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十、假足真凶(4)(《破月》)  

2007-06-14 23:50:37|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鱼声声中,区元一觉醒来,阳光已把客舍照得亮堂堂的。他揉揉眼睛,愣了一会儿,想起来,自己是在佛堂里。昨天晚上,惠天婆拿给他几本佛经,对他说:“区先生,你要是很想说话、又不想一说就停不住的时候,诵读佛经是最好的控制办法,你一遍又一遍念下去,心境清凉,就会觉得,人世上的话,大多都是废话,没几句是非说不可的。”
  睡前,区元挑了最短的一篇《佛说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一遍遍反复地诵读,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竟是一夜无梦。
  穿好衣服,走出客舍,正好遇到做完早课从大殿上下来的惠天婆。
  “早啊区先生,昨晚睡得怎么样?”
  “睡得很好阿婆,对了,我的耳朵该敷药了吧?”说着,区元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却奇怪地发现,耳朵全好了,一点也不疼了!
  “阿弥陀佛啊区先生,你终于是想起来了!你耳朵‘月割’,是上次来的事,我早就给你治好了!”惠天婆兴奋莫名
  霎那间,光阴流转,区元感到,那些失去的记忆,正在点滴回归:莫名其妙的耳朵“月割”,是在跟一个女孩上床之后……对了,是周莫如!是跟她之后就……然后在办公室里,小梅扯了我耳朵一下,当时痛得不得了,然后就……
  见区元发愣,惠天婆知道他正在努力地回忆,便悄悄地离开。
  “天婆,跟我一起来的柯先生呢?”区元突然叫住她。
  “哦,他一早起来,刚好周妹也上山来找你了,见你睡得熟,就没叫你,两人说出去走走,柯先生好像有话要问周妹。临走前,柯先生说,如果你醒来,就去找他们。”
  “他们去哪儿了?”区元突然想急着见到他们。
  “你出了山门,沿着上山的路一直往前,几十米后见到一条往右的小路,你拐上去200米左右,就能看到他们了。”

  柯明跟着周莫如往山上走,不久,前面出现了一片荔枝林。两株巨大的荔枝树形成一个天然的拱门,门的后面,是一座两层高的木寮。
  “就是这里了柯先生。”
  “要不,你先到寮里歇歇吧周小姐,我想一个人思考一些问题。”
  “柯先生,”周莫如用不解的眼神望着他,“我不知道,明期他都死了四年了,你还能看出什么……难道你怀疑他不是自杀的?秋容也死了,没必要把一切都往她身上推吧?”
  “周小姐,请你相信,我做的一切,你看起来,再不可思议,有一天你终会明白的。相信我,哦?别忘了,咱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等区元来了,我们再演一出好戏。”
  “有用吗?”
  “应该会有的。你不是说,他上次跟你父亲来找你时,第一次见到你就是在这里。当时你以跳崖相要胁,要求他回广州去。那一幕,他肯定刻骨铭心。他的内心深处,最关心的人就是你。只要那一幕重现,情急之下,他内心最深处的记忆肯定会被激发起来的。”
  “好吧,我相信你。”周莫如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转身往寮里走去。
  柯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照片,仔细比照起来。这张照片,是柯明从刘晓天那里要来的,当然是不能让周莫如看到:照片里,李明期吊在这棵荔枝树上,舌头外露,脸成了紫色。而他脚下,是一块垫脚的石头——那石头,昨天晚上在佛堂的“往生莲位”里,柯明也细细看过了……
  “柯兄——”山路那边传来了区元气喘吁吁的叫声。柯明收起照片,周莫如也从寮里走出来。柯明朝她使了个眼色,周莫如点点头,朝着跟区元相反的方向跑去了。
  “柯兄、莫如,我、我想起很多事来了……咦,莫如你要去哪里?你等等我——”说着,区元紧追过去。
  “站住,别再跟过来了,否则我就跳下去!”跑不了多久,前面突然传来周莫如一声大喊,区元一抬头,不禁魂飞魄散:周莫如双脚正站在一处悬崖边上,面朝区元,一脸惨然!
  一声惊雷在区元脑里响起——眼前这情景,是如此熟悉,像在梦里见过……对了,对了!
  “莫如,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上次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你为了我不再受伤害,逼我回广州,你也是这么做的我想起来了莫如!”说着,区元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周莫如急忙跑过来,一把扶住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柯先生为了刺激你回忆,安排我这么做的。”区元用手指捂住她的嘴:“你不用说了莫如,为了我,你受苦了。”说完,双手猛地把周莫如紧紧抱住,生怕她再逃走一般。
  周莫如把头抵在区元肩上,连日来的委屈、担心,随着眼泪夺眶而出。
  山林间万籁俱寂,早起的鸟儿,似乎也屏息谛听。区元只觉得心中有千言万语要对周莫如诉说,嘴刚张开,蓦地想起惠天婆的话,连忙默诵起《心经》来……
  一声咳嗽从林子里传出来,两人急忙分开,回头一看,戴着墨镜的柯明,微笑着从林子里走出来。
  “我可什么都没看见啊!”柯明笑着说。
  “柯兄,不知怎么谢你好。”区元有点不好意思。
  “还没到真正谢我的时候。”柯明脸色又严肃起来,“到那时候,还不知道你们是谢我还是恨我呢……好了,不说这个了,区兄,你说说看,还记得什么?”
  区元闭上眼睛,慢慢说道:“我跟周伯父来到这里,我们一起回到佛堂,莫如、天婆都为我耳朵敷药,我、我好像给莫如写了一封信……”
  “然后呢?”柯明问。
  “然后……然后……莫如,我给你写了信没错吧?”
  周莫如点点头,从身上掏出一封信,递给区元。
  “莫如:请原谅我在你伤心的时候,还用这样的方式来烦你……两三天后,我将兑现对你的诺言,永远离开你……”
  区元看完信,默然不语。良久,他开口道:“我想起来,我当时是怎么写这封信的。可后来的事,后来的事,好像……”他眉头紧蹙,拼命回忆。
  “好了区兄,想不起来不要硬想。这样吧,我们先回佛堂,这两天我有事要办,就由周小姐陪着你了,直到你完全恢复记忆为止。”

十、假足真凶(5)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060544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