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老鬼出更(“大鬼、小鬼和老鬼”之三)  

2007-05-28 22:26:42|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了子时,不管在什么地方,如果有人在背后叫你名字,千万不要答应,也不要回头。”这是严家的祖训。之所以有这么一条祖训,据严朴的父亲严世多说,光绪廿一年,严家一个当盐商的祖上在江浙道上走夜路的时候,听到背后有人叫他,他应了一声并回了一下头,结果被厉鬼勾去了魂,回家不几天便病死了。
  六十几年来,严世多谨守这一祖训,并多次跟儿子严朴强调。当然,严妍还小,不可能有夜里十一点后还单独在外的机会,现在说了怕会吓着她,等她长大了再说不迟。
  早晚两次太极拳,这是严世多几十年如一日的养生之道。他练太极的地点在小区的草坪里,晚上的那一次,一般从十点开始,十一点半左右收势,微汗罩身,再冲个热水澡,精神百倍。
  可这天晚上,才比划到“云手”这一式的时候,严世多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严世多。”
  他头皮一麻,忘了穿了几次“云手”了,只好停下来,重新开始。
  “严世多。”
  声音有点苍老,有点飘。
  严世多一分神,步法全乱了。他根本不敢回头,撒腿就跑,几次差点摔倒。好不容易跑回家里,把三重门紧紧锁上,倚在门边,不停地喘气。
  “你怎么了老头子?”老伴被他吓了一跳。
  “没事没事,可能是练得有点累了。”严世多说。
  那一夜,严世多睁着眼睛难以入眠。难道是我的大限已到了?不可能啊,我才65,一直坚持锻炼,身体又是这么棒……可是,阎王要你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怎么办呢?难道是我耳朵出毛病了?也不可能啊,叫了两次,都听得那么清楚。
  他很想跟老伴说说这事,可转念一想,还是别吓着她的好。
  第二天早上,严世多睡过了头。等他赶到草坪的时候,徒弟们都等候多时了。在小区里,严世多收了五个徒弟跟他练太极拳,当然,都是免费的。这对他来说,也有一种成就感。可今天他发现,又多了一个徒弟——这位可是从未见过的,干瘦黝黑的老头,一看就是刚从乡下搬过来的。不管他了,多几个也是好事,都是老头,能一起健身多活几年,也是功德。
  “起势——”
  严世多转过身去,喊了一声。
  “云手——白鹤亮翅——”
  “严世多。”
  突然,背后又有人叫他,还是昨晚那个声音。原来是这样!严世多想,肯定是哪个“徒弟”想吃小灶,让他多教些秘诀,可是,即使不叫师父,这样直呼其名,也太没礼貌了吧?
  严世多回过头来,生气地说:“谁叫我?”
  五个徒弟面面相觑——怎么是五个呢?刚才不是多了一个,六个吗?咦,那一个哪去了?
  严世多突然头一晕,倒在草地里。
  醒来的时候,严世多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老伴、儿子严朴和儿媳妇石芩环绕在旁。他想起来,早上练太极拳的时候,突然晕倒了。
  那个老头——对,那个干瘦的老头!我真的撞邪了,难道他就是阎王爷派来勾魂的?可我还没活够啊!
  “爸,”严朴说,“都立冬了,天气凉了,以后您要练拳,就在客厅里练吧,以免再感风寒。”
  严世多心头一暖。
  等儿子儿媳都出去了,严世多悄悄地对老伴说:“阿花,我不是病了,而是撞邪了。”老伴吓了一跳,摸摸他额头。严世多把她的手抹开:“去去,几十年了,你还不信我啊!”老伴吓得哆嗦起来:“老头子,这可怎么办?”“阿花,咱不要吓着其他人,你悄悄地去帮我买些纸钱、果品什么的,我今晚去跟那‘好兄弟’讲讲数。”
  晚上十点多,严世多趁家人没注意,提着老伴买来的祭品,悄悄溜出了家门。
  走到草坪里,严世多把祭品放下,刚想掏打火机,忽听背后一个声音说:“严世多。”
  严世多打了个颤,强打起精神说:“好兄弟,您是不是、是不是来追魂夺命的?”
  “只追魂,不夺命。”那苍老的声音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果然如此!严世多闭上眼,叹了口气:“好兄弟,我也知道,阎王要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可是,可是我还是斗胆想求你跟阎王爷通融一下,能不能再等三天,等我过了65大寿的生日再来抓我?”
  “哈哈,老严啊,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抓你的!”
  什么?扑通一声,严世多瘫软在地,“那您是、您是来抓我家里人吗?差爷哪,我能不能用这条老命来换我家里人?我现在就跟你走,就跟你走!”
  “错了,错了!我要追的魂,是在你家,不然我也不会老跟着你。但你放心,不是你家里人,是藏在你家里的一个小鬼。”
  “我家里、我家里藏有小鬼?!”
  “没错,我已打探清楚了,那小鬼是被假奶粉害死的。他还没真正开始人生,所以阴魂不散,不愿下地狱。那鬼精灵,躲在你家,害得我差点找不到。”
  “那你、那你直接把他勾走不就得了,何必苦苦缠着我?”严世多疑惑不解。
  “唉,你有所不知。以前老房子都贴有门神,我进每一户勾魂,只要跟门神通融一下,或给门神一点意思,他们就放我进去了。现在的城里人,不信鬼神的多,他们的房子,已超出我冥府管辖的范围。有的城里人,信的是西教,他们的房子,我就更无权进入了。你的好儿子,西化多年,你的家,我无从进入啊!”
  “那你跟着我干嘛?”
  “我希望你能帮我,积点阴德,延年益寿;再说,那小鬼留在你家,对你家人有害无益。”
  “怎么帮?”
  “很简单,只需……”

  白天,家里没人的时候,严世多开始行动了。他拿出老鬼给的符,烧成灰,把灰又倒进水里,搅匀。接着,他拿出一把家里清洁用的小喷雾器,吸足那符水,在每个旮旯喷起来。
  喷到壁柜上时,突然,里面传来哇的一声——是一个小孩的哭声!没错,那小鬼就躲在壁柜里!严世多赶紧又拿出另一张老鬼给的符,贴在了壁柜门上。
  做完这一切,严世多躺在沙发上,累得直喘气,感觉比练一套太极的运动量还大。
  壁柜里开始有动静了,是什么东西在撞门的声音!
  严世多心里发毛,冲着那壁柜嚷:“你、你安静点……”
  一个男童的声音从壁柜里传出来:“老爷爷,我从不敢惊吓你们,你锁我干嘛?”
  严世多心里格登一下——是一个男孩啊!他多想要一个男孙啊!可惜严妍是女的,严朴夫妻又坚决不要第二胎,眼瞅着严家就要绝后了。唉,如果这男童不是小鬼,那该多好……
  “小鬼,你听着,不是我要为难你,实在是老鬼要抓你,今天晚上,你就乖乖地跟他回地府吧,老呆在我们家,也不是办法啊!”
  壁柜里发出哇哇的哭声:“不,不,我不想下地狱,我还没上过幼儿园,没读过书呢!好爷爷,你放了我吧,叔叔阿姨、还有严妍姐姐对我都很好,你放了我,我整天翻筋斗给你看,好吗?”
  原来他们都知道了,就瞒着我们两个老的!严世多这下有点生气了,儿子怎么可以瞒着他养小鬼?这会遭天追的!他清清嗓子,尽量威严地说:“不行,抓你回去,是阎王爷的旨意,我们人怎么敢跟阎王爷争呢?你还是跟他回去,安心等待投胎,下辈子找个没有毒奶粉的地方,就可以上幼儿园、上学堂读书了。”
  门铃声响,老伴买菜回来了,壁柜里也安静起来。
  夜里十一点,各人都回各处的房间休息了。严世多悄悄地起了床,拿出老鬼给的第三张符,走到壁柜边,轻声地说:“小鬼,你出来吧,不然,到了明天,这壁柜上的符,会让你烟消云散的。”壁柜里传来微弱的声音:“老爷爷,你放我出去,我好难受啊!”
  严世多刚把壁柜门上的符揭开,一个小身影就从门里蹦出来,蹲在地上,浑身发抖。严世多赶紧把第三张符贴在小鬼的脑门上……
  “爷爷,你在干嘛?”
  严世多回过头来,是严妍!
  “爷爷,我知道你要干嘛!”严妍声音里带着哭腔,“你要是把小淘淘送回地狱,我现在就从楼上跳下去,跟他一起去!”说着,严妍直跑到阳台上。
  “别别,小祖宗啊——好好,爷爷答应你,我们一起去向那老鬼求情。”
  爷孙俩从家里出来,走到草坪上,便听得一个声音在背后说:“严世多,你抓错了,不是这小女孩。”
  爷孙俩回过头来,一个干瘦的老头站在他们面前。
  “老爷爷——”严妍想求他,话没说完,老鬼就摆摆手说:“你们的心思我知道,先别慌,我又接到旨意,这小区里还有另一个大只鬼,上头要求我联系上他们,先不要回地狱,等我们办完一些事情后,再听候安排。”
  “太好了!”严妍抱着爷爷,开心得跳了起来。

护花鬼使(“大鬼、小鬼和老鬼”之四)http://yushaolei.blog.sohu.com/48101018.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