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阴阳乌鸦一般黑(秦广本纪之五)  

2007-07-08 01:02: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多年前,玉嗣村一支“出山”(出殡)的队伍,吹吹打打地,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最后一直走进了童年秦广的记忆深处。
  那一年秦广七岁,刚上学。那一天他放了学,一出校门,便跟一副薄木棺材打了个照面——秦广脑里突然嗡的一响,那棺材蓦地变得透明起来,棺材里躺着的人,里三层外三层裹着草纸,草纸中间,塞满了茶叶、白米等东西。透过这些障碍物,棺材里那张木刻般的脸孔,依然清晰可辨——秦广认出来了,那是邻居秦权叔公,几天前,秦广在路上遇到他时,他还给了秦广一颗一分钱的“地球糖”!
  棺材里的秦权叔公眼睛突然睁开,看了秦广一眼,微微一笑。
  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从秦广头顶传到脚尾。
  一起从学校出来的伙伴们,被这当头棺材吓得抱头鼠窜。几百年来,一代传一代,村里的大人们都告诉过小孩,在路上遇到扛棺材的,尽量避开,不要当头对面,否则读书就不聪明,甚至会倒霉三年。
  秦广没躲,他只是呆呆地站着不动。直到那些孝眷人等,真哭的,假哭的,捧香的,撒纸的,整支队伍从他面前经过,秦广才模模糊糊地意识到,秦权叔公要去的,是一个他也熟悉的地方,而且,这一去,他就不回来了;再回来,也不是他了……
  童年秦广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跟着“出山”的队伍移动。
  出了村,已是午时,天空阴沉得像棺材里秦权叔公的脸。一张纸片随风飞舞,最后贴在秦广脸上。他吓了一跳,抓下来一看,纸片圆圆的,中间有个四方的孔——
  钱,这不是钱吗?秦广差点喊出声来。虽然这“钱”长得跟他平时斗胆向父母要的一分两分的钱不一样,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这种钱,他熟得不能再熟了……奇怪,除了刚才看到棺材前面的人不停地抛撒外,还在哪里见过这些钱呢?
  他回头望去,这才发现,纸钱铺了一路。
  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呢?
  鬼使神差,秦广弯下腰,将那些散尸一地的纸钱一张张捡了起来。很快地,他手上便有了厚厚的一沓。
  路两旁看热闹的人,看到一个小孩在捡纸钱,像见到鬼一样,纷纷冲着他喊:“快扔下,不能捡!这小孩,谁家的,怎么没教示!连纸钱都捡!”有人认出来了,便说:“来旺家的,打小就是一个怪孩子!不管他了,他父母都不管的。”
  正捡得兴致勃勃,秦广突然一头撞在一双脚上——那双脚穿着一双棉布鞋,腿上裹满了草纸。
  秦广抬头一看,是秦权叔公。奇怪,他怎么从棺材里跑出来了?
  “阿广仔,快把钱还给我,你怎么可以捡叔公的钱?枉我几天前还给你糖吃哩!快扔掉!”叔公冲秦广喊着,明显生气了。同时,他又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地头官啊,小孩不懂,你别怪罪,我会托梦让未亡人多烧一些孝敬您!”
  秦广脑里乱成一团麻。叔公说的话,我怎么似懂非懂?
  “叔公,这些钱是给谁的?你家跟我家一样没钱,干嘛还要给别人钱?”
  七岁的秦广,问话所用的竟是大人的口气。
  “哎呀,你一个七岁小孩,管我们这些先人的闲事干什么?叔公要赶路,你别给我耽误了。告诉你,有钱走遍阴阳,无钱寸步难行,为了筹这些买路钱,我儿子把家里的猪崽贱价卖掉,还货了高利——没有这些钱,叔公我到不了阴司,过不了奈何桥,会成为孤魂野鬼啊!日色不早,你别闹了,快把钱扔下,叔公到了那里,会保佑你读书聪明、快高长大的!”
  秦广听得目瞪口呆,不情愿地将纸钱扔下。叔公摸摸他的头,叹了口气,走了。
  一阵风过来,秦广扔下的纸钱被卷了起来,和空中原来飘扬的那些合在一起,纷纷扬扬,消失在不可知的远方。
  秦广猛跑一阵,赶上队伍。他看到,秦权叔公又躺在棺材里,眼睛,安祥地合着。
  秦广有不懂的事,都会去问千枝婆。这一次,他没把他见到的全都说出来,只是问,阿婆,怎么人死了,出山也要交买路钱的?
  阿婆叹口气说:“阿广啊,你还小,不知道。阴阳乌鸦一般黑,只要能管点事的,吃、拿、卡、要,鸡过都要拔根毛。人死了,阴魂要归阴府,一路上,土地公、地头官、还有引路的伴魂姑、伴魄嫂,都得塞点钱,这黄泉路啊,才能走得顺。到了阴间,奈何桥头,把桥的桥官,也要钱,不给就封桥。时间一到,阴魂过不了桥,就会成为孤魂野鬼,无法轮回、无法超生。所以,死者家属,再穷的,借高利货,也要买纸钱,一路孝敬。”
  秦广一听,恨得牙痒痒的,说:“这些鬼官也太可恨了!人死了家属就够惨了,还要收人家的钱。有一天,要是我能管得了他们,一定要把他们严办!”
  千枝婆眼里,忽然闪出一丝奇异的光。她知道这孩子肯定是“天上有星”的,她没看错人。

  阳历十一年后,归位的秦广,毫不手软地将土地公、地头官、伴魂姑、伴魄嫂及奈何桥官等鬼吏全打入无间地狱,又在一份他自己亲自拟定的《严禁向死者家属收取买路钱》的阎字第26号紧急通知上,庄严地盖上自己的朱红大印。

六、冒牌天神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444670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