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井里乾坤大(秦广本纪之九)  

2007-07-12 21:57: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建国的老婆龙玉娇一看到秦广,便打心眼里不喜欢他。龙玉娇认为,如果郑建国遇到的那和尚说的对,那么,她那个因难产而保不住的孩子,冥冥中,跟这乡下来的小孩有莫大的关系。还有就是,秦广长相奇特,让人讨厌。
  十二岁的秦广骨格清瘦,身高近一米七,走起路来像一根竹竿。而他那张脸,也是让人看一眼就难以忘怀的:双眼奇大,颧骨高耸——用龙玉娇的话说,“一点都没有人样”。
  秦广本来应该上初中了。但郑建国把秦广带回家,仅仅是像从庙里求了一个平安符回来一样,没怎么把他当“儿子”看。所以,书也是不让秦广读的。一个乡下小孩,能进城,就已经是万福了,还想读书?
  秦广才不管这些。他的注意力,被郑家院子里的一口深井吸引住了。
  在小小的苏阳县城,那年月,自来水还只是一种遥远的传说,居民们吃喝洗涮的日常用水,主要是靠自掘的水井。也许是地壳构造的差异,苏阳县城里的井,深浅不一:深的两三丈,浅的井水几乎齐井口。郑建国家院子里的井,是属于比较深的那一种,从井口望下去,黑咕隆咚深不可测,井水反射着天光,仿佛挂在高天的一轮满月。秦广有时候趴在井沿,望着那“月”,神思恍惚,仿佛那井里的月,沉淀着许多似曾相识的往事……
  秦广一来,郑家的杂务就全都堆给他了,这里面,当然也包括打水。秦广在玉嗣村里干过农活,力气比起同龄的城里孩子来,还是要大很多的。饶是如此,他第一次从那口井里打水的时候,还是差点被那桶水扯了下去——他用脚抵住井墙,把绳子勒在肩上,咬紧牙关,一点一点地把那桶水拉了上来。最后他全身酸软,瘫坐在地。龙玉娇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别以为不干活就有干饭吃!
  夜里,秦广开始做梦,跟井有关的梦。梦里,那口井变得很大很大,井里好像是一个他所熟悉的世界,有宫殿、有马车……一觉醒来,他会走到井边,呆呆地朝着井里看。
  “秦广——秦广——”一天深夜,刚合眼的秦广忽然听到,井里好像有人在叫他!他迷迷糊糊,走出小房间,走到井边朝里一望,什么都没有……
  突然,一股力道将他一推,他猝不及防,一个倒栽葱——
  死了!
  秦广来不及大叫一声,便觉得整个人被什么托住了,稳稳地站住。抬头望上去,井口是那么高、那么远,仿佛挂在天上的一轮满月……可是,怎么井里没有水呢?
  “秦广,我等你很久了。”
  一个带着嗡嗡回声的声音,突然从周围响起。秦广再次吓了一跳,“谁,你是谁?为什么不出来?”
  要是其他小孩,在井里听到这么神秘的话,吓都吓死了。可秦广一出世,什么怪事没见过?他只是环望四周,想找出那个说话的人来。
  黑漆漆的井墙,似乎到处都是张开的嘴,根本就看不到有人在说话。
  “我是谁,你以后就知道了。秦广,你现在要知道的,是你应该做些什么。”
  “我知道,”秦广索性不找了,“我每天,要做饭、洗衣服、打水、扫地……”
  “唉——”那个苍老的声音长叹一声,“秦广,这只是你必经的小小磨炼。你该做的,是大事。”
  “大事?我一个十二岁的小孩,能做什么大事?”
  “这个问题,现在先不说,免得吓着你。你现在坐下来,听我给你讲故事……”
  秦广在井里盘膝坐下,抬头望望那片圆圆的、像满月般的天。
  “秦广,我把你放在玉嗣村十二年,是为了让你体验一下人间生老病死的苦痛,同时也让你看看,地狱里那些恶鬼,来到人间后,山高阎王远,是如何的作恶多端。这些情况,在地狱里,是看不到也想像不到的。我以前提醒过你,不同意你取消炼狱,你总是不信,总是说人之既死,其魂也善。后来你看到了,玉嗣村那么贫穷的地方,凶神恶煞们,也要敲诈勒索一番。村民们敬奉稍为不周,它们动辄就钩魂索命,甚至冒充子虚乌有的神祗骗财骗色。最可怕的地方,就是那些遭受欺凌的村民,一旦死去,多年善人熬成鬼,反过来又会成为新的凶鬼恶煞,继续向活着的人变本加厉横征暴敛……你来到这座县城,也是我安排的,在这里,你也将呆上十二年。在这新的十二年里,我想让你体会到,人性中善恶的一面。六道轮回,善恶也在轮回,但所有善恶的根,都源自于人道……”
  秦广听着,脑里迷茫一片,似懂非懂。那个声音接着说:“我知道,现在说太多,你也糊涂,将来你归位后自会明白。现在,我要求你做的事,很简单,就是坐井观天。”
  “坐井观天?”
  “对,每天子夜时分,你就到这井里来,坐在这里,井口那圆圆的天空,会为你演绎很多以地狱里看不到的故事……不信你现在看看——”
  秦广眼里,井口那圆圆的天空突然像一面大镜子一样,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女人正在床上痛苦地翻滚,她的身边,两个熟悉的人正在忙碌着,一个是他父亲秦来旺,另一个,是他的师父千枝婆!再仔细一看,床上躺着的人,不就是他那死去的母亲吗?接着,一胖一瘦两个透明的人出现在床边,两人都是宽袍大袖,留着胡子。胖人问瘦人,你准备好了没有?瘦人点点头。胖人猛地将他一推,瘦人向床上扑倒下去,两人都不见了……蓦地,床上的母亲将身子一弓,哇的一声,一个婴儿出世了!千枝婆高兴地说,是男崽!秦来旺望了一眼窗外,有点兴奋地说,就叫秦广吧,易记易写……
  秦广看得目瞪口呆。
  画面消失了,井口的天空,又变得像一个圆圆的满月。那个声音响起来:“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出世时的情景。”
  “为什么,我妹妹出世时,我也看到,有一个老太婆也跳进了我娘的肚子里?”秦广不解地问。
  “这么低级的问题,你师父千枝婆没跟你说吗?那是她失职了。现在我们先不说这个,我要告诉你的,是有关枉死城的事。”
  “枉死城?是不是阴间地狱里的枉死城?这个我师父说过……”
  “她怎么说?”
  “她说,凡是在阳间含冤受屈而死的人,就会落到这城里受刑。”
  “胡说!”那个声音骤然大起来,接着又叹了一声,“唉,真的是一做人,你就什么都忘了。好,我告诉你吧,含冤受屈而死的人,怎么还能再到枉死城受刑呢?如果这样,还怎么体现善恶有报呢?世人对我们,误会实在太深了。真相是,冤屈而死的鬼魂,都要等到害死他的凶手死后,捉拿归案之时,亲眼看到凶手受尽苦刑,心中的怨恨方可消除。而此冤死的鬼魂,重新投胎为人之日,我们方将凶手提出,解往各殿的地狱,按其恶业深浅,收禁去受刑……”
  “人死了,肉身就消失了,受刑时还会痛吗?”
  “会,当然会,灵魂的痛,比肉身的痛要痛上千倍万倍。肉身痛到极点,到死亡为止;而灵魂的痛,是永无止境的,不可能再死一次。阴间八重大地狱、十六小地狱,加上血污池、枉死城,大大小小一百三十八处,都是灵魂受刑的地方。”
  “我师父又错了?她说有十八层地狱。”
  “那是世间的谬传,哪止十八层……好啦,先不说这些。”
  “你要我来这井里观天,跟枉死城有什么关系?”
  “当然大有关系。坐下来,你听我说——”
  秦广乖乖地坐了下去。
  “五年前,苏阳这座小城里,发生了一次大型的武斗。武斗双方,共死了117人,那些人,当然都是枉死的,死的时候他们以为他们死得很壮烈,死后才发现自己死得很傻,死得不明不白。所以,按阴间律法,他们聚在枉死城,必须等到直接造成那次武斗的罪魁祸首死后,到枉死城受刑,那117个鬼魂,才心甘情愿地去投胎。可是,我查了一下生死簿,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根本查不到谁是那次武斗的罪魁祸首!这种事,在阴间还是第一次!我向天庭申请查阅神仙谱,天庭只是答复说,武斗的罪魁祸首,过几年会死的。但他死后,因为种种原因,阴阳两届,都还不能宣布就是他。还得再过五十年,他才会遭到人民的鞭尸。他是谁,那是天机,无可奉告。就这样,天庭驳回了我的申请。天上人间,我们都管不了。可那117个鬼魂,天天在枉死城外鼓噪,长此下去,阴间所有的鬼,都会说我们惩罚不公,鬼心不安,也是很麻烦的。”
  “这么大的事,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秦广还是疑惑。
  “不是‘你们’,是‘我们’。此事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是找出那次武斗事件的幕后黑手的替死鬼……”
  “然后把他送下枉死城?”
  “先给那些冤魂们有个交代。天庭已经答应了我,将那次武斗前前后后的情景,在这井口回放给你看。所以,你要做的事,我说过了,每天夜里子时,到这井里来,直到找出替死鬼为止。”
  “那好吧。可我怎么……下来和上去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先把你送上去。”
  话音未完,突然一股大力把秦广托了起来,眨眼间,他已站在井沿上。

十、分身有术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500627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