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暂住广州  

2007-03-19 20:45:48|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还是做了暂住证。
  来广州七年,房子买了六年,一年给广州市交了两万左右的个人所得税,至今,我仍然是暂住广州;广州的所有学校,仍然没有我女儿的一席之地;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会暂住到老,到死。包括,我的家人。
  原因很简单。大背景,诸如户籍弊端种种,我就不说了;个人的原因,是文凭太低,当然,更主要的,是不肯“找人”,不肯“意思”。就因为这方面“能力太低”,至今,老家方面依然扣着我的档案,而我“自动离职”已近六年多了。六年前问过一次,答复是“按政策自动离职人员不能移档案”。如果,真有这样的“政策”,为什么它可以大过《劳动法》?当然,某前学校领导暗示我说:“你在外面跑走,难道这些事你还不懂?意思一下就行了嘛。”
  我懂,但我不。我辛苦赚来的钱,宁愿,多买些香肠,喂家里那条狗——只有在它身上,我才真的有从读小学时就耳熟能详的那种“当家作主”的感觉。
  于是,这七年,在广州,我一直是一个无户口、无档案、无暂住证的“三无人员”。只不过,在诸多跟我一样“三无”的农民工中,我太幸运了,遇到一家好单位。
  感谢报社。当我把情况说明的时候,特批我不用档案,就像当初我没文凭也特招我进来一样。而且,该给我的,一点都没少,包括收入,包括“首席”的职称。也正因为南都,我看到,社会的希望。
  不过现在,我有暂住证了,我可以名正言顺地暂住广州了。
  坦白地说,是为了学车而低头。三四年前就想学了,可就因为听说无广州户口者得有暂住证才能学,一赌气,不学了。就因为这一赌气,原来一千多的学车费,现在要交四千。而我,实在抽不出时间回老家去学。
  体制的鞭子前,想当一头不肯驯服的畜生,一个字:难;两个字:真难;三个字:太难了;四个字:真他妈难。
  有感而发,算不得牢骚罢,毕竟,我还是很幸福的。只是,总有人不清楚情况,以为我很有“关系”、很有“能为”,让我帮找工作。我不说出来,他们还以为我不愿意帮忙。其实他们最不了解的是,我如果很会搞关系很会“找人”,我就不配当一个南都人了。这么说,会被人骂矫情、站着说话不腰疼;而且,“澄海市”可以这么质问我:“花钱供你读了三年师范,你怎么才教了十三年书就跑了?你有什么资格‘自动离职’?”“广州市”也可以这样回答我:“我们没请你来啊!你年收入已超过十二万,我们可都门儿清,虽然你每月都如实交税,你还得来申报,不然还要罚你呢!”
  那就夹起尾巴该跳火圈跳火圈,该走钢丝走钢丝罢。现实种种,依然,冲淡不了我对老家和广州这座赖以栖身的城市的热爱。做稳奴隶的时代,总比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更让人易以妥协。就像那天,在街道办事处,只因为那工作人员给我复印身份证只收了5毛钱,而且态度不错,我一连声的“谢谢”立刻脱口而出——一声“谢谢”是礼貌,两声,就是谄媚了。
  奴性的尾巴,是怎么藏都藏不住的。不管我怎么装,都依然,是一条体制动物。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