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秦广出世(秦广本纪之一)  

2007-07-02 22:02: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毫无征兆的瘟疫袭击了玉嗣村,全村所有的家禽,一夜之间死了个精光。
  那年月,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鸡鹅鸭的大面积非正常死亡,还是令全村陷入一种莫名的恐慌之中。村民们欲哭无泪,偷偷跑到在运动中被毁掉的福德庙遗址给福德老爷烧香赔罪。
  头炷香刚点燃,福德庙仅剩的一堵墙当即轰然倒塌。
  除了千枝婆,没有人将这些异象跟第二天村西头秦家一个男孩的出世扯上关系。非常时期,谁的生死都吸引不了其他人的注意。对于还活着的人来说,家中经济支柱——鸡鹅鸭的生死,更有令人揪心的价值。
  现在,做为神的福德老爷都难保一堵栖身的墙,人还有何怨言?
  让村民更加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三年,玉嗣村再也养活不了哪怕是一只麻雀。不信邪的村民们从外地将活蹦乱跳的三鸟买回来,没有一只能活到第二天。
  没有历史资料能证明,五十年前那场只发生在玉嗣村的瘟疫,是否就是今天的禽流感。
  而在接生婆千枝婆的记忆中,农历二月初一那一夜,秦广是伴随着一系列不祥之兆降临玉嗣村的。
  突发的鸡瘟,千枝婆还不太把它当一回事。毕竟,这样的瘟疫,三五十年总要来一次——最可怕的是,村南面的玉带河水倒流了一夜!
  千枝婆是在去秦来旺家接生的路上发现玉带河异象的。当时她背着接生包,手里拿着手电筒,沿着玉带河,从村东走到村西。离秦来旺家还有近百米的时候,走着走着,千枝婆忽然觉得有啥不对劲——太静了。对了,玉带河水怎么不响了?
  她拿着手电筒朝水面上一照——水是静止的。她以为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手电光在水面上来回扫了个扇形——没错,水平如镜,不流了!千枝婆俯身捡起几片路边枯叶,放进水里——
  树叶在水面上仿佛被吸住般一动也不动!
  平时在玉带河边洗衣服,谁一不小心,一个抓不稳,那衣服就随着河水漂去了啊!
  千枝婆双腿一软,立马就蹲在地上。
  糟了,真是“天年尾”(农村人指“末日”)到了!
  可这时,秦来旺老婆临产的喊叫声一阵紧似一阵地传来。责任心使千枝婆一咬牙,迈开小步,朝秦家跑去。
  一脚跨进门的时候,产妇羊水刚好破了。
  千枝婆把玉带河的异象置之脑后,镇定地指挥秦来旺配合她接生。
  一道哑电闪过,天地如同白昼。
  秦广出世了。
  “带把的,是男的!”秦来旺欣喜地大叫,“多了一份劳力了!”
  千枝婆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她剪完脐带,右手一把将婴儿的双脚倒提起来,左手猛拍婴儿的屁股——
  不哭。
  就是一声不哭。
  千枝婆心里一凛,仔细检查一遍,那婴儿虽然不哭,呼吸却是正常的!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灾星?
  千枝婆不敢再想下去,吩咐好秦来旺一些注意事项,留下些尿布作礼物,便匆匆离开了秦家。
  走没几步,终于听到玉带河的流水声了。千枝婆松了一口气,她想,回家翻查一下“玉历”,算算是这是什么怪事。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还好,河水的声音让她感觉稍微踏实了些。可走到快一半路,当她无意间又把手电光照到河面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走错路了——玉带河水从西往东流,她回村东头的家应该是顺水走才是,怎么走着走着逆水走了?
  转过身,顺着水走。边走边用手电照着水面。
  没错,一直顺着水走,家应该快到了……一抬头——老天,怎么又走到秦来旺家来了?再看看水面——水原来是从东往西逆向而流的!

二、以鸭还鸭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354926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