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阴阳忧思录(秦广本纪完结篇)  

2007-07-19 21:10: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一直都有看你的专栏。”
  第二次接受我的独家专访,秦广第一句话就这么说。我受宠若惊,同时又感到一种隐隐的不安。
  “你的专栏是从2000年开始的吧。我在阳间活到2003年,我打工的城市,你们的报纸销量是最好的,每天下午,我都能找到人家看过的报纸看。所以我很清楚,哪怕是残酷的战争、追捕杀人犯等,在你们现代人眼里,都可以看成是娱乐事件。而阴间地狱对你们来说,又是一个比遥远的星球更加难以感知的世界,然而它又是近在咫尺,阴阳两界是平行并存的,所以,你们更有理由妄加猜测,闭门造鬼,并把它编出来娱乐读者。再说,我也知道你是生活所迫,养家糊口嘛,跟我当年在苏阳贴火柴盒一样,劳动嘛。这事无可厚非,放心,我不会因你胡编鬼故事而苛责你,那些编人故事,粉饰生活的,才会造恶业。但你要记住,大方向要把握好。”
  我发现,我的阴汗都流下来了。
  “从1985到2003,我在广东‘活’了18年。这18年,我基本是以一个普通人的面貌,混在庸庸众生中,体会城市打工仔的酸甜苦辣。虽然定期回地狱办公,但在阳间,我甚至都跟其他人一样贪生怕死。这18年的生活,跟我在玉嗣村、苏阳县城那18年相比,当然是大相径庭的。我想,等下一次采访,我再详细告诉你。这一次,时间差不多了,你下地狱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阳气会受损的。
  “最大的遗憾,就是楚铃1986年跟阳间的我结婚后,一直没能怀上孩子。开头几年,我们因为打工辛苦,不敢要。等到1991年,生活稍微安定一些,年龄也差不多了,努力了几年,却依然怀不上孩子。人间的我很苦恼,到医院检查,却把医生吓了一跳:我的精子成活率为零!
  “人间的我对此事绝望了,但回到地狱的我,却暗自庆幸:我到人间只是走一遭而已,要是有了后代那还得了!再说,地狱里,也没有哪个鬼有资格成为我的后代。我是第一个到人间体验生活的阎王,始作俑者,宁无后乎……”
  我飞快地打字,记录,不敢正眼看秦广,但听他的口气,要说对“绝后”一丁点遗憾的成分都没有,打死我也不信。
  “只是苦了楚铃了,一个女人,当不上母亲终是一辈子最大的憾事。后来我在地狱里翻看生死籍,原来她的前世是一位猎人,打猎的时候太过凶残,大小通杀,连不满月的兔崽子都不放过,合该有此报啊……”
  “那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我打断阎王的话。
  “2003年我染上非典‘死’后两年,她孤独地生活了8年,两个月前,51岁的她无疾而终,也下地狱来了。就因为她不在人间了,我才无所顾忌地把这一切告诉你。”
  “那你们在地狱里……”
  “有没有再续前缘是不是?哈哈,”秦广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很八卦的,这可是阎王爷的八卦新闻,更能卖钱是不是?”
  “不是不是,您误会了。我只是觉得,她这辈子积的都是善,应该有善报的。”
  “这个自然。但我是不会跟她见面的,我不能打乱了她的轮回,她下辈子是什么,我也不想知道。而她,她更是千秋万代都不会知道,她曾经跟一个到人间去的阎王,做过18年的夫妻……”

  癸未年二月初一,十殿阎王之首——秦广王从阳间归位,结束了42年的阳间历练。
  那一年,秦广与其他九殿阎王联名签下了整饬神治的最后一道阎王令:《关于停止冥钞流通的决定》。
  “为什么要停止冥钞流通?”我吃惊地问。秦广嘴角浮起一丝苦笑:“其实,我们实行的是配给制,货币在阴间本来就没有用处。我们默许冥币的存在,只是因为它在阳间的某些地方是一种支柱产业,关乎一方百姓的生计。阴间的神鬼得到阳间亲眷化来的冥币,只有违规到阳间,用障眼法把它变成阳币才能花出去。阳间是花花世界,那些不安分的鬼魂们有了钱,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偷渡回阳去寻求物质享受,无疑间,又加重了他们的罪业。”
  “可是,八年过去了,给先人烧纸钱的习惯在阳间依然没改变啊!”
  “唉,就因为如此,我才同意接受你的采访,请你把我的忠告,转告给阳世的人们:不要再做那些无用功了!我在阴间严惩神治的腐败,30年过去,无论老神新鬼,都不敢再到阳间作祟。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在阳间,在我生活过的那些地方,老百姓们依然在愚昧地敬奉那些根本就子虚乌有的神鬼!别的地方不说,单是玉嗣村的村民,这十年来就捐资建了两座神庙,而曾经被山洪暴雨冲垮的小学,却没人去管!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恕啊!”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我问。
  “我知道,这根本就是人类骨子里那股奴性、惰性、贪性在作怪!我佛如来早就劝诫过世人:人生是苦,可只有人类团结奋斗,才能把这苦痛的世界,变成常乐我净的西天极乐。有困难不思自己解决,抱定‘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思想,这样的人,我们帮他,不就助长了他的惰性和奴性吗?无论是神是鬼,接受了贿赂便不分是非曲直为行贿者办事,这跟人间的贪官污吏不是一丘之貉吗?我秦广在位一天,就要把这样的神鬼跟阳间的贪官一起打入三恶道,永世不得超生!”
  说到这里,他又强调道:“我虽是阎王,但很多重要决策,还得听地藏菩萨的。但在这一点上,他老人家也是完全支持我这么做的。”
  这问题我不是没想过,可秦广王的愤青式话语,还是让我目瞪口呆。但有一点我还是想不清楚:“可人一下地狱,不就明白了不用敬奉鬼神的道理了吗?”
  “不错,可是,你还是糊涂了,鬼魂重新投胎为人的时候,记忆是重新格式化的!”
  我无语。
  时间到了。最后,我答应秦广,一定把他的意思,向世人转达。
  临走的时候,我很希望趁着这难得的机会,见地藏菩萨一面。话还没说出来,秦广便说:“没这必要的。菩萨曾经发下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只要人同此心,菩萨,便长驻在你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