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隧道邪(画蛇添足版)  

2007-04-25 22:58:44|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北山公路隧道位于两省交界处,全长5017米,于今年七月份通过验收,剪彩通车。
  隧道建成之前,两省交通极不方便,来往车辆要过小北山,须多绕十几公里坡度极陡的盘陀岭。每逢雨天路滑,险象环生,车祸频仍。隧道的建成,完全解决了这一交通难题,两省司机都很高兴。
  不料,通车不足半年,隧道里竟接连发生几起交通事故,死了几个司机,且死状极其恐怖——都是整个人撞破挡风玻璃,飞出车外而死。而每次出车祸时,都没有发现第二辆车,所以不是追尾,车也没撞墙或其他障碍物。
  恐怖的阴云笼罩着小北山隧道,各种耸人听闻的传说也流传开来。这些传说最终都是一个结论:隧道里每月得死一个人。经常得从此经过的司机们都抱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想法,舍近求远,重新绕盘陀岭过小北山。要不,就是等到死了一个人之后,才放心地过隧道。
  投资方小北山隧道建设发展公司请来刑侦技术人员、隧道工程家等专家进隧道调查,三番四次,却调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隧道见天冷清起来,收费处的工作人员向公司汇报时都抱怨说,有时,一天还收不到两三百块钱,这样下去,公司何时才能还清贷款?
  最近几天,公司总经理郝坚天天到收费处观察情况。当看到一辆又一辆的车在离隧道口不远处便绕道上盘陀岭时,郝坚的眉头拧在一块。
  “我要进隧道,到那头的收费处看看。”郝坚突然说。
  “经理,我们再叫几辆车跟你一块进去?”收费员小丁说。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郝坚摇摇头。
  “可是……可是这个月还……还没出事呢!”小丁犹豫着说。
  郝坚勃然大怒:“连你们都相信这些鬼话,难怪那些司机不敢进了!我就不信这个邪!”说完,他钻进自己的车,毫不犹豫地向隧道里开进去。
  宽敞的隧道里灯火通明,隧道壁上的大幅广告、宣传画等目不暇接,郝坚心想,这样光明的地方,怎么会有什么邪祟出现?纯粹是心疑生暗鬼嘛!
  车不紧不慢地向前开着。
  可是,慢慢地,郝坚发现有点不大对劲了——五公里长的隧道,车速保持在40左右,开了快10分钟了,怎么还没见尽头?他加大马力,将时速提到80。
  可是,又两分钟过去了,依然望不到隧道的尽头!
  时间仿佛凝固了,空荡荡的隧道仿佛就没有尽头那样向前延伸着。饶是郝坚胆子再大,心里也发毛了,他甚至感到呼吸都困难起来。
  怎么办?往回走?可隧道里也难以掉头……
  突然,隧道里的灯全灭了,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死黑之中!郝坚手忙脚乱,想打开车灯,可是,车就在这一刻也熄火了,车灯也不亮了。
  隧道里如地狱一般的幽暗,郝坚只觉得周围好像有万千鬼魅,在向他张牙舞爪,可他却一个也看不到……他想用手机向收费处的人求救,拿出手机,打开盖一看,一点信号也没有!
  渐渐地,他听到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地大了起来——扑通、扑通、扑通……最后,心跳声在空洞的隧道里共鸣,震耳欲聋。郝坚捂紧耳朵,一点作用也没有。郝坚想起自己的座右铭:“静观其变”——镇定!我一定要镇定!这一定是心魔!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眼前是蓝天、白云、草原、羊群……
  蓦地,他觉得身边好像多了什么东西,睁开眼一看,一个全身雪白的女人正坐在副驾驶的位上,睁大眼睛仇恨地看着他!周围仍然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可那女人却像是黑暗中的一个激光全息影像,就那样悬浮着……
  郝坚猛推车门,门却锁死了,他用头接撞玻璃,撞得快晕过去了也没有——奶奶的,不就是个死吗?拚了!于是,他大声喊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司机吗?”
  那女鬼一愣,继而哈哈大笑:“哈哈哈!就你这熊样!我超度了几个了,还没见过一个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你不怕死么?”
  郝坚道:“本来怕,看到你就不怕了!”
  “为什么?”女鬼诧异地问。
  “早知道死后有你这么漂亮的艳鬼作伴,我还巴不得早点死呢!”
  “王八蛋!真是‘男走千里改不了好色的本性’!别以为捧我几句,姑奶奶就会放过你,没门!不过,看你这么能说会道,我倒是可以考虑让你选择一种死法。说,要像他们一样撞破玻璃死去,还是让姑奶奶开车把你轧死?!”
  郝坚发觉整辆车都被自己抖得颤起来……不行,不到最后一口气,我一定不放弃!
  “小姐,我怎么死都无所谓。但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知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杀我?”
  “哼,就凭你是一个臭男人!好,我让你死个明白!几个月前,隧道通车那一天,我刚好一个人开着车通过隧道,可到了这个地方,车却熄火抛锚了。我向一辆路过的本田求援,求那司机载我到前面的维修点请师傅来。那男人让我上了车,可是,还没出隧道,那臭男人就不断地借着换档之机在我大腿上乱摸!我痛骂他,对他说我要下车,可他却越开越快,而且越来越放肆!出了隧道,我跟他拚命地撕打,车一失控,撞在一棵大树上,我没系安全带,一头撞破挡风玻璃。那畜生见我还没死,居然把我扔下路边的深涧里!”那女鬼越说越激动,面目也越发狰狞起来,“你说,你们这些臭男人,是不是个个不得好死!”
  原来是跟那件事有关!霎时间,郝坚脑里转过无数念头……不行,人怎么样都不能斗不过鬼……求生本能使他胆子也大了起来:“小姐,这么说,你应该找那个害你的人算账呀!”
  “少他妈废话!我要知道他是谁家住哪,我还得在这里苦苦等他吗?!”女鬼的脖子突然一长,眼珠子几乎就贴着郝坚的眼睛!
  郝坚闭上眼睛,说:“你冷静一点。你杀再多人,如果找不到那个元凶,你也解不了心头之恨。如果,我能帮你找到他,你能饶过我吗?”
  那女鬼哼了一声:“公安都不知此事,怎么查?”
  郝坚见她语气有所松动,眼珠一转,忙说:“实不相瞒,你说的事,我有印象。当时由于是通车的第一天,我们剪彩完,回公司庆祝,就听说这里出了车祸,我们董事长觉得很晦气,派我过来处理,并告诉我说想尽一切办法不要报案。我到了那里一看,只看到车撞在树上,玻璃都碎了,驾驶室里只有一个受伤的司机,我们就赶紧送他去医院。等他第二天醒过来,我们就跟他商量,给他一定的补偿,然后双方都不报案……”
  “王八蛋!原来我冤仇难报,跟你有关系!这么说来,你今天死得一点都不冤!”说着,那鬼双手掐住郝坚脖子,就要把他扔出去!
  “慢着,你杀我容易,可你不想杀那个真正害死你的人吗?现在、现在只有我能、能通过那家医院找到他!”
  女鬼的手不觉松开了,她恶狠狠地问:“如果,你骗了我呢?”
  “我现在命都在你手上,我还敢骗你吗?”
  “那好,你如果真能帮我报了仇,我可以饶了你,也不再呆在这暗无天日的隧道里了!走,带我去医院!”
  “慢着。”郝坚说,“你得先带我去找到你的尸体,我们才好报案,然后才有理由让医院提供那人的线索,你说是不是?”
  女鬼沉吟了一会,说:“你说的也有道理,量你也不敢骗我,走,我带你去!”
  郝坚说:“你把隧道里的灯和我的车都搞熄火了,我们怎么去?”
  女鬼又冷笑一声:“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我只不过在你的心里造一个假象而已,你看看——”
  郝坚打了个激灵,突觉眼前一亮,隧道里通火复明,车启动起来,身边的女鬼也不见了。郝坚颤声问:“你——在吗?”
  “当然在,走吧!”
  车子出了隧道,直往前开去。大概开出两三公里,郝坚突听得身边女鬼道:“到了!”
  车子嘎的一声急停在一棵大树前,郝坚下了车,习惯性地按了一下,开启了防盗系统。车子的右边,正是那条深深的山涧,郝坚正要仔细察看周围,忽然,车子的报警声刺耳地响起,同时,车里传来了那女鬼的大喊:“快放我出来!你这是什么居心?”郝坚反应不过来,问:“你是鬼呀!怎么出不来了?”那女鬼道:“光天化日之下,我的魔力就消失了!再说,你的防盗系统也困住了我,快放我出来!”
  果然,这招真的有用!郝坚忙说:“你等一下,我叫几个人来帮忙找你的尸体。”说着,他用手机拔通了隧道收费处的电话:“喂,小丁吗?我是郝坚,我现在在隧道这头,你再叫几个人过来,快!……有事,我一个人搞不定,过来再说,隧道是安全的,放心!”
  很快地,一辆吉普车风驰电掣般开到眼前,小丁和另外三个收费员从车上跳下来。
  “总经理,出什么事了?”
  “快,快把我车的油管扯断!”
  “这……总经理,你、你没事吧?”小丁目瞪口呆,其他三人也面面相觑。
  “还不快点!事关重大,快!”郝坚急了。
  车里那女鬼突然大叫起来:“臭男人,你想干嘛?你不得好死!”
  那几个人朝车里一看,却看不到人,全都吓呆了。郝坚说:“里面就是那个厉鬼!快!快合力把车推下山去,隧道就安全了!我自己的车都不要了,你们还愣什么!”
  小丁等几个人晃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扯断油管,又用力一推,硬是把车推到悬崖边上,再使一把劲,车翻了下去,立刻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说时迟那时快,郝坚点燃了打火机,朝下面一扔——
  轰的一声,翻滚着的车燃烧起来了,那女鬼的惨叫从山下传上来,凄厉无比。
  最后,轰隆一声巨响,山下传来了车的爆炸声。

  收费员小丁开着吉普送郝坚回公司。
  这时天色已晚,郝坚坐在车后座,一路上一句话都不说。小丁也不敢开口,只是默默地开车。
  回到公司,郝坚对小丁说了一句话:“你明天上午八点来接我,我要进城向董事长汇报。”小丁点点头,将车开走了。
  郝坚进了宿舍,往床上一躺,浑身像散了架一般。他掏出手机,给他弟郝华打了个电话:“你现在赶紧到我宿舍来!”
  电话那头,郝华有点为难:“老大,现在都晚了,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
  “不能!”郝坚恼火地说,“快过来,要不然,后果你自负!”
  约一小时后,比郝坚小三岁的郝华出现在他哥面前。
  “老大,这时叫我来,又要我带你去找刺激吗?”郝华笑着问。
  “王八蛋!”突然,郝坚一个耳光扫在郝华脸上,把郝华打懵了,捂着脸大喊起来:“你疯了吗你?你打我干嘛?”
  “你说,我们隧道通车那天,你、你通过隧道的时候,是不是搭了一个女的?”郝坚指着他鼻子问。
  郝华一听,脸色立刻就变了,“哥,这事你怎么知道?我当时,我当时谁都没说啊!”
  “你不说,鬼会说!”郝坚大吼起来,“我告诉你,这几个月,一直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女鬼在隧道里作祟,弄死的那些司机,全是你的替死鬼!公司贷的几个亿,要是因为这个而打了水漂,我那笔款的事也会跟着曝光,那时我先杀了你再自杀!”
  郝华扑通一声,突然跪在郝坚面前,痛哭流涕起来:“哥,我当时是喝多了,所以才、才……我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再说也是公司决定不要报案的,你还说,刚剪彩,报案就会让车祸曝光,以后肯定没几个人敢通过隧道。怎么会想到、怎么会想到……老大,你要救我啊!那女鬼是不是我找我报仇来了?”
  郝坚推了他一把,说:“你这王八蛋,今天幸亏是我,要不然,还不知得死多少人,最后肯定就会轮到你!”
  郝华一听,面有喜色,“怎么回事?”
  郝坚将事情经过一说,郝华终于松了一口气:“好了,事不过三,我相信她不可能再死一次了!”
  “你别得意太早!听我的,明天去买些冥币、纸烛等,去那里好好拜拜她,多说好话,也好让她早点去超生。”
  正说着,门铃响了,郝华吓了一跳,问:“谁啊?”
  没人回答,门铃又响了一遍。
  郝坚将眼睛凑到猫眼里一看,原来是小丁。
  他把门打开,刚要发问,却见小丁直愣愣走了进来,手一挥,门又关上了!郝坚一看不对劲,大喊一声:“小丁你干嘛?”却见小丁走到郝华面前,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放声大笑,那笑声,竟然是女的!
  “哈哈哈,天有眼啊,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是那女鬼的声音!她怎么会……难道小丁被她附体了?!
  郝坚想跑,却发现门被锁死了。“小丁”伸出手,猛地掐住郝华的脖子,同时自己怕脖子突然一长,整个头转过来,伸到郝坚面前——那个头,一会是小丁,一会是女鬼,就那样不停地变换着!
  “哈哈哈,你以为那样就能让我魂飞魄散吗?我让你死个明白!告诉你,车一下去,玻璃一撞碎,我就出来了。我附在这小王八蛋身上不声张,只是为了让你带我找到这畜生,因为我早看出来了,你跟他长得像,肯定是兄弟!哈哈,没想到啊!”
  扑通一声,郝坚郝华都跪了下去,想叩头,却根本叩不了,只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在地上瘫成一摊泥……


  郝坚和郝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漆黑的地方,周围都是水——不对,不是水,是油!蓦地,轰的一声,周围突然亮了起来,是在隧道里!
  那亮起来的不是灯,而是火,只一瞬间,大火便将整条隧道吞噬了。熊熊火光之中,又响起那个凄厉的笑声……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