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二、我要丑容(6)(《破月》)  

2007-05-16 22:22:44|  分类: 长篇命理小说《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山”咖啡馆位于闹中取静的天河南路上,几十平米的狭窄空间,却被装修得颇有文艺复兴时期的味道——虽然那些壁画经不起两米距离以内的欣赏。
  闲适的下午,咖啡馆里却没什么客人。区元一进门,便发觉自己心跳加快了。服务生迎上前来,区元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做声。
  周莫如坐在卡罗·克里维利那幅《天使报喜》画下,背对咖啡馆的门,乱翻着手中一本DM杂志——从她翻页的速度可以看出,她根本就没用心在看。
  蓦地,她大概感觉到有人站在她背后,转过脸来,便撞上区元那痴迷的眼光。区元脸一红,慌忙伸出手去:“不好意思周小姐,让你久等了。”周莫如的手仍紧紧抓着那本杂志,嘴唇咬了一下,小声地说:“没关系,你,坐吧。”
  区元尴尬地将手收回,在她的对面坐下。服务生走了过来,给区元加了一杯柠檬水,“两位需要点什么?”区元看了看周莫如,对服务生说:“给我来一杯蓝山。周小姐你呢?”
  “我随便。就跟你一样吧。”周莫如仍旧低着头。
  两人便沉默。
  周莫如依旧穿着区元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副牛仔套裙,袖口上竟然还有几点油渍,仿佛她从上次一直穿到现在就没换洗过。她略显瘦削的脸呈现着一种失血的苍白,一头长发也有点凌乱,眼圈依旧黑着,长期睡眠不足的样子。
  美女经济时代,一个本应过得很滋润的美女,何以竟憔悴至此?难道她正遭受着什么非人的折磨?区元的心,有了一丝莫名的隐痛。
  “区记者。”周莫如终于开口了,声音仍是很低,“我知道,你们肯定对我为什么要……要整丑感到非常的好奇,这事报出去,肯定很有新闻价值的,是吧?”
  “不不,周小姐,涉及隐私的事件,我们肯定要征得当事人同意的。如果你有什么不便之处,你没必要告诉我;或者,我们只是像朋友一样私下聊聊,不一定要写成报道的。”
  “朋友?”周莫如重复这个词的时候,语气突然加重起来,“我们才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是朋友了?”
  “不不,周小姐你别误会。既然你约我来了,肯定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很乐意听,至于要不要报道,那得由你来决定。这样好吗?”
  周莫如的眼神突然有点迷茫了,眼看着区元,焦点却好像落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突然,她冷笑了一声说:“区记者,我敢肯定,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你也不敢把它写出来的。”
  “这……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区元决定反客为主。
  “因为,我说的一切,你首先就不会相信;万一你真写出来,读者也不会相信,说你们报纸又为了增加销售量而胡编乱造。”迷茫的眼神中,又多了一点嘲弄的意味。
  “周小姐,这社会,再怎么反常的事件,人们也都不会感到惊奇了,以前开玩笑说人咬狗才是新闻,现在也不新鲜了,除非人咬鬼,呵呵。”
  “你信命吗?”周莫如盯着区元的眼睛,突然转换话题。
  “基本上,我是不信命的;当然,说人定胜天,我也不信。”
  “所以,我说我的事,你是不会信的。”周莫如嘴角又浮起一丝冷笑。
  区元也严肃起来:“周小姐,既然你信任我,愿意花宝贵的时间向我倾诉,我实在想不出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你要说命是吧,广州有一千万人口,咱们今天能坐在一起喝杯咖啡,这缘分,不知算不算也是一种命?”
  周莫如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区元会这么说,嘴角的冷笑也消失了。
  “那好,区记者,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整丑。报不报道,主动权我交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我的故事太长,一次半次是不可能讲完的。所以,你必须答应我,在我们接触的过程中,你不能对我有非分之想,更不能追求我。”说到最后,周莫如几乎是一字一顿。
  叮当一声,区元手里的咖啡匙掉在地上,他的脸立马也涨红了。
  “周小姐,你说了,咱们这才是第一次正式见面,我到目前为止没什么冒犯你的地方吧?”
  周莫如别过脸,看着墙上的那幅《天使报喜》。“反正,我丑话说在前。采访结束后,我就会在你面前消失的,我这是为你好,信不信由你。”区元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好看的睫毛在微微地颤抖着。
  “好,既然非作出这样荒唐的承诺不可,我答应你,你说吧。”区元说这话的时候,口气是悻悻然的。
  周莫如转过脸,直盯着区元,鼻翼突然快速地翕动着:“那好,如果我告诉你,我害死了三个爱我的男人,你信吗?”
  “你?害死了三个爱你的男人?”区元瞪大了眼睛,语气中的惊骇掩藏不住。周莫如惨然一笑:“别紧张,你刚才答应了我,所以我不会害死你的。再说,人是被我害死,却不是我杀的。”
  “哦。”区元点点头,“我明白了,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是这样吧?他们都因为爱你,所以互相残杀?”
  周莫如叹了口气:“我还没有海伦那么美吧?至于吗?不过若是这样,那可简单多了……你做梦都想不到,被我害死的三个男人,其中有一个,还是你报道过的!”
  区元愣了一下:“我报道过的?这几年来,我笔下死人无数……”
  “最新鲜的一个,马松发,有印象吗?”周莫如冷冷地看着他。
  “你是说,那个在元宵夜被他老婆割、割了喉的私企老板?!”区元可真是大吃一惊了。
  “没错。”
  “你就是那个……不可能啊,我采访过凶手的,她长得……跟你差远了,你别跟我开玩笑好吗?”
  “玩笑?这事开得玩笑吗?”周莫如又激动起来了,“我说他是我‘害死’的,可没说他是我杀的,你明白吗?你写过那报道,不记得案中除了杀人者,还有另一个女人吗?”
  “原来……”区元恍然大悟,“原来你是……”
  “那个‘二奶’,你想这么说是吧?没关系,直接说嘛,你又不是第一次了!”周莫如冷笑一声。
  “别别,周小姐,真的很抱歉,我当时……”
  “算了,这事说来可真是太巧了,那天你在公车站一提你的大名,我立刻就想起来:你就是那个报道‘沙太杀夫案’的区大记者!那应该是一篇你很得意的报道了吧?你的生花妙笔,我可是能大段大段背诵呢!什么‘一个包二奶的男人,终于为他的风流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应该能引起有此类行为者的自省;一个刚烈的妻子,不懂得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利,终于沦为杀人犯,她也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可是,那个明知对方是有妇之夫,仍甘当二奶、间接害死马松发的第三者,虽然她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难道就能一辈子逃过道德法庭的审判和良心的谴责?记者采访不到那位当事人,无法了解到她内心的想法,但是,我们想送给正在当二奶和即将当二奶的女孩子一句话:姑娘,当心害人害己!’写得可真精彩啊区大记者,你干脆不当记者,去道德法庭当法官得了!”
  周莫如越说越激动,脸涨得通红,胸部起伏不停。
  区元站了起来,声音也高了:“周小姐,你如果对我那篇报道有意见,可以通过恰当渠道投诉或用法律维权,不必用这样的方式来嘲弄我!”
  周莫如瞟了他一眼,冷冷地说:“区先生,事情过去了,我也说过,是我害死了马松发,你说的没错。可是,你没采访我,根本不知道我和马松发之间的具体情况,怎么就信口雌黄说我是甘当二奶的?我读的书不多,但我也听说,新闻报道是必须客观公正的,请问你这些言论客观在哪里?公正在何方?”
  区元一时语塞。当时只是一心想着“舆论导向”的正确,没想到竟会受到当事人这样的诘问;更没想到,周莫如这样看似柔弱的美女,竟这样言词犀利。
  “周小姐,如果我那篇报道伤害了你,请接受我真诚的道歉。我还要告诉你的是,我的言论也许不够客观,但都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算了,区记者。我今天之所以约你,还真的跟我重新看了你那篇报道有关。我想,如果我不主动找你谈,不知你又会就我整丑的事件写出什么样的报道来。与其让你胡说八道,不如告诉你真相。你如果还愿意听,就请坐下。”
  区元第一次在采访对象面前觉得自己有点窝囊,就此一走了之,他实在不甘心,毕竟“整丑”事件本身就是一个猛料,现在看来,它还跟曾轰动全城的杀人案有关,这就更加不能轻易放弃了。
  他坐了下来,用一口咖啡来平抑内心的波澜。
  周莫如也呷了一口咖啡,眼神又越过区元,看着遥不可知的远方。

三、沙太血案(1)http://yushaolei.blog.sohu.com/4673427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