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四、续“迷奸道”(9)(《破月》)  

2007-06-06 00:10:40|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讯(记者区元、陆雁梅报道):经过本报记者长达一月的卧底式暗访,最近一段时间连续发生的酒吧街迷奸抢劫案初步告破。昨天凌晨,公安机关在本报记者的配合下,在白鹅潭酒吧街某酒吧现场抓获向本报暗访记者下迷药的犯罪嫌疑人龙×、洪××,目前,此案已进入调查取证阶段,公安机关呼吁每个受害者前来指认罪犯,为打击犯罪尽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

  新闻见报当天,区元立即登录QQ,向“艳若罂粟”发了一句话:“艳艳,我看报纸得知,你上次跟我说的酒吧街迷奸案嫌犯已抓到,公安机关正在寻找证人,请告知你那位受害朋友,迅速到××分局指认罪犯……”
  两天过去,“艳若罂粟”的头像一直是黑白的,一动也不动。看来,她已放弃了这个Q号,彻底跟过去告别了。
  另一个重要证人,当然便是周莫如。
  为公为私,都得马上找到她。区元的内心深处,隐隐还在担心周莫如对他有一丝怀疑,怀疑那天晚上,在酒吧里是区元灌醉了她。如果能让她当面指认罪犯,一切都真相大白。
  可是,十几天过去,她依然一点消息也没有。分局那边安排的罪犯指认工作,为着保护受害人的隐私权,区元也无法在现场参加。只是,负责人告诉区元,有三个受害者前去指认,从她们所说的案发时间看,没有5月4日晚的,所以区元可以确定,里面没有周莫如。
  区元不是没想过通过警察来找周莫如,毕竟在“沙太杀夫案”的审查阶段,因为特殊的身份,她肯定在公安局做过笔录,身份证、电话号码等资料肯定记录在案。可那么一来,负责此案的警察肯定会以为,此案正是周莫如向报社报的料,找到她不难,她会不会同时向警察透露,区元趁她被人迷倒,将她……毕竟,嘴长在她身上,她要那么说,区元将百口莫辩。
  还是得先找到她,当面跟她谈,再让她去指认罪犯比较妥当。
  可茫茫广州,她会在哪个角落?
  一想到这,区元只觉得,裂开的耳朵,又阵阵作痛。
  “酒吧街连环迷奸案”的告破及一系列报道的出街,《花城早报》在媒体竞争中打了一个漂亮仗,同城的南方、广日、羊晚三个报业集团的所有报纸只有干瞪眼的份。为此,报社给区元、陆雁梅都记了功,发了奖金,还拨款为新闻部开了个庆功宴。
  庆功宴上,新闻部主任冯尧特意给区元敬酒,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区元啊,你这次将我们的生存空间、那条夹缝又撑开了些,这是继‘私人侦探专题报道’以后,你又一可载入新闻史的杰作啊!干!”
  私人侦探!对了,真是一语点破梦中人,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冯尧说的“私人侦探专题报道”,是区元在2002年初的一项骄人业绩。当时,由于法律定位未明确,私人侦探行业在中国尚处于半地下状态,而市场需求却与日俱增。2001年底,“广州柯尔调查事务所”的一位负责人柯明主动找到区元,希望区元能关注这一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朝阳行业,呼吁全社会特别是法律界来正视私人侦探行业。区元认为这是一个好题材,征得报社领导同意之后,他花了近两个月时间,跟着柯明摸爬滚打,写出了洋洋万言的《广州私人侦探生存状况报告》,文中对私人侦探行业的生存状态、尴尬处境、发展前瞻等做了详尽的记录。报纸出街后,在业界及社会上都引起了巨大反响,不止是广州,北京、上海等私人调查所也纷纷给《花城早报》来函来电表示感谢。2002年4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正式实施,受害人通过偷拍、偷录的视听材料,终于可以作为证据被法庭采信,这实际上是为私人侦探合法开展业务找到了恰当的法律解释。同年10月,工商总局调整商标分类注册范围,允许公民以侦探公司名称注册商标。业界都说,高院和工商总局这些规定的出台,跟区元的那篇报告不无关系,这也可以看成媒体影响最高决策层的一个良好开端。
  报告中的主人公柯明更是感激,报告使他成了全国知名的私人侦探,顾客挤爆调查所。在多次用财物表达谢意均被区元拒绝之后,这位东北汉子抱拳说:“兄弟,以后不管你是为公为私,只要不违法,需要我们柯尔帮忙的时候,尽管说一声,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两年过去,区元除接受柯明给他的“报料”之外,没要柯明帮过他什么忙。偶尔一起吃饭喝酒,区元总是偷偷抢着买单,搞得柯明总说他“不够哥们儿”。这一次,实在不得不请这位私人侦探帮忙了。
  当天晚上,区元给柯明打了一个电话,约好第二天在天河南路的“冷山”咖啡馆面谈——那也是区元跟周莫如第一次会面的地方。
  “柯尔调查事务所”负责人柯明,这个在广州私人侦探中首屈一指的人物,打扮却很普通,一条牛仔裤配一个短袖恤衫而已,别说手杖礼帽,连包都不拎。要不是他那一米八几的高个子和一副王家卫式的墨镜,扔人群里很快就被淹没了,谁也想不到他便是鼎鼎有名的大侦探,粤港两地的很多富豪富婆都存有他的手机号以备急用。
  一见到区元,柯明急忙把墨镜摘下,双手抱拳作缉:“哎呀区兄,你再这么干下去,全广州的私人调查所都要关门大吉了。求求你了,给我们留口饭吃吧。”
  区元知道他喜欢开玩笑,也微微一笑说:“柯兄你太夸张了,这迷奸案本来是以失败告终的,没想到,我们放弃追踪的时候,那歹徒自己撞上门来,我只不过捡了个便宜而已。”
  “哇,这种大案子的便宜是这么容易捡的吗?那下次你要去捡的时候,告诉兄弟一声,让我也去捡点残羹剩饭好了。”
  区元故意把脸一沉:“看来,柯兄把我捧得这么高,明摆着是知道我有事求你,不肯帮忙吧?”
  柯明一听,忙收起嘻皮笑脸:“别别,玩笑归玩笑,你别当真。我早说过,有事你说话,我绝不含糊。可等了这么久,也不见你给我一个效劳的机会啊!”
  区元也正色道:“柯明,这次还真得麻烦你。”
  “麻什么烦啊,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至于,呵呵。柯兄,帮我找个人。”
  柯明摇摇头说:“区兄,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原以为你会给我一个高难度富挑战性的任务,哪知却是小菜一碟。别说找一人,找一百人都没问题。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还在人间,就是掘地三尺,兄弟也要像美军抓获萨达姆一样将他找出来!”
  “那好,我也不客气了。我要找的人,恰好是跟这次迷奸案有关的。她叫周莫如,在迷奸案发案地当过啤酒小姐,也曾经是迷奸案的受害者。不过,那次是未遂,因为我刚好在场。这次我找她,是希望她站出来指认罪犯,让警方可早点结案。”
  “可是,这应该是警方的事啊,让警方去找人,不是顺理成章吗?”柯明不解。
  区元有点尴尬:“情况……有点复杂。可以这么说,柯兄,我想找她,也有私人原因。找到她后,我会详细告诉你的。恐怕……”区元欲言又止。
  “恐怕什么?”
  “恐怕,以后我跟她之间的事,还会有麻烦到柯兄的地方。但我暂时只能先告诉你这些,请柯兄理解。”
  柯明点点头:“明白。你所掌握的,就她的姓名,还有当过啤酒小姐这么点信息吗?”
  “当然不止。我所知道的情况是:她是潮汕人,曾经还是今年元宵那件轰动全城的‘沙太杀夫案’中的那个第三者……”
  “什么?沙太杀夫案?”柯明眉心突然跳了一下,语气也紧张起来,不过,他是什么人物,稍微的失态,很快便掩饰过去了,“你说她叫周莫如是吧?”
  区元一时沉浸在对周莫如的遐想中,也没注意柯明的失态:“没错,沙太杀夫案,全城都知啦,你干这一行,应该也非常清楚吧。”
  柯明内心澎湃汹涌,表面却波澜不惊:“当然,这事当时很轰动。你说的那个周莫如,后来怎么样了?”
  “案发后她跟父亲离开了那家公司,在广州某地租房住;她工作的酒吧是白鹅潭酒吧街的‘呢度吧’,推销的是嘉胜啤酒。就这些,要不要记一下?”
  柯明指指自己的脑袋,同时露出一个招牌式的让人莫测高深的笑容:“记在这里了。我以为多难呢。有姓名,还有她当过嘉胜啤酒推销小姐,这就够了。当然,如果有她的照片,会更好一些。”
  “很抱歉,没有。”
  “没猜错的话,她是个美女吧?”
  “没错,而且是那种未经雕琢的美,很自然的美。”
  “能否描述一下她是如何美的?”
  “很重要吗?”
  “呵呵,好奇心而已。”
  “身高不超过一米六五,长发,常穿一套牛仔套裙……怎么说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周莫如的形象,明明就浮在眼前,区元却发现自己失语了,不知怎么去形容。
  “你是想说,丑陋的女人各有各的丑陋,而美丽的女人总是相像的?”
  “不不,如果美丽的女人都相像,那肯定是男人的灾难。”区元也指指自己的脑袋,“记在这里了,可惜,我写惯新闻报道,不擅长文学描述了。”
  柯明也笑起来:“呵呵,不难为区兄了。放心,我会尽快的。”
  区元开心地说:“太谢谢柯兄了!我知道再说客气话你要生气的,但等我忙过这一段,你一定要陪我泡泡吧放放松。”
  “哈哈,好好!”柯明爽快地笑着说,“好久没跟你一起泡了。”
  “对了柯兄——”区元忽然想起另一件事,“你们查手机号码难不难?”
  “比找人难。但你需要,我一定为你查,是周莫如的手机号码吗?”
  “当然不是,我要是知道她手机号码就好了。是另一件事,近段时间,有个手机号码骚扰了我几次,肯定不是打错的,我想知道究竟是谁在搞鬼。”
  “你确信跟你要找的人没关系吗?”
  “应该没有。你知道的,干记者这一行,经常得罪人。我在明,人家在暗,我怕的,是他们不只电话骚扰这么简单……”
  “最近做过什么负面报道吗?”
  “迷奸案是一宗,如果歹徒背后有团伙的话,肯定恨死我了。但是,骚扰电话是我接到‘迷奸’报料之前就出现的,这个可以排除。还有一件,因为利益纷争和管理出问题,天河客运站保安跟的士司机发生冲突,打起架来;然后就是某楼盘业主维权,跟发展商之间的纠纷,持续两个月了。其实,这都不算什么大的负面报道……”
  柯明看着欲言又止的区元,略一思索,说:“好的,我尽量为你查到,查到号码后我再帮你想想怎么解决。说吧,那个骚扰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13622206191”

五、莫如归去(1)http://yushaolei.blog.sohu.com/4938331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