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九、月迷花城(2)(《破月》)  

2007-06-13 00:20:37|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快,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又到了。按往年惯例,广州举办的端午国际龙舟赛,又将引发一场新闻大战。今年的龙舟赛规模和意义更大,因为跟广州申亚有关,共邀请来自8个国家和地区的101支队伍参赛,运动员总数近8000人,参赛队伍和人数达到了历年之最。报社接到的消息,龙舟赛会在本月26号,即端午过后的五月初九进行。
  端午这一天,新闻部开了个动员会。会上,冯尧决定,龙舟赛那天,《花城早报》将派出四组记者对赛事进行全方位报道。区元跟摄影记者小周一组,负责人民桥那个点。会后,新闻部集体聚餐。
  开完会,区元掏出手机,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莫如,他中午不回去吃了。翻开手机盖一看,却发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仔细一看号码,区元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响,眼前天旋地转:
  13622206191
  怎么又出现了?!
  “你没事吧区哥?”旁边的陆雁梅一看他突然脸色发白,呼吸急促,忙问道。
  “没事没事。”区元一边说,一边出了办公室,往洗手间走去。
  怎么回事?这个神秘号码又出现了?难道它不是连秋容的?洗手间里,区元对着镜子,镜子里,是一个面无血色的自己。也许是惊吓过度,他甚至看到,一股隐隐的青气,正在五官之间浮动。
  一咬牙,区元按了回拨键。
  电话通了!
  “嘟——”的一个长音过后,区元听到了一阵奇怪的音乐,开始他以为是彩铃,可仔细一听,一阵人声的潮水,将他淹没了,他仿佛沉进了无底的深海,而周围喧哗的,竟然是一排排诵经的声音!慢慢地,一个声音由远而近,慢慢清晰:
  还—我——命———来————
  是连秋容的声音!
  是我亲眼看着她被火化的啊!
  区元只觉得一阵窒息,在镜子前慢慢地倒了下去。

  糯米、豆沙、蛋黄、香肠、肉片、香菇、虾米……这一切都不过是一盘散料,但当它们遭遇三片竹叶,并在一双巧手撮合下,就成了一个香喷喷的潮式粽子。
  端午节那一天,周莫如的巧手,就这样裹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粽子。这样的粽子,在海平老家叫“双拼粽”,也叫“八卦粽”,因为它是半甜半咸的,黑豆沙、白糯米,刚好像阴阳鱼。
  周莫如自己裹粽子,主要是因为她嫌广州市面上的粽子太过简单,甜糯有余而香黏不够;同时,她也想让区元尝尝,正宗的潮汕粽子,是多么勾人的胃——来广州的时间不算长,但她已知道,广州师奶中流传着一句话:勾住男人的胃,就勾住男人的心。
  临近中午,区元还没下班回来。在等待的时光里,周莫如看着蒸好的粽子,闻着这熟悉的香味,父亲的形象浮了上来——她蓦地对自己感到吃惊:两人世界过了没多久,就把父亲忘了——这粽子,还是他教会裹的呢!今天是五月节,这节日,在老家可是很隆重的!
  赶紧洗了手,拿起子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铃响了很久,没人接。对了,他可能在“金福”店里。
  再拨“金福”的电话。依然没人。
  周莫如有点慌了,父亲跑哪去了?莫非去韩江边看龙船去了?他又没手机……对了,他也很可能去了佛堂。
  再拨佛堂电话。铃声响了几下,有人接了——是惠天婆熟悉的声音:“喂。”
  周莫如突然没来由的鼻头一酸:“阿婆,是我,周妹啊。”
  “是周妹啊!”电话里,惠天婆激动起来,“你回来过五月节了吗?”
  “不是的阿婆,我在广州。我想问,我爸在佛堂吗?”
  “在啊。他说一个人也不知如何过节,不习惯,就来帮我做斋菜了。周妹,你是不是很久没给你爸打电话了?”
  周莫如心里又是一酸:“阿婆,先不说这些,麻烦你叫我爸来听一下吧。”
  “好的好的,你等一下。”
  不一会儿,电话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个粗重的呼吸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周莫如知道,父亲已接听了。
  “爸,是您吗?”
  ……
  “爸,你怎么不说话?你生我气了吗?”
  又是沉默。
  周莫如快哭了:“爸,是我不好,你别这样,你说话好吗求你了!”
  终于,周之愠开口了,声音有点发颤:“周妹啊,你还知道有我这么个父亲啊……”
  “爸,你原谅我好吗爸?这几天事太多,我就……”
  “周妹,我前天……就一直在等你电话你知道吗?”
  “前天?爸,前天……”
  “你忘了,那就算了。周妹,你过得好就好,我这把老骨头,迟早就入土了,我也不会再拖累你了,你别再惦记了。”
  “不,爸,你听我说……”
  “不用说了周妹,爸是不会怪你的,从小到大,你又不是不知道爸是怎么对你的。”周之愠的声音顿了一下,好像有点哽咽,硬是控制住了,“周妹,只是,前天是父亲节,你竟然也忘了。自从知道有这么个节日,你年年都买礼物送我的……”
  天!周莫如一听,终于哭出声来:“爸,我真的忘了,你骂我吧。这几天整理家里的一切,事太多了,我忙得哪都没出去,所以……”说到后来,她泣不成声。
  “唉——”周之愠长叹一声,“女大不由父,我明白的,他对你好就好。我只是担心,我像秋容一样担心,像他这样的城市公子,能否……唉,我就不说了,今天五月节,你能打电话来,还算你有孝心。”
  周莫如泪如雨下:“爸,什么都不要说了,是我不好。过一段时间,等我们按揭了房子,我就去接你来广州住。爸你放心,买房子的钱,我会跟他分担的,我会独立的,不会让你住着不好意思的。”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说实话,广州那地方,我是不想再住了,还是老死乡下,叶落归根好。就这样吧周妹,别浪费太多电话费了。”说完,周之愠把电话挂下了。周莫如知道,父亲生气了。自己也真是的,竟然连父亲节也忘了,难怪他要生气。
  正发愣,突然,电话铃又响了。她以为是父亲打过来,一看来电显示,却是报社的电话,莫非区元说他不回来吃饭了?
  “喂,你……”周莫如话还没说完,便听得一个女声在电话那头紧张地说:“是周小姐吗?我是区元的同事小梅,区元刚才在洗手间里突然晕倒了,快,你快到××医院去,快!”

九、月迷花城(3)http://yushaolei.blog.sohu.com/5030121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