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分身有术(秦广本纪之十)  

2007-07-13 17:46: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放映失火事件,郑建国失去放映员那份肥缺后,家里的经济一落千丈,龙玉娇难产后一直体弱多病,城镇居民的那些配给,根本就是杯水车薪,现在又多了一个正在发育的嘴,窘迫的情况可想而知。
  郑建国在连遭厄运后变得那么迷信,这也是龙玉娇始料不及的事。一个落跑和尚的话,就让他深信不疑,太令人不可思议了。龙玉娇甚至怀疑,秦广会不会是郑建国以前在乡下跟谁乱搞后留下的私生子?她算了一下,秦广今年12岁,郑建国才30,如果是他生的,那么,他十七八岁时就得……这仅仅在理论上存在可能性。
  秦广每天包下家里所有的家务活,龙玉娇觉得还不够,总得让他创造些经济利益,才不枉了那些白花花的米饭。
  在老婆的不断催促下,郑建国用上了所有的老关系,终于在县火柴厂找到可领回家的活计:贴火柴盒。贴一百个火柴盒,报酬是5分钱(可买一根加红豆的冰棍),龙玉娇给秦广下达了死任务:每天要贴两千个,贴不完,不给饭吃。
  秦广什么话也没说。当然,说了也没用。
  白天家务活多,秦广只能抽空贴,一天总贴不了三四百个,剩下的,他都是在夜里完成的。每天早晨,秦广把早饭做好,龙玉娇起床的时候,便看到两千个贴好的火柴盒整整齐齐地码在院子里。
  不久,龙玉娇起了疑心,是因为她跟一个家里也在贴火柴盒的老姐妹聊天的时候,听到那老姐妹一家人齐上阵,一天也只能贴一千多个——秦广那个小孩,怎么有那么大的能耐?莫非,郑建国那天杀的心疼他,半夜趁我睡熟,偷偷帮他贴?
  疑心使龙玉娇做了一个后来证明是非常愚蠢的举动——半夜起来监工。
  第一天夜里十二点,龙玉娇醒来,发现丈夫好端端地在睡在床上。她蹑手蹑脚地走到秦广住的杂物间,一看,那些白天糊不完的火柴盒根本就没动,而秦广却躺在木板铺上酣睡!好啊,我看你明天怎么交代!
  第二天早上龙玉娇一起床,傻眼了,两千个贴好的火柴盒又整齐地码在院子里,而秦广依然精神十足,一点也没有睡眠不足的样子!
  第二天晚上,龙玉娇一点都不敢睡,支着耳朵,听着杂物间那边的动静。
  十一点,有动静了!龙玉娇把眼睛贴近门缝,正盯着,忽见一个人影一闪,飘出了院子!是秦广!
  龙玉娇开了门,悄无声息地跟了出去,月黑风高,只见秦广在井台边晃了一下就不见了——天哪,该不会是受不了,投井了吧?
  龙玉娇手脚发颤,转身回去想把丈夫叫醒,走到杂物间门前,忽听里面又传来一阵奇怪的沙沙声,忍不住推开门一看:老天,只见那些火柴盒在桌子上自已动着,无形中仿佛有几十双手,正在为它们贴上商标!可是,吓得龙玉娇心胆俱碎的还不是这个——她看到,在那张木板床上,秦广微屈着身子,轻轻地打着鼾!
  他刚才不是出去了吗?
  一阵天旋地转,龙玉娇当场昏厥过去。
  井里,残酷的往事如烟,一幕幕,如不讲技巧的蒙太奇。

十一、六趾狂魔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535309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