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人鬼恨未了(“大鬼、小鬼和老鬼”之七)  

2007-06-01 21:53:40|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造的隔离,只能挡住人,可挡不住鬼。这一点,凤格格很清楚。
  所以,有时候她泡在浴缸里的时候,突然便意识到大只鬼穿过卫生间的门,站在浴缸前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刚开始她有些恼火,后来想想,算了,男人嘛,死一千遍,都改不了好色的本性。再说,大只鬼可是保护过自己几次的,数不清的臭男人都用过我的身体,让一个好男鬼看看又何妨?再说,也就看而已,一个鬼,也干不了什么。
  她错了。
  忘掉一个人,原来是那么容易的事。大只鬼明白到这一点的时候,他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忘了,他心里,现在只有凤格格。
  “大只鬼,你倒说说,做人好,还是做鬼好?”凤格格问,话语中,不乏逗他的口气。
  “凤姐,我现在才知道,人鬼如梅花间竹,交错轮回,反正都是受罪。”大只鬼叹了口气。
  “可受罪也有轻重之分啊!像我这样受罪,还不如当鬼好呢!”凤格格幽幽地说。
  大只鬼心里一动。
  “大只鬼,你下次做人的时候,有什么希望?”
  “我别的希望都没有,就是……就是想回到学校的球场上打球,只有在球场上,我的生命意义才能体现出来。”
  “我想做你的同学,给你当啦啦队,嘻嘻。”凤格格笑了起来。
  “凤姐,我来争取一下,只要我们同时投胎,就可以的!”大只鬼激动起来。
  “傻瓜。”凤姐又叹了口气,“大只鬼,你不知道,要不是我爹我娘在老家等我的钱过活,我真想现在就死去。可我死了,他们怎么办?我的理想,就是攒够20万,让他们可以安稳地过完下半生。要真能那样,我就死而无忧了。”
  大只鬼一语不发。
  七天之后,凤格格接到父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凤囡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老家那些老砖头,被捣腾文物的看中了,一口价就给了咱家20万!20万哪凤囡!你回来吧,在外打工辛苦……”
  凤格格目瞪口呆。
  当她回过神来,再打一个电话过去证实了这一消息时,她立马想到,这是大只鬼搞的鬼,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事降临到我家。
  “这你就甭管了凤姐。”大只鬼说,“你那句话,不算诺言,你可以不必在意。”
  “不,大只鬼,我告诉你,我真的活腻了。”凤格格一字一顿地说,“可是,我听说,自杀的人,死后是要下无间地狱的,要等七七四十九轮才能超生,你能等我吗?”
  “不用这样,凤姐,我有办法:只要让人杀了你,你就可以跟我同时投胎了。”
  凤格格愣了一下:“谁?谁会杀了我?你吗?”
  “我当然也不行,杀了你,我也得下无间地狱的。你还记得,在夜总会里欺负你的那个本市第一秘吗?”
  “当然记得,他不也是你的仇人吗?”
  “没错,我可以一箭双雕——只要他杀了你,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另外,他杀了人,也会受到法律制裁,我的仇也报了!”
  凤格格打了个寒噤:“那次我也没怎么他,他怎么会杀了我呢?”
  大只鬼狡黠地笑了:“凤姐,我一直在努力,现在,终于掌握到他跟某国企老板合伙侵吞2000万公款的证据,你只要把这证据给他亮出来,他肯定亲自或雇人杀了你!”
  “是这样……”凤格格点点头。

  大只鬼说得不够准确,只有李秘最明白,那两千万,其实是领导批给国企的外汇额度所涨出来的差价,他只是略施小计,那钱就到了他和那国企领导的私人账上。
  要说一点也不紧张,那是假话,这几天,李秘像兔子一样警觉,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所以,当那个陌生电话第一次响起来时,他犹豫了好久才接。
  “李秘你好。”是凤格格的声音。
  “您哪位?”一听是一个娇嗲的女声,李秘放了一大半心。
  “我是你的熟人了,哈。你可真有能耐,一人一千万,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
  晴天霹雳。她是谁?我们做得那么天衣无缝,她怎么知道的?难道是那国企老板五五分成还不够,派人来讹我?
  镇定。镇定。李秘吸了口气说:“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们能否当面沟通一下?”
  “你觉得有必要,当然可以。时间地点,你定吧。”
  “那好,今天晚上九点,我在黑天鹅饭店4908房等你。”
  挂了电话,李秘基本上放心,她打电话给我,明摆着想要挟我,所以肯定还没捅出去。这就好办了,搞定一个女人,是我的强项……

  虽说真的活腻了,但当死亡真正来临,凤格格的心情还是非常复杂的。
  为什么,为什么别人的命那么好?天下男人一般黑,我跟大只鬼同时投胎,就能保证下辈子的幸福吗?
  时间不容她细想了。临走前,大只鬼说:“凤姐,我就不跟你去了,我怕我见到他,又控制不住想打他,那就坏事了。我在地狱门前等你,不见不散……”
  黑天鹅饭店4908房的门,对凤格格来说,就是通往地狱之门。
  他会当场杀了我,还是过后才叫人动手?用刀?用枪?用绳子?还是直接用手掐?举手敲门的时候,凤格格心情非常复杂。
  “请进。”门开了。
  凤格格进去后,门又关上了……
  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是第二天上午六点。
  一个人走了出来。
  没错,是一个人——李秘。他气定神闲地离开了黑天鹅。
  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这九个小时里,在李秘和凤格格之间发生了什么。大只鬼等了一夜,等不到凤格格回来,他以为,李秘看到他的罪证后,肯定狗急跳墙,当场就杀了凤格格。
  可是,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在地狱门前,大只鬼也等不到凤格格灵魂的到来。
  杀了人,可以毁尸灭证,可是,灵魂是毁灭不了的,除了地狱,别无归路。
  大只鬼绝望了,他又不敢声张,不敢打听。凤格格在风都花园的租房,成了一座空房。
  一个月后,李秘跟妻子离婚了。没人知道离婚原因,只听说,离婚时,李秘给了妻子两百万。
  一年之后,一支豪华的迎亲车队震撼了整座城市。奔驰、宝马、保时捷、劳斯莱斯等名车一应俱全;房车、跑车、越野车各种车型应有尽有,更有八辆警车前呼后拥。很快,市民们便都知道了,“本市第一秘”在离婚一年后,重新结婚了。新娘子据说姓凤,籍贯、身份非常神秘。
  婚礼在黑天鹅饭店进行。
  午夜十二点,贵宾散去。饭店的总统套房里,美艳动人的新娘慢慢地脱下婚纱……豪华浴缸里开满着朵朵玫瑰,玫瑰微微荡漾起来——原来这浴缸,还有人造浪功能的——水波越来越大,脱光的新娘正要下水,突然,哗啦啦一声,水底下冒出了一个人影,湿漉漉地站在新娘前面!
  “凤姐!”
  大只鬼!
  新娘凤格格尖叫一声,双手护住重要部位:“你、你怎么还能认出我来?”
  “凤姐,这一年,找得我好苦啊!”大只鬼近乎哀号,在他眼里,凤格格比原来更美丽了,也更陌生了。
  “我以为他把你杀了,可是……”
  “大只鬼,请原谅我……”凤格格低下头,“这一年,他花了50万,让我到韩国度假、整容……那天晚上,他答应我,只要我不告发他,他就跟老婆离婚,正式娶我。”
  大只鬼如五雷轰顶。
  “大只鬼,我犹豫过。可是,我想,与其把幸福托付给虚无飘渺的下辈子,不如抓住眼前的幸福。明天的事都说不准,下辈子又有谁能保证呢?所以,我答应他了。”
  “不——”大只鬼痛苦地抱住头,“凤姐,你骗了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他杀了!”
  凤格格叹了口气:“你看看,你后面是谁?”
  大只鬼猛一回头——
  老鬼!
  “大只鬼,人间的事,只能由人间的公道来解决,你已经管得太多了,跟我回地狱去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报复了。”老鬼说完,手一扣,巨大的大只鬼竟动弹不得。
  “女人啊,为什么总让我上当!你等着,下辈子,我肯定要来找你的!”
  大只鬼伤心欲绝的喊声,在天地间久久回旋。

鬼哺(“大鬼、小鬼和老鬼”之八)http://yushaolei.blog.sohu.com/4888461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