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超思维(“地狱邮差”之六)  

2006-11-14 20:55:57|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纳兰,有了你,生命是如此的美好,我真想活够100岁啊!”
  “我可不想,活那么长干嘛?50岁就够了,人啊,老而不死谓之贼,老不如死,你没老过,你不明白的。”
  “你老过吗?”
  “我没老过,但我去敬老院当过义工,唉,别提了……”
  “你要是不跟我活到100岁,说不定,到了80岁,我也再娶一个20几岁的女孩,呵呵。我身体这么棒,应该没问题的。”
  “你想得美,嘿嘿。不过,你80岁时,再次投胎转世的我,应该也有20几岁了……那好,到那时,再由年轻的我来服侍你吧……”
  “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许反悔啊!”
  “来,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那时年少轻狂,玩笑可以任意挥霍。
  一只萤火虫飞来,一眨一眨的萤光,照亮了他们的誓言。
2
  2056年,南方大学。
  荷塘边,女研究生若仪正和她的舍友桐辉倾诉心里话。
  “阿辉,我总觉得……贾教授最近对我总是怪怪的。”
  “不会吧,都快80岁的老人了,要不是他在‘超思维’领域的惊人成果,早退休十几年了。”
  “不知道。反正有时候他讲课的时候,会呆呆地看着我,其他同学也发觉了,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他要是老这样,我非换专业不可。”
  “别傻了若仪,你在‘超思维’学方面有得天独厚的灵性,你将是他惟一的衣钵传人,怎么可以随便放弃呢?”
  “不知道。按说也不可能,听说他独身都快30年了。可是,他看我那眼神,总像一个狂热的小伙子。有一次他突然问我,若仪,你还记得你的誓言吗?我说记得啊,我愿意为‘超思维’学献出我毕生的精力。他说不是,不是这誓言。然后就唉了口气,不说话了。真够怪胎的,我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唉,会不会他研究超思维,搞得走火入魔了。说实话,你们这个独立于心理学之外的专业究竟研究些啥,我还真是不明白。”
  “说白了,超思维,就是以前迷信的人所讲的‘灵魂’。贾教授在60岁的时候,证明了灵魂的质量守恒定律,轰动了全世界。这十几年来,他竭尽全力想搞清楚的是,灵魂在质量守恒的前提下所进行的异化究竟有没有规律可循。”
  “灵魂的异化?”
  “人死后,灵魂漂浮在四维空间里。当那个空间和我们这个空间在某一点产生交叉时,超思维——也就是灵魂就会附着在现实空间的某一个有思维能力的生命体上。这就是所谓的‘异化’。”
  “这么玄啊?难怪你们这专业总是那么神秘的。”
  “为此,贾教授还开发出一套软件,据说能测出每个生命体身上,结合了多少其他已死的生命体的‘超思维’。只是,那软件还没进入测评阶段。”
  “软件叫什么?”
  “地狱邮差。”
3
  贾教授刚进家,小狗薇薇便摇着尾巴为他衔来拖鞋。鞋一放下,它就在地板上翻了个身,仰腹朝天,两只前腿作合十状,朝贾教授不停地作揖。贾教授蹲下去,用手轻轻地在它腹部怜爱地骚起痒来。
  生命体是多么美妙啊!看着薇薇那舒服样,贾教授感叹万分。科学再发达,智能机器总是代替不了生命体。大学里曾经多次要给贾教授配机器人,教授都婉辞了。冷冰冰的机器人,哪有活生生的小狗更能温暖一颗孤独的灵魂。
  但是,没感情的生命体,跟人类毕竟是不同档次的。感情来自哪里?当然是来自灵魂——来自“超思维”。
  ……若仪的“超思维”,肯定是纳兰异化而成的。用21世纪以前的说法,就是纳兰“投胎转世”而成的。贾教授越来越相信这一点。像,太像了,眼神、口气、甚至蹙眉时似嗔还羞的样子,活脱脱就是60年前的纳兰。并不是贾教授被所谓的“忘年恋”热昏了头,眼前,尽管若仪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贾教授有信心让她想起前尘往事来——若仪灵魂深处属于纳兰的“超思维”,只不过是欠激活而已。
  当然,一切还得由科学来下结论。
  现在好了,能激活“超思维”的“地狱邮差”软件已开发出来,实验的对象——当然非若仪莫属。
  今晚,8月4日,纳兰的灵魂即将归来。60年前,1996年8月4日,两人在一次漂流中邂逅。贾教授之所以开发出“地狱邮差”后过了一个月才进行实验,正是为了等待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这是命,由不得谁不信。
  贾教授走进他的实验室,最后再检查了一下电脑。他把实验室跟家连在一起,是为了工作更加方便。
  八点正,门铃响了。贾教授的心颤了一下,打开了门。
  “教授,我来了。”
  “若仪,快请进。”
  若仪微坐在沙发上。“教授,实验为什么要在晚上进行?”“夜静,超思维信息不易受干扰。”“教授,我对‘地狱邮差’还不是很熟悉,包括它的原理什么的,还没完全领会透。”“没关系若仪,今晚,你只是一个实验对象,等实验成功了,我也就宣告退休了,这套‘地狱邮差’的专利,我将会无偿转赠给你,你要继承我衣钵,继续超思维的研究。”
  “教授,实验万一失败了……”若仪有点犹豫。
  “放心的若仪,实验对身体毫无影响。再说,我有百分百把握,不会失败的。半小时后,你就会明白,我们的研究有多么伟大了!”
  按照贾教授的指令,若仪惴惴不安地躺在为她度身订做的金属床上。从主机上延伸出来的五个传感器,依次贴在她的眉心、左右太阳穴、百汇和玉枕上。随着主机开动时轻微的嗡嗡声,若仪渐渐合上了双眼……
  显示器上,“超思维”化成亿兆比特,不停滚动。
  半小时过去了,敲下最后一个回车键,贾教授大叫一声:“纳兰,醒一醒——”
  纳兰若仪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眼里,有恍若隔世的茫然。
  “纳兰!”贾教授激动地喊,他差点一把抱住她,想想还是忍住了。
  “教授,你叫我什么?”若仪问。突然,她又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贾教授说:“狗旺!我想起来了,你小时候叫狗旺的!”
  “什么?你说什么?我从来没对纳兰说过我的小名啊!你怎么……”一阵莫名的恐惧感从脚底升上来。
  “教授,成功了,你成功了!”若仪一把握住他的手,“我感觉到我心灵深处的超思维了,虽然很杂,但我想起来了,我绝大部分前生超思维的主人,是你家胡同口卖旧书的李大爷!”
  “不!”贾教授猛地抱住头,“我不信!”
  “狗旺,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是那么喜欢读书,但你家穷,买不起书,于是你经常到我那里去看免费书。有一次,你终于忍不住,想偷偷把一本《铁臂阿童木》带回家,被我发现了。我非常生气,可我没当众揭穿你,只是对你说,你喜欢就拿回去吧,下次不能再这样了。你当时脸红得像西红柿,书也不敢拿就跑了,从此不敢再到我那儿看书。你考上大学后,特地找到我,对我说,李大爷,幸亏那次你没当众给我难堪,否则,我就没有今天了。”
  “李大爷——不,若仪,你就……就没有一点点纳兰的‘超思维’吗?”贾教授只觉一阵天旋地转。
  “纳兰?纳兰是谁?”若仪摇摇头,“教授,我猜,肯定是你年轻时的相好吧?”
  “上帝啊!”贾教授站不稳,跌坐在沙发上,像突然间老去十岁。“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不是呢?你跟她是那么像啊!”
  “教授,难道,‘超思维’在人身上的异化,还会导致容貌的相似?你在课堂上可从没讲过啊?那不是跟迷信的投胎转世说法一样吗?”
  贾教授闭上眼睛,良久,有气无力地说:“若仪,谢谢你的配合了。还好,被‘地狱邮差’诱发出来的李大爷的‘超思维’,对你并无害处,他的人生经验,也会给你带来启迪的。你可以走了,我太累,得休息一会。”
  “好的教授,您多保重,明天见。”
  一阵风般,若仪走了。贾教授靠在沙发上,又闭上了眼睛。
  不知多久,一只萤火虫,穿窗而过,萤光一眨一眨,仿佛照亮了前尘往事。一个声音轻轻响起:“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贾教授蓦地睁开眼睛,却见那伴了他七年的宠物狗薇薇正躺在实验床上,头上,竟贴着那五个传感器——谁给它弄的?
  贾教授正要走过去,忽见薇薇挣脱那些传感器,跑到他脚下,尾巴妙曼地摇着,同时,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从它的口里说了出来:“贾迪生,我没食言,七年了,我一直在服侍着你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