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半仙周忌·外柱  

2006-12-15 12:46:55|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忌走进林宅的时候,林太心里隐隐有些失望:这个一点都看不出仙风道骨、甚至还有点猥琐的中年男人,真有传说中那么高的“法力”吗?
  不料两人刚一握手,周忌便说:“林太,疑人勿用用人勿疑,地理学更是如此。因为你心一生疑,便会产生一种不利于堪舆的气场,它甚至会影响到我。”
  果然厉害。
  林太手心的汗都出来了,她不好意思地说:“周师父,你既然连我的内心都看得出来,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但现在你应该看出我不再怀疑了吧?说实话,要不是我先生太过反常,我也不会想到要请动您大驾。”
  周忌微微一笑:“林太,先不要说,让我看看贵宅的地理形势,我们再交流。”
  打开罗盘,周忌在林宅里仔细地勘查起来,连卧室、洗手间都查得很仔细……渐渐地,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林太,贵宅装修前,肯定是有请地理师布过局的。”
  “没错没错,周师父,那一次,我请的是香港师父。那师父说这个局至少能保我们十年感情,可是……”
  “没错,他没骗你。可是,现在不到三年,你先生就变心了,对吧?按理说,你没有因为不小心而破过局,马桶上的水晶球也没动过,不会出问题的。我再看看……”
  周忌走到了门外,愣了一下,抬头望天,又低头望地……一会儿,他若有所思地问:“林太,你家门前这根路灯的灯柱,竖了不到半年吧?”
  “是啊,大约四个月前,小区说原来的路灯布局不合理,重新调整了一下,就把这根灯柱竖到我门前了。怎么?难道是它破了局吗?”
  “林太,现在我明白了,让我来告诉你:这几个月来,你先生对你还是很不错,可是,他的……那方面,出了问题,总是让你失望。对不对?”
  林太脸一红:“周师父,您、您真是半仙啊!是这样的,我知道他生意太忙,压力太大了,也经常熬夜。所以,我买了最好的补品,也经常煲药膳让他喝,可是总不见……总不见起效。”
  “林太,这灯柱,正竖在贵宅的乾位上,本来,它无意中成了一柱擎天的重阳之局,主男主人精强肾壮。可不幸的是,它的位置,恰好在你门前草地的篱笆之外,这么一来,它变成了外强内弱,也就是说,您先生他,他在外面有人了,而且雄风万丈,可是一回家,就难免力不从心……林太,请恕我直言。”
  周忌一席话,把林太说得脸颊发烫、手足冰凉,要不是怕太失礼,她很想就拉住周忌的手来哀求他:“周师父,您看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移灯柱这种无意中形成的地理局,近乎天然生成,是最难破的。但天下事,从来都是事在人为。林太,我问你,在不在乎林先生?”
  “周师父,这还用问吗?要不在乎,我何必重金请你来。”
  “他在外面有人,你能原谅他吗?”
  “唉,周师父,俗话说,夫在外,妻命有所不从。现在这社会,你们这些男人,哪个没有花花肠子?应酬嘛,道理我是明白的。但近来他不知被哪只狐狸精迷住了,越来越过分,我实在受不了了!本来我只求他不要太过厚外薄内,不要带着残枝败叶的身体回来应付我就行了。现在我可不能再这么心慈手软了,周师父,您法力通天,我希望您帮我做个局,以后不管哪个狐狸精跟他……那个,就破相破病!您要能帮我这个忙,酬金加倍,您的大恩大德,我、我会报答您的……”说着,她的手,装作不经意地蹭了周忌一下。
  周忌皱了一下眉,下意识地退后两步。说实话,眼前的林太,论美貌,在师奶群中算是上品了,甚至她在诉说这些本来难以启齿的隐私时,眼角眉梢依然是那样的春情荡漾。可她的心肠,未免也太那个了罢?
  周忌突然问道:“林太,你跟林先生结婚多久了?”
  林太愣了一下:“我们、我们在一起快四年了。”
  “麻烦你把你们两人的生辰八字报给我。”
  “这个……周师父,我自己的就清楚,可是,可是我老公的,我只知道他的生日……”
  “哦,是这样。那也没关系,就按没八字来想办法。”周忌似乎成竹在胸,“第一种方法,能不能跟物业管理处沟通一下,把灯柱移位?”
  “周师父,这个可能难度太大了,这么大的小区,他们怎么会随便听业主的话又移灯柱呢?再说,要移的话,肯定整条路的路灯都得移,才能保持对称好看,这费用……”
  周忌沉吟半晌,掐指一算,点点头道:“那只好如此了。林太,请你找一条长一尺一、宽一寸一的红绸,包上林先生的头发一根,等到卯时三刻,把包有头发的红绸系到灯柱的根部,林先生就会对你专一起来的。”
  “周师父,就这么简单?”
  “怎么,你又怀疑我了?告诉你,勘局难,破局易。红绸结发绑住灯柱,使局势形外而实内,林先生自会收心的。”
  “周师父,太谢谢您了!你的大恩大德……”

  一个月后。
  周忌正在自己的“无忌地理咨询所”里接听电话,林太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劈手就夺过他的电话:“姓周的,你说要帮我,你是怎么帮的?帮来帮去,把我老公帮丢了!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我非叫人把这里砸了不可!”
  周忌微微一笑:“您别激动林太——哦对了,我不应该叫你林太的,李小姐,如果我没算错的话,林先生在一周前就搬回他老婆那里去了,对吧?”
  “林太”目瞪口呆:“你、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那天我就看出,你其实就是林先生的二奶——请允许我用一个不敬的流行词。是你夺走了真正的林太应有的一切,还想借刀杀人。告诉你也不怕,我让你绑红绸的那个时辰,旭日初升,灯柱的影子恰好投射在跟你的宅子相反的方向,它的延长线,就指着林先生原来的家,所以,林先生回家,是大势所趋。你想砸我店啊?随时恭候。干我们这一行的,什么九流三教没见识过?”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