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以鸭还鸭(秦广本纪之二)  

2007-07-03 22:12: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令人绝望的日子里,缺衣少食的秦广三岁了。
  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导致他骨瘦如柴,头大无比。
  三岁那年的夏夜,村东头的晒谷场上,秦广正跟几个小伙伴玩“摸死鲤鱼”的游戏——农村小孩没啥好玩的,大一些的可以玩“打仗”,找个“地主崽”来尽情地戏弄、虐待,小的就只能“摸死鲤鱼”了。所谓“摸死鲤鱼”,跟“捉迷藏”很像。不同的是,当“渔人”的小孩要用布巾蒙住双眼,做“鲤鱼”的不用躲藏,只须在“渔人”周围骚扰他、激怒他,“渔人”抓住一条“鱼”,那“鱼”就成了“死鲤鱼”,由他来当渔人的替身。
  游戏一开始,秦广被选为“渔人”。他接过布巾,在另一个小伙伴的帮助下,将双眼蒙上。
  “鲤鱼”们高声笑喊着,在秦广身体周围游动,秦广则伸开双手,在黑暗中随意乱抓。
  渐渐地,“鲤鱼”们的声音似乎渐渐远去,秦广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点光。他忽然觉得周围很安静,静得他老是听到一阵一阵的呼哧声,从自己鼻孔里发出。那些伙伴们都哪里去了?他不敢自己解开布巾——小小的他,虽然不懂得什么叫“游戏规则”,但他也知道,如果游戏中途解开布巾,那以后都没人愿意跟他玩了。
  秦广蓦地感觉到,前面还有一条“鲤鱼”,应该很容易抓到……
  他暗中判断好“鱼”的方位,蓦地伸出手去——似乎抓到了衣角,可又被那“鱼”溜了。
  秦广凭着那点光的感觉,一次次出手,一次次扑空。他感觉到自己不断地向前走,脚下的路很崎岖,可他一次都没摔倒,因为脚步是轻飘飘的……
  不知走了多少路,秦广感到害怕了。他第一次想把蒙眼的巾布扯下来,可最终还是又不敢。
  突然,秦广感觉,那“鱼”这一次真的站住了!他刚想伸手,只觉眼前一亮,蒙眼布被人摘开了。
  一个老人站在他面前。
  奇怪,怎么是老人?那些“鲤鱼”游到哪里去了?这里怎么到处是树木和石头?晒谷场呢?
  老人看着秦广,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出一句秦广听不懂的话来:“唉,秦广啊秦广,何苦呢?”
  “这不好玩!”秦广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我给你鸭子玩。”老人说着,变戏法似地拎出一只小鸭。
  由于在他出生前那场瘟疫使全村的三鸟都死光了,三岁的秦广从没见过鸡鹅鸭等家禽。但他一见到这毛绒绒的小生命,心里不由生出一股由衷的怜惜,把它捧到腮边,亲切地偎着、蹭着。
  “带回家,好好地养着它。我们欠这里太多了……”说着,老人突然不见了。
  这是秦广自主记忆的开始。可后来他怎么也想不起,那天晚上,他究竟是怎么回去的。印象中,当那些“鲤鱼”们突然看到他消失了一会,又再次出现时,手里竟抱着一只小鸭子,眼里满是惊奇。
  让玉嗣村人又惊又喜的是,秦广带回村的那只鸭,奇迹般地活到了第二天。而且,一直活了下去。
  既然这只鸭能活下来,那其他应该也是可以的。
  于是,渐渐地,全村的鸡鹅鸭又多了起来。三年不知肉味的秦广,终于在四岁那年的春节尝到了鸡肉的美味。
  多年以后,当秦广知道那个送鸭给他的老人是谁的时候,他叹息一声:自己欠玉嗣村的,竟还是由他来还,惭愧。

三、招魂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3715988.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