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招魂(秦广本纪之三)  

2007-07-05 01:23: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广的弟弟秦积、妹妹秦粮分别比他小两岁到四岁。
  天意冥冥,“秦广”这个名字,确实是他父亲取的。那一年的二月初一,秦广一声不响地来到阳间的时候,一道哑电突然闪过,秦来旺无意间望了一眼窗外,看到对面墙上有一个红色大字:“广”,他随口就说,就叫秦广吧,易写易记。
  第二天秦来旺走出家门,才看清楚那面墙上,“广”字的后面是“积粮”两字,于是,秦广的弟弟妹妹尚未出世,名字便先有了。
  在秦广的记忆里,弟弟秦积出世的时候,他好像不在场。但他妹妹秦粮怎么来到阳间的情景,他却记得一清二楚。那天中午,喝完两碗番薯粥,母亲把弟弟秦积哄上床,便挺着大肚子下了田。秦来旺盯了老婆的肚子一眼,呵斥了秦广一句:“看好弟弟!”把锄头一扛,也跟着出了门。
  农民就是这样,农忙时节,哪怕是即将分娩,也要下田挣工分。
  秦广在家里百无聊赖。父亲吩咐他看好弟弟,他便搬了一张凳子,坐在眠床前,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弟弟看。
  不知过了多久,秦广突然发现,熟睡的弟弟身上,又浮出来一个弟弟!
  这是怎么回事?五岁的秦广下意识地伸手拍了那个浮上来的弟弟一把,他又乖乖地回到那个睡着了的弟弟身体里。
  过了一会,弟弟又一分为二,另一个弟弟又浮上来!他朝秦广眨了眨眼,慢慢往上飘。秦广又伸手一拍,他又缩回去。
  秦广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隐隐觉得,此事必须跟父母说。于是他站起来,走出家,把门关上,就往田里跑去。
  跑到田头,秦广突然看见父亲坐在稻穗里,怀里抱着母亲。母亲不停地呻吟,额头上汗珠滚滚而下。远处,一头猪朝他的父母跑来,一个老太婆在后面撵着那头猪。猪近前来,秦广一看,咦,那不是家里养的那头花猪吗?父亲前两天刚把它卖给屠宰场,怎么现在又跑出来了?它后面那个陌生的老太婆又是谁?
  前面那头猪跑得快,一头便朝秦广的母亲身上撞。秦广感觉不妙,纵身一跃,挡在母猪前面——可他挡住了母猪,却挡不住那个老太婆,只见她猛地跳起来,在空中头下脚上,硬生生插进了秦广母亲的肚子里!
  秦广来不及惊叫,便听得哇的一声,一团血污,从他母亲两腿间掉了下来,母亲的血,顿时染红了稻田。
  秦粮出世了。
  手忙脚乱的父亲一回头看到秦广,大喊一声:“还不快去你千枝婆家,告诉她,你妈生了,快请她来!”
  秦广应声而去。跑了几步,听到父亲叹了口气,说:“好,又多一份口粮了……”
  那语气,不知是高兴,还是忧愁。
  秦广跑回村,径直跑进了专为人接生的千枝婆家。千枝婆正在叠纸元宝,见小秦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成句,她立刻明白了,拿了接生包,牵着秦广的手,撒开小脚就往秦广家跑。秦广摇摇头:“不、不,田洋东……”千枝婆叹了口气,掉头往田里跑。
  田头上,秦来旺只知道不停地喂老婆喝水,泥土里的婴儿他连看都不敢看。千枝婆一到,秦来旺如遇救星,嘴里却只会不停地说:“妈妈的、妈妈的……”
  千枝婆熟练地为秦广的母亲剪脐带、止血污……看着这血淋淋的一幕,小小秦广的心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的出生,会是这样的血腥污秽?如果这情况不可改变,那我……我出生一次,也就够了。
  等一切忙完,回到家里,众人七手八脚把母亲扶上床,千枝婆无意间瞟了躺在床上的秦积一眼,叫了一声:“不好!”出手如电,一把掐住了秦积的人中。可无论她怎么掐,秦积一点反应都没有。父亲秦来旺慌了,问:“千枝婆,秦积他怎么了?”千枝婆说:“你摸摸他额头看看!”秦来旺伸手摸了一下,手像触电般猛地一缩:“妈妈的,怎么这么烫?”
  千枝婆眯上她那双混浊的小眼睛,打量了屋子一周,喃喃道:“该喊魂了。”
  “妈妈的,我出门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就得喊魂了?”秦来旺说。千枝婆不满地瞟了他一眼,指着屋角的“地主神位”说:“都怪你们,家里有小孩,你就是饿得要死,地主神逢初一十五也是要敬的,哪怕一个地瓜也好,你们倒好,肯定几个月没上供了!”
  秦来旺猛拍自己脑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家里所有的脸盆、锅等铁器都动员起来了,千枝婆、秦来旺、秦广一人拿一件,兵分三路,按千枝婆的吩咐,在村里喊起魂来。
  秦广手里拿着一个脸盆,用木棍敲着,边走边喊:“阿弟,天黑了,跟我回家了——”
  天真的黑了下来。秦广边走边敲,慢慢地上了后山。他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用,但既然千枝婆吩咐,喊就是了。
  风从树梢间刮过,把秦广稚拙的喊魂声带到远处。
  路渐渐地看不清了,秦广想,喊不到了,该回去了。刚想转身,突然,前面出现了三个人,飘飘忽忽地走着!秦广仔细看了一眼,妈妈的,那三个人走路,竟然都是脚不着地的!咦,中间那个被架着的小孩,不就是弟弟秦积吗?
  “弟弟,跟我回去!”秦广发疯般地喊起来,同时发足狂奔,向他们扑过去。
  三个人转过身来,秦积茫然地看着秦广,他身边的两位,脸色惨白,恶狠狠地盯着他。
  “弟弟,跟我回家!”
  那两人放下秦积,猛地向秦广扑来——刚到秦广跟前,突然,他们像见到什么凶神恶煞般,双双向秦广跪下!
  秦广晕了,怎么回事?他想起那个给他鸭子的老人,一见到他,也是这样向他跪下……怎么他们都要跪我?
  那两人向秦广磕了几个头,一言不发地飘走了,头也不回。
  秦积也飘起来,脚不着地,朝家的方向。
  秦广跌跌撞撞跟在秦积后面,可根本就跟不上。
  回到家,却见弟弟秦积正坐在床上揉眼睛。见到秦广进来,秦积咧开嘴,笑了。

四、千枝变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390007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