名额,也没有谁有资格在轮回中取代他,于是菩萨用数以千计的家禽来代替——那些鸡鹅鸭,在轮回道中,本来要等三世才可以转世为人,但这次为了让秦广顺利投胎,提前结束轮回,“神秘”地自然死亡,也躲过一刀之厄。更因为其身份特殊,所以玉嗣村在他出世后的三年,再也养活不了哪怕是一只鸡。最后,地藏才让秦氏祖先送来一只鸭。而玉嗣村后来的瘟疫,更是上天对秦广打乱轮回的惩罚。
  “所以,我一出世,就输了一条:天灾,有时候是跟天无关的。只是,玉嗣村的天灾,因为是为了让我顺利做人才造成的,所以,菩萨说不算。出世后,在那么贫穷的玉嗣村,我亲眼看到了,那么多真真假假的凶神恶煞,是如何利用微小法力,穷凶极恶地吃拿卡要压榨善良的百姓的!这一条,我输得心服口服,这也是使我在阳寿18岁那年第二次归位后大力整饬神治的原因。
  “接下来,在菩萨冥冥中的安排下,我进了苏阳县城,成了郑建国的义子。这又使我对那场令人发指的武斗,有了全面的认识。郑建国杀了马卫东父子,当然是十恶不赦。可他杀人的时候,并不是为一己之私,或者说为了得到什么。他杀人,是为了一个虚幻的、壮烈的信念;对立面的‘红造总’成员,杀人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1977年开始,在那次武斗中杀人的凶手,不少被毙或被关,郑建国也逃不了。但那个时候,所有的死者家属,更多的是感到悲哀,而不是快慰。在此之前,枉死城里那117个所谓的‘冤魂’,早已大彻大悟,进入轮回了。所以,还是菩萨说得对:在一场人祸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自甘作孽,有很多人,是身不由己的。”
  “输了这两条,其实我已经大悟了,不用再在人间历练。但菩萨说,第三个赌,他还是要让我心服口服;再说,人间已经有我的位置,我不能就那样人间蒸发。所以,我再次把所有的记忆洗掉,回到人间,继续当那个人间秦广。”
  “到什么时候?”
  “到八年前,我在一场真正的天灾中,染病身亡。”
  “八年前?2003年?那人间的你,都已经41岁了,那么长时间……”
  “我知道你的疑问。其实在那二三十年中,每年菩萨都安排我回来一次,处理一些阴间事务。菩萨自有法力,他让我回来的时候,阴阳的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而我一到人间去,就只记得人间的事……好了,今天就跟你讲这么多,够你写很长时间了。我在人间的时候听说过,请你们来采访,是要给车马费的,但阴间没有这惯例,你看怎么办?”
  给我个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跟阎王爷要红包啊!虽然我很想趁机问他,我可以活到几岁,但想想还是不敢问了——人,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寿命好。

十三、恋爱中的阎王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564606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