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人间来信(下)(“地狱邮差”之八)  

2006-11-17 10:55:57|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到宣判那一天,在法庭上,雷泽才看到,把他妻子诗蓝的喉咙割破的抢劫犯长着什么样子。
  凶犯年方20,斯文白净,一点都不像人们想像中抢劫杀人犯该有的样子。
  雷泽几次想冲过去,双手紧紧地掐住他的喉咙——即使这样,都消不了一丁点的惨痛和仇恨。他不明白,对诗蓝那样肯定不会反抗的弱女子,抢去财物也就算了,为何一定要残忍地杀死!
  可雷泽明白,这只能是想想而已,法律自然会惩罚他——虽然这种惩罚是那么便宜了这个人性丧尽的畜生。
  不出意外,凶手马白被判死刑。宣判的时候,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法官宣布退庭时,雷泽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喊一声:“慢点!”
  全庭静了下来。
  “法官,做为受害者家属,我想问凶犯一句话,可以吗?”雷泽颤抖着说。法官愣了一下,说:“你就在旁听席上问吧。”
  “谢谢法官。”
  雷泽转过身,尽量控制着自己,冲着被两个警察挟在中间的凶犯说:“马白,如果你……还有一点人性的话,我求你告诉我,我妻子钱包里的火车票,是到哪里的?”
  马白抬起头,瞟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抱歉,我只从钱包里拿了钱,其余的都随手扔进火车站的垃圾车里了。”
  ……
  雷泽回到家,身子像散了架般,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内心一遍遍地问:“诗蓝,你瞒着我,究竟要去哪里?”
  如果是去找我,她肯定要先打电话跟我说的,她从没一个人出过远门。难道……不,不可能,我不相信,诗蓝会背叛我……雷泽想起了电影《周渔的火车》,巩俐的影子、诗蓝的影子,有时合而为一,有时一分为二……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一张小纸片从门缝下面塞了进来。
  肯定又是塞小广告的。雷泽懒得理,继续瞪着天花板——那吊灯,还是诗蓝跟他一起去挑的——她究竟要去哪里?
  一阵风穿堂而过,门缝下那小纸片忽然飘了起来,像一只纸蝴蝶,打了几个旋后,一下子竟贴在了雷泽的鼻子上——那纸冰凉入骨,一阵寒意从鼻子上漾遍全身。
  雷泽拿下纸片,刚想扔掉,忽然发现,那不是常见的小广告,上面用钢笔写着一行字:“G706,你们的信箱很久没开了。”
  信箱?哦对了,可能是小区管理员的提醒。这房子租了一年,现在还有三个月时间,可雷泽不想再住了,他不想留在这伤心之地。
  睡了一觉,拿着钥匙下了楼,雷泽打开了他家的邮箱。
  几封信掉了下来,小小的信箱,竟然塞满了信!
  雷泽把信都掏出来,抱上楼,一封封地拆开——慢慢地,他的眼珠越瞪越大:这怎么可能?!这些信,竟然是诗蓝写给他的!没错,诗蓝死后,雷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封又一封地给诗蓝写信。可是,塞满信箱的信,没有一封是他写的,全都是诗蓝给他的回信!信封上没有邮票,没有邮戳,信上是诗蓝的笔迹,所署日期,竟然都是诗蓝死后的那些日子!
  雷泽一封一封地看,最后的一封,诗蓝写道:“亲爱的,知道你要把煤窑转让了回广州来,我太高兴了,我们又可以整天守在一起了……亲爱的,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做那件傻事了,嘻嘻,我现在不告诉你是什么事,说了你会骂我的,这是我的小秘密,等你回来了,我再告诉你好吗?”
  傻事?秘密?难道,诗蓝出事那天,真的要坐火车去哪里见什么人?!
  雷泽的头开始发晕。突然,又一阵怪风吹来,那些信片片飞起,雷泽伸开抱着头的手,在空中乱抓。可是,手一触信,信纸便完全化成了灰!纸灰纷纷扬扬,飞出了窗户,消失在四合的暮色中……
  天旋地转,雷泽终于晕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雷泽醒了过来,房间里一片漆黑。他正想开灯,突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啊?!”
  “邮差。”
  雷泽打开门,黑暗中,一股绿色的荧光突然飘了进来,接着,屋里多了一个绿瘦的怪人,雷泽吓了一跳,刚想发问,那人开口了:“雷先生,很抱歉,尊夫人死后,因为案子没破,遗体没及时火化,所以她的灵魂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她一封又一封地回你的信——你们之间的通信,都是我送达的。现在,她的灵魂已归位,所以,只能由我来传话了。”
  “你是?”
  “我是沟通阴阳的地狱邮差。”
  “你是、是地狱什么?那我、我已经死了?”雷泽惊恐万分,但转念一想,死了也好,就可以找诗蓝去,问问她,那天究竟要去哪儿……“邮差先生,那麻烦你带我去见我爱人吧!”
  地狱邮差摇摇头:“你还活着,她死了,你们是无法见面的。”
  “邮差先生,那你肯定知道,求求你告诉我,诗蓝那天瞒着我,究竟要坐火车去哪里?”雷泽快哭出来了。
  “雷先生,其实你应该猜得到的,她那天买的是K238广州至太原的车票,你说她去找谁?”
  老天!原来真是找我去的啊!雷泽的泪终于流下来了,他又抱住头,蹲了下去。
  “雷先生,你妻子让我告诉你的,并不是这个消息。你知道凶手马白是谁吗?”
  “谁?”
  “马元的弟弟。”
  “马元?!”
  “对,半年前,在你的矿井里被压死的挖煤工之一。你跟你的合伙人瞒报了矿难,马白想为兄报仇,但你有保镖,他拿你没办法,只好潜到广州,跟踪了你妻子好久,最后发现她要去山西找你,他才下的手……”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