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琴变  

2006-07-31 15:02:36|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弦是市管弦乐团首席小提琴手,他四岁学琴,六岁登台,十岁获全国少年小提琴冠军。及考入该乐园任首席琴手,周弦已是蜚声海内外之小提琴家,所演绎之中外名曲皆因感情真挚投入而令听者如痴如醉、深入乐境而不能自拔。世博会期间,乐团应邀赴昆明演出,周弦是协奏曲《梁祝》的担纲者。当他拉至“楼台会”一节时,忽有万千蝴蝶不知从何处飞入剧院,如花团锦簇,绕于周弦四周,随琴声而翩翩起舞,观者叹为观止,一时传为美谈。
  周弦对琴极为珍爱,不拉之时,日必三拂琴身;开匣之前,每次皆焚香净手,诚行请琴仪式后,才将琴小心取出。团友皆笑其迂,周琴道:“若不尊重琴,哪能拉出好曲?”
  新千年伊始,管弦乐团接维也纳皇家交响乐团来函,盛情邀该团至维也纳作交流演出。消息传开,周弦喜出望外,能到诞生了众多大师的音乐圣地学习,是他从小开始学琴时就梦寐以求的理想。他轻抚琴匣,低声呢喃:“琴啊琴,能与你相伴到音乐的天堂,你我都不枉此生了!”
  琴在匣中,似也因激动而微微震颤。
  隔天又有消息传来,因名额所限,全团上百号人,只有百分之三十能去。此消息在乐团中不亚于一场小地震,不少团员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唯周弦不以为意,心想以自己在团中之位置,若我去不得,还有何人能去?
  孰料天有不测风云,人际风云更是变幻莫定。几天后,在团长办公室公布之出国名单上,周弦竟名落孙山!他想与团长理论,但冲至团长办公室外,却不知为何而望门止步。
  跌跌撞撞回到家,周弦怀抱琴匣,眼中含泪,默默无言。心想自己十年来,天天闻鸡而拉,为乐团换来多少荣誉、挣来多少市场效益,可如今,连一个搬运乐器的都能出国,自己却榜上无名!世道如此,便是琴艺再精,又有何用?
  想至此,周弦不禁长叹一声,潸然泪下道:“琴啊琴,天堂蜜月,你我是享受不成了!”
  这时,忽闻一婉转女声也轻叹一声道:“先生,何故如此悲伤?直教奴家好不心焦。”
  周弦抬起头,四顾无人,忙问:“何人言语?请莫捉弄伤心之人。”
  但听那女子道:“先生勿惊,开匣便知。”
  周弦乍惊乍疑,颤着手,轻开琴匣——但见那琴从匣中扶摇而起,盘旋一周,眨眼间,竟化一女子,衣袂胜雪长发如瀑,如粉蝶般翩然着地!
  周弦正目瞪口呆,女子含羞道个万福:“先生,可识琴娘真面目?”
  周弦猛掐两腮,方知不是梦。女子笑道:“先生勿疑,奴家出身乐府,红颜命薄,死后魂魄栖于万木之中。不意天缘巧合,被制琴师选中,幸蒙先生错爱,得日夜陪伴先生。十年之中,先生常以腮偎奴肌肤、以指轻抚奴身、以弓拔动奴之心弦,更为甚者,先生冥冥中常以心与奴家感应,使奴家心声得达于世人。先生如此垂爱,便是草木,恐也早已动情了。故奴家多次拟现身以报,又恐先生受惊。曾于春城招来蝴蝶为先生助兴,先生却懵然不知。今不忍见先生愁苦,方现身一扰先生,望先生见谅!”
  琴娘一席话,直把周弦听得心旌摇荡。以前常以琴艺自许,却不知里面有琴娘一份功劳!似这般琴颜知己,非人又有何妨?
  遂执琴娘之手,柔声道:“琴娘,有你相伴,何处不是天堂?我又何苦为俗争所累?”
  琴娘轻偎周弦怀中,仰脸道:“先生错矣。琴者情也,情无止境,琴也无止境。有如此向学机会,岂可轻易错过?”周弦摇头道:“已成定局。”琴娘问:“团中何人有定夺之权?”周弦咬牙道:“当然是团长了!”琴娘道:“先生免忧,琴娘当助先生一臂之力。世间之事,阳力无效者,阴谋往往能成事。先生,敢问团长有何所好?”周弦愤然道:“团长于钱权皆无所求,所好者,唯女色而已,团中女士,十之二三皆与其有染!”
  话方出口,周弦忽觉不妙,但收回已来不及。果然,琴娘道:“这个容易,先生,奴家芳心早非先生莫属,便借臭皮囊贿那色狼,先生出国之事,不日可成。”
  周弦道:“万万不可!琴娘,若如此,周某终生不再拉琴!”
  琴娘正色道:“先生若真心待琴娘,切莫拘泥于陈贞陋节。琴娘此身,已于土中腐烂多年,虫蛀蚁噬,远非无瑕之壁。先生,琴娘只求先生勿嫌琴娘污秽,再以腮相偎,左手轻抚奴身,右手……右手再让奴家发出妙韵绝响……”
  琴娘话未完,周弦已泪流满面。

  不日,在该乐团最后确定的出国名单中,周弦果赫然上榜。
  在维也纳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的演出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节目的最后,主持人宣布:“下面请听中国最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小提琴独奏:中国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周弦。”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周弦怀抱琴匣,一言不发地上场。他走到麦克风前,用英语凝重而又苍凉地说道:“各位,对不起了,请原谅我临时改变曲目。《梁祝》大家已听多了,我不想再重复别人的东西。今天,借这个宝贵的机会,我想把自己的一首作品《琴娘》献给各位,她是为了纪念我的爱人而作的,我的爱人为了我,付出了常人所不能付出的巨大的代价……”
  管弦乐团团长坐于贵宾席,目瞪口呆。台上,作好准备的维也纳指挥忙用手势请示音乐厅负责人,负责人果断地告诉他,尊重客人,让客人独奏。
  周弦将琴匣放于地,慢慢跪下,打开匣,低声而坚定道:“琴娘,我们既然来了,就要征服他们。”
  《琴娘》第一乐句刚奏出,原有点喧哗的大厅突然悄无声息,人们仿佛看见一位白衣飘飘的东方少女,在令人窒息的沼泽腐泥中,拼命呵护着她那颗音乐的灵魂,苦苦地等待,等待一个命中注定的知音……十年、百年、千年……终于,那人出现了,他的腮贴着她的腮,他的心贴着他的心,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身,她的心弦,就这样被颤颤颤颤地拔动……突然,乌云雷暴来了,将那少女粗暴地裹挟其中,少女看不见了,她的知音在地上狂奔呼号……终于,那少女从琴声里飞出来了,在台上轻笼着拉琴的人,围着她的知音无限怜爱地起舞……终于,那少女飘起来了,在音乐厅的上空,如敦煌的飞天般,迷醉了所有的音乐家们……
  《琴娘》曲终,整个音乐厅一片死寂……突然,一阵雷鸣般的掌声铺天盖地而来,所有的人都站起来,泪光烁动,为中国音乐家的魔力而激动、折服!
  管弦乐团长似哭非笑,面如死灰。
  周弦红着眼,默默地将琴放进匣中,最后,又轻轻地说了句:“琴娘,我们成功了。”
  翌日,管弦乐团团长敲开了周弦房间的门,严肃地说:“有件事,告诉你一下。维也纳皇家音乐厅要收藏你的小提琴,条件由你出。”
  周弦咬紧牙关,眼盯着团长,一字一顿:“不行。”
  团长脸色一沉,道:“这是中奥音乐交流的一件大事,意义重大,你不能说不!”
  “不!”
  “别忘了你是我团培养出来的!现在还归我管!”
  “我辞职了!”
  “那也得回国才行,现在你就得听我的!”
  “不!”
  “好,好,你有种!”团长气得脸色死白,“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别忘了你能来这里还是你女朋友向我求的情!”
  “你滚!畜生——”周弦狠狠将门一摔,差点将团长撞倒。
  团长离开后,周弦怀抱琴匣,泪流满面。
  “先生,何必跟这种人计较。”琴娘从匣里飘出,轻揽周弦双肩,“先生,奴家不想身在异国,这次,量他也不会强抢罢。”
  周弦用力将琴娘抱住,坚决地说:“放心,琴娘,我绝不会把你留在这里的。”
  第三天,团长又敲开了周弦房间的门:“周弦同志,我昨天火气是大了一点。他们愿用一把十五世纪名匠做的琴跟你交换,那把琴在欧洲的拍卖价是三百万美金呢!”
  “不。”
  “全团明天就要回去了,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回不了国?”
  “滚!”
  ……
  当天夜里,一个团友偷偷敲响了周弦的门:“周弦,根本不是音乐厅要收藏你的琴,而是一个富豪收藏家看中了你的琴,跟团长合谋。我刚才偷听团长的电话,他们说你要是不同意,就绑架你,然后制造你叛逃的假象,你快想办法吧!”
  周弦目眦欲裂,他以为团长只是好色,却是自己错了。
  “先生,奴家害了你了。就将奴家给了他们罢,与其先生受苦,不若奴家留于此地,先生回国再觅良琴。”说着,琴娘泪已滴下来。
  周弦一反常态地镇静:“琴娘,我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天亮时,琴娘道:“先生,再拉一次《琴娘》吧!”

  那天早晨,有人看见一只大鸟从宾馆24楼飞了下来,飞了一半,那人才看清,却是一个人怀抱着一把小提琴。
  跳下去时,周弦对琴娘说:“问世间琴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