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恋爱中的阎王(秦广本纪之十三)  

2007-07-18 00:13: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年初,清查“三种人”的运动中,郑建国被抓了起来。初审的时候他就认了,他在武斗中杀了三个人,其中包括一个刚满周岁的婴儿。
  不久传来消息,郑建国在狱中“自绝于人民”。这个曾经风光一时的“红工总”小头目、前电影放映员,死后才明白,人生如戏,善恶有报,哪怕他收养的人是阎王爷转世,他也一样要堕入轮回。
  一夜之间,十六岁的秦广成了一个家庭的主心骨。郑建国死后,他老婆龙玉娇由傻而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整天在大街上跟另一个疯子刘静红学跳舞,饿了,就跑回家对秦广说:“我要吃饭。”
  秦广在澡堂里的微薄工资,已经养不了两个人。还是火柴厂一个领导看他可怜,贴火柴盒的技术又很娴熟,便把他招进了火柴厂,成了一名正式职工。
  活着,原来是这样的不容易。
  地藏不再在井里跟秦广沟通了,在他的安排下,秦广不定期归位,处理该他处理的阴务。每次下去,前尘往事便历历在目,而一回到人间,秦广又忘了阴间的一切,正正常常地做人。
  十八岁那年,一个女孩悄悄地走进了秦广的生活。
  因为家庭的原因,秦广在厂里总是沉默寡言地埋头干活,从不主动跟别人搭话。有一次,他把一车火柴梗推到包装车间,路上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孩,火柴梗也散了一地。
  秦广慌了,连连说对不起,停下推车,就捡起地上的火柴梗来。
  捡着捡着,他发现地上多了一双手,也在帮他捡火柴梗,抬头一看,是一张红通通的好看的脸。
  女孩叫楚铃,比秦广还大一岁,是顶她父亲的职进了火柴厂的。两人在地上捡了快一个小时的火柴梗,捡完了,楚铃盯了秦广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
  秦广呆呆地站在原地,感觉像捡到了什么宝贝,却又触摸不到。
  从此,下班后秦广便经常能遇到楚铃。秦广走路,楚铃骑一辆漂亮的女庄凤凰单车,像一只蝴蝶穿梭于下班的灰色人流中,看得秦广目瞪口呆。
  不知从哪一天起,楚铃开始邀请秦广坐她的车;
  不知从哪一天起,楚铃开始教秦广骑单车……
  一些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比如温暖、甜蜜、忧愁、酸楚、思念……开始像杂草一样在秦广的心里慢慢滋生。仿佛做了十八年的人,秦广才明白,原来,人是感情动物。


  “原来,做人也并不是那么苦的……可是,我怎么可以那样呢?这会不会又害了一个人呢?”
  在地狱里,看到人间的秦广和楚铃,秦广王忧心忡忡。
  地藏笑了笑:“既然让你做人,你就该有七情六欲。放心吧,这一次,她将不会像你身边的其他亲人一样遭到厄运的。你接着往下看吧……”


  多年来疾病缠身,又疯又傻的龙玉娇终于在一个冬日的晚上得到了解脱。弥留之际,龙玉娇的眼神突然十分清澈起来,她撑起身子,指着秦广失声尖叫说:“你!原来是你!”秦广面对着这个毫无感情的女人,默默无言,只是尽一个养子该尽的责任。
  龙玉娇死后,城西的疯婆子刘静红也如同约好般相继而去。苏阳县城的很多人都说,刘静红是在疯狂地跳了两天两夜“忠字舞”之后,突然一口气咽不下而死的。死的时候,她还保持着“朵朵葵花向阳开”的舞姿,那向天张开的双手,又像把一个婴儿高高举起,献到祭坛上。
  那是1985年,这两人的离去,也仿佛昭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二十四岁的秦广好像突然间又无依无靠,那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从玉嗣村到苏阳县城一直困扰着他,使他变得越来越沉默。
  幸好还有楚玲。尽管楚玲的家人多年来一直反对她与这个穷小子的来往,但这个火柴厂的女工却几年如一日,一直用她的倔强维持着对秦广的关爱。
  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被盛怒的父母赶出家门的楚玲,来到了秦广破漏的家中。
  两人相对着默默无言。
  一道闪电划过,楚玲尖叫一声,扑向秦广怀里。秦广浑身一颤,一滴泪流了下来,一句连他自己都莫名其妙的话脱口而出:“楚铃,我不可以这样的……”
  楚玲用手指捂住了他的嘴,说:“只要我们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秦广,我们离开这小县城,到南方的大城市去!现在很多人都涌到那边打工,那里应该也有我们的一席之地!”
  像一部剪接错乱的电影,一生中所有的片段一鞭子一鞭子地抽了过来:童年魔幻般的玉嗣村,少年阴森森的古井,千枝婆颇俱玄机的话:“我看出来了,你这一辈子,有时候是人,有时候,是鬼……”
  似幻似真。秦广看见楚玲的手,已把自己的衣服一件剥下……接着,她又把手伸向他……
  秦广闭上眼睛。
  一声炸雷,石破天惊……
  望着那殷红的血迹,秦广脑里一片空白,他抱住自己的头,痛苦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楚玲娇羞地说:“你傻啊……”秦广摇摇头,说:“我是说,我以前很多事,我都想不起来了……”
  “你只要记得我,就行了,明天,我们就出发。”

  在地狱里,秦广和地藏回看着这一幕……良久,秦广长叹一声说:“菩萨,这是可以避免的,是不是?”
  “你别无选择,秦广,从你答应出世为人起,就注定了有这样的因缘。我们常说往生极乐,你看到的,你所经历的,就是人间的极乐天堂,你不历练一番,怎么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甘愿为此而下地狱?”

十四、人有病,天知否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579848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