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杀人游戏(2002)  

2007-04-26 23:10:44|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网游“传奇”的同城BBS上,一个置顶的帖子引来沙发板凳无数。
  帖子是该BBS的斑竹“战争狂人”贴的,主题是《此去泉台招ID,旌旗十万再传奇》。全文如下:“各位GGDDJJMM,我变态的父母剧反对我玩网游,甚至以停止生活费供应来要胁。过了今天,我就再也没钱上网了。我的签名一直是‘不传奇,毋宁死’,我不得不在这里宣布自杀。不玩传奇,做人一点意思都没有。我还有很多骨灰级装备,不要了太可惜了。如果谁愿意跟我到地狱玩游戏,这些装备,我可无偿提供。在下面跟帖者,我会将装备分配给你们,先跟先得,分完为止。”
  “战争狂人”是个骨灰级“传奇”玩家,由于他经常很大方地将游戏秘笈在论坛上无偿提供,人气非常旺。对他的自杀,众玩友都觉得非常可惜,仅一天工夫,该帖点击率过千,跟帖上百。跟帖者纷纷谴责他父母,同时表达自己想要继承他的衣钵,跟他下地狱玩网游的愿望。除沙发“天山姥姥”外,板凳有“东方不亮”、“白马是马”、“独孤求胜”、“乐果”、“裸孩”、“犬夜叉”和“艳若罂粟”、“沉淀物”……
  BBS上的自杀,一般都是指这个ID不再在这里出现,有的是换个ID再来。至于“下地狱再玩网游”,谁都知道,那是玩家惯用的愤激之语,在网上,什么都是虚拟的。
  到了下午四点多,楼猪“战争狂人”回帖了,声泪俱下地表示了对网友的感谢,同时告诉大家,他的装备,只能分配到沙发后的七张板凳,后面的只好说声抱歉了。最后,为了跟大家见最后一面,他希望大家能AA请他吃顿饭,地点就在环市路的“湘乡香”酒楼。他会在吃饭时,把那些装备的密码告诉前八位。
  那天晚上,“湘乡香”酒楼那顿饭去了13个人。除了“战争狂人”和得到装备的前八个网友,第九位的“沉淀物”也去了,还有三个平时跟“战争狂人”玩得比较好的。
  这是“战争狂人”任斑竹以来跟网友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平时大家只知道他是个大三学生,学计算机的,没想到一见面,发现这肤色极其白晰的斑竹,比他们想像中的还要年轻,戴着深度眼镜,简直就像个高中生。席间,“战争狂人”把他那些装备的密码一一写在纸上,分别送给了“沙发”天山姥姥等八人。
  众人AA完,意犹未尽。“战争狂人”说,大家如果还觉得过意不去,就请我再泡一次吧吧。众人都说好,于是移师酒吧。
  得不到装备的四个网友都说有事得先走了。“战争狂人”对“沉淀物”说:“沉淀物,你就跟我们去吧,你没得到装备,就给我们今天的聚会做个全程见证。”

  
  “阴阳界”酒吧位于酒吧林立的环市东,由于经营不善,生意一般。十个玩家到了酒吧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暗淡的灯光下,只有零星几个人在泡着。
  众人坐了下来,叫了啤酒。战争狂人说:“咱们来玩杀人游戏吧,谁跟谁有仇,就借这个机会把他杀了,哈哈。”裸孩说:“好啊,这游戏挺过瘾的。有人没玩过吗?”艳若罂粟说:“我没玩过,是行酒令吗?”白马是马说:“不是,我跟你简单说吧。这其实是一个模拟推理游戏,游戏里有一个人当‘阴阳大法官’,有一个是‘地狱杀手’,其余的都是普通人。‘阴阳大法官’是游戏的主持人、宣判者;‘地狱杀手’的任务就是杀人,一次杀一个。游戏开始的,大家都闭上眼睛,‘阴阳大法官’示意‘地狱杀手’杀一个人,然后大家睁开眼睛,猜猜谁是杀手,最后投票决定。大家如果推理出了杀手,就算胜利了;如果到了最后还猜不出来,胜利的就是‘地狱杀手’。”艳若罂粟说:“那谁来当法官和杀手呢?”战争狂人说:“我是斑竹,法官由我来当吧。”说着,他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给我们来副扑克牌。”
  扑克牌拿来了。战争狂人从中挑出10张,说:“这里有10张扑克牌,里面有一张是黑桃Q,谁拿到了,谁就是杀手。”
  “快啦快啦,别扯淡了,玩一次就啥都明白了。”裸孩说。
  于是,扑克牌发下来,游戏开始了。
  每一个人拿到扑克牌,都小心翼翼地看了牌一眼,故作神秘地压在桌上——从游戏心理来说,谁都想拿到那张黑桃Q,过过“杀人”瘾。
  战争狂人咳嗽一声说:“月黑风高,大家闭上眼睛睡觉了……”
  众人闭上眼睛。
  战争狂人的声音开始颤抖,作恐怖状:“隐藏在好人中的‘地狱杀手’睁开眼睛了——天哪,他杀了一个人……好,大家睁开眼睛——”
  大家都把眼睛睁开。
  “你们猜,谁被杀死了?”战争狂人得意洋洋地说。
  “估计我死了。”裸孩说。
  “不,我沉痛地告诉大家,天山姥姥死了。”战争狂人说。
  天山姥姥夸张地尖叫一声:“不会吧?谁忍心杀我这么可爱的MM啊?”
  战争狂人笑着说:“天山姥姥,按规定,你临死前可以发表遗言,你认为是谁杀了你?”
  “肯定是沉淀物杀了我!”天山姥姥说,“为什么呢?因为他的ID一听就充满毒气。再说了,他的帖子,我是最早拍砖的,他肯定早就想置我于死地了!没错吧沉淀物?”
  沉淀物脸色一变:“天山姥姥,你别诬赖好人了。骂归骂,我怎么下得了手杀你呢?我认为,是裸孩杀了你,因为法官一叫我们睁眼,他就贼喊捉贼地跳出来了。”
  于是众人七嘴八舌地发表意见,“嫌疑犯”声嘶力竭地为自己辩白,好人纷纷口诛笔伐,几乎把平时在论坛上的恩怨全抖出来了,好不热闹。最后,战争狂人一拍“惊堂木”:“好了好了,现在开始投票……”
  投票结果,沉淀物6票、裸孩3票。战争狂人笑着说:“好,现在我宣布,沉淀物以最高票当选‘地狱杀手’——出局。”
  沉淀物站起来,摇摇晃晃,夸张地作中弹死亡状。
  战争狂人继续说:“可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你们错杀一个好人了!”
  沉淀物叹息一声,把牌翻出来——梅花7。他摇头叹息:“唉,早跟你们说过,我是良民嘛!”
  “好,现在我宣布,进入下一轮……”战争狂人话说了一半,突然转了话题:“慢着,我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
  “这里比较暗,人又多,我建议已被杀死的人到那边桌上观战,不然他们会影响游戏进度的。”
  “死者”抗议,但“生存者”都同意了。战争狂人说:“天山姥姥、沉淀物你们两人既然已死,就到那边观战罢,要遵守游戏规则,看到真相不能开口哦!”
  两人垂头丧气地移到隔壁桌上。天山姥姥问沉淀物:“你认为谁杀了我?”沉淀物说:“裸孩的可能性较大,你等着瞧,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那边,战争狂人继续说:“好,月黑风高,大家闭上眼睛睡觉了……隐藏在好人中的‘地狱杀手’睁开眼睛了,天哪……”
  另一张桌上,“含冤而死”的沉淀物正睁大眼睛想看看谁是“地狱杀手”,突觉眼前一暗——糟,酒吧断电了?这时,便听得有人尖叫一声——
  眨眼间,灯光复明。只听得战争狂人说:“我不幸地告诉大家,这一次,是东方不亮死了!”
  沉淀物觉得纳闷,便冲着游戏那一桌大声说:“狂人,你怎么看得到……”战争狂人转过身来不满地说:“沉淀物,你死了便死了,死人是不能开口的,你有点游戏精神好不好?东方不亮你说,你认为谁杀了你?”
  沉淀物百思不得其解:刚才明明断电了呀!他正想问坐对面的天山姥姥,忽觉天山姥姥正以一种诡异的笑容看着他。沉淀物正想骂一声“变态”,突见天山姥姥的眼睛、鼻孔、嘴角都有血流了出来,而他还是保持那笑容看着他!沉淀物刚开始以为他是用番茄酱来吓人,可那血明明是从里面流出来的!
  “姥姥!姥姥你怎么了?别吓我!”沉淀物惊叫着,伸手一拍天山姥姥,天山姥姥啪的一声,头应声撞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了。
  “啊——”沉淀物尖声喊叫,“死人了,天山姥姥死了!”
  正在游戏的那一桌纷纷朝这边望过来,酒吧的两个保安也闻声赶来:“出什么事了?”沉淀物受惊过度,只是反复地说:“死了,天山姥姥死了!”战争狂人走过来,笑着对保安说:“没事没事,我这哥们刚才就喝多了。我们在玩杀人游戏呢,他最早被杀的,现在胡言乱语呢。”保安说:“那也不能吵到其他客人呀!”“好好,等下我们玩完这游戏,就把他送回家。要不这样吧,这里有没有休息室?先把他扶到里面休息一下。”保安无奈,说好吧,你们可要快点。
  说着,两个保安便把瘫软成泥的沉淀物硬搀到保安室。
  沉淀物嘴里兀自喊着:“死了!天山姥姥死了……”
  “没事没事,这小子,刚才喝酒还挺猛的。游戏继续——东方不亮,你刚才被杀了,你说,你认为谁杀了你?”
  东方不亮似昏昏欲睡,说话也变得迟钝起来:“我认为,可能、可能是白马杀、杀了我。”
  “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大家都知道,我跟犬夜叉是网络夫妻,可他、他早就看不过眼,经常搅局,离间我们这对恩爱夫妻。”
  战争狂人说:“好,你的遗言陈述完毕,到那边陪天山姥姥死去吧。”
  东方不亮站起来,歪歪邪邪地走到隔壁桌,跟天山姥姥一样趴在了桌上。
  “白马,东方不亮说你杀了他,你有何辩解?”
  白马是马笑着说:“怎么可能呢?我以前是因为没见过犬夜叉,才吃他们的醋,今天一看,哇靠,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夜叉!我怎么会为这样的恐龙吃醋呢?真是的。我认为,我身边的独孤求胜就是隐藏最深的凶手!你看他一直沉默寡言的,就是在想着下一轮杀谁!”
  犬夜叉娇嗔一声:“讨厌!”一把瓜子便朝白马是马撒过去。
  “好,独孤求胜,你有何话辩解?”
  独孤求胜懒懒地说:“算了,就是我吧,我不想辩解。但我要说,如果不是我,就是艳若罂粟!”
  “……”
  “好,那么现在就有三个嫌疑犯了,分别是白马、独孤和艳若罂粟,现在大家开始投票……”
  最后,战争狂人宣布:“投票结果,白马5票、独孤3票、罂粟0票。白马,很不幸,把牌拿出来吧!不过,我沉痛地告诉大家,你们又冤杀了一个好人了,白马他不是‘地狱杀手’。白马你过那边死去,我们继续开始……”
  白马闷闷不乐地走到隔壁桌上坐下,看着趴在桌上的天山姥姥和东方不亮,暗骂一声SB。他睁大眼睛,正想看看剩下的乐果、裸孩、独孤求胜、犬夜叉和艳若罂粟五人中谁是睁开眼睛的“地狱杀手”,突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被锁在保安室里的沉淀物渐渐清醒过来,叫天不应入地无门。真的死了一个人,他们怎么就那么笨呢!正想砸东西,忽然碰到自己的口袋,觉得鼓囊囊的,掏出来一看,却是一副扑克牌——原来刚才战争狂人发完10张扑克牌,把剩余的牌放在桌上,沉淀物要过这边桌子来时,便顺后将剩下的装进了口袋里。不知为什么,看着扑克牌,他突然打了个激灵,便将扑克牌摊开,一张一张地检查起来……不对呀!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便再查一次——
  四张Q都在!
  刚才战争狂人说,拿到黑桃Q者便是“地狱杀手”……
  根本没有人拿到黑桃Q!也就是说,除了“阴阳大法官”,根本就没有“地狱杀手”!
  那么,是谁在行使“杀人”的权利?
  而且,还真的死了人!
  “保安!来人啊!”沉淀物狂叫起来。可是,没人过来理他。干脆,找个东西把门上的玻璃砸了,看他们过不过来!
  沉淀物正抬眼四望,忽见桌上正躺着一部电话。我真笨,保安室当然有电话了,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
  他拿起电话,拔了110。


  快两点了,酒吧准备打烊。侍应生走到刚才还在玩“杀人”的那一桌,却发现有所有人都趴在桌上,烂醉如泥。
  “先生,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先生?”
  没人应声。
  侍应生大着胆子,摇了摇一个人的肩膀,那人嘭的一声,连人带椅往后仰倒在地上。竟然醉成这个样子?不对吧?侍应生下意识地蹲下去,突然惨叫一声:那人脸上竟七孔流血,眼睛圆睁!
  一声尖叫刺破了酒吧的死寂。
  “快、快来人啊,死人了,死、死了好多——”
  酒吧老板正想打电话,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110巡警已经到了。
  保安室的门被打开,沉淀物冲出来一看,双脚一软,整个人瘫在地上。
  警察正忙着斟查。“乖乖,九个人都死了!会不会是啤酒饮料被人下了毒?这桌上所有的东西都带回去化验!”
  “你叫什么名字?刚才是不是跟他们在一起?怎么就你没事?”
  沉淀物已完全说不出话来。一个保安牙齿直打颤说:“阿sir,刚才是他最早发现死了一个人,并吵着要报警。可是,可是他们是在玩‘杀人’游戏,这种游戏最近很盛行。他的朋友说他喝醉了,叫我们把他锁在保安室里。”

  吓疯了的沉淀物被送进芳村精神病院的同时,关于这个奇案的内部通告摆到了相关领导的桌面上。上面是这么写的:“……综合种种情况看来,此案是有组织的网友集体自杀事件。参与者10人,一人生还,但生还者已确认被吓得精神分裂。最大的疑点是,经法医鉴定,其中8具尸体死亡时间相同,都是当天晚上案发时间。但有一具尸体的死亡时间却超过了24小时——也就是说,案发时参与者所玩的游戏,是9个活人带着一具尸体进行的。该死者叫郑国权,南方大学计算机系三年级学生,网名‘战争狂人’,系该游戏论坛版主……”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