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梅菜扣(“地狱邮差”之五)  

2006-11-13 21:05:57|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早知道老这样装神弄鬼会惹来麻烦的,就算鬼不敢整我,人也会来整我。所以,那天,当那个长得很“官”的中年人在我们办公室主任陪同下来找我时,我虽然心里有鬼,却硬挤出一脸“打死我也不说”的壮烈。
  来人自我介绍姓蔡。“余先生,我知道,这样来找你有点冒昧,这事说起来也很荒唐,但家父在病榻上口口声声要找你,我们做子女的实在不忍违拗……”
  “找我?你父……令尊认识我吗?为什么要见我?”
  蔡先生的眼睛红了。“余先生,家父可能……可能就在这几天了,他不认识你,但知道你。请你去,是他有一件事要麻烦你,还请余先生看在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面上,满足一下他的心愿吧。至于他要跟你说什么,说实话,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我还在犹豫,办公室主任拍拍我肩膀说:“老余啊,你就去一趟吧,蔡先生也是我们单位的老关系了……”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就这样,坐上蔡先生的车,在省医院的高级病房里,我见到了已处于临终关怀阶段的蔡老先生。
  皮包骨头的老人躺在床上,见我进来,眼睛亮了一下。
  “爸,这位就是你要见的余少镭先生。”
  老人挥挥手,两个护士连忙过来扶起他,同时把病床上部摇起来,让他就那样斜靠着。
  老人咳嗽两声,断断续续地说:“余先生,麻烦你了。我时日无多,但这辈子,对不起一个人,一直没机会跟她说声抱歉,所以想请你帮个忙,找到她,让我亲自向她道歉,哪怕把我的悔恨转达给她也行。”我总算听明白了,忙对他说:“蔡老先生,在我们报纸上登寻人启事虽然不是我负责的,但我可以帮你这个忙,请你放心。”老人拼命摇头:“要是找人,我哪用你帮忙。余先生,我要找的她,50年前就死了……”
  啊?!我瞠目结舌。不会吧,难道真以为我是巫婆神汉?
  见我为难的神情,蔡老先生又颤抖着说:“余先生,我一直……看你写的故事。我本来也是无神论者,可人到了我这个时候,再无神也、也有神了。你听我讲完我的故事,实在帮不了,你再走不迟行不行?”
  话说到这份上,我点点头,在他病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
  “余先生,你看过一部香港电影,叫、叫《胭脂扣》的吗?我的事,跟这部戏有点像。50年前,我随部队南下驻扎在本市。有空的时候,我们常去住地附近的中学球场打篮球。去的次数多了,我就跟一个叫梅影的高中生好上了……那时候不像现在恋爱这么自由,我们偷偷摸摸地相爱,可最后还是被发现了。那时候匪情还紧,她的家庭成分是资本家,而我在部队,所以纪律是不允许的。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她家要求我入赘,而我父母坚决不同意,所以,哪怕我退伍也不能跟她结合。绝望之下,她建议我们一起殉情,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可到了我们约定一起跳河那天,我去得晚了,只在河边看到她的一双鞋子压着一张字条,她告诉我,殉情的事被家里人发觉,他们正追过来,她没时间等我,只好先跳下去了……我悲痛欲绝,纵身就想跳……可是最后的一刹那,我犹豫了,我想起了很多东西……唉,贪生怕死的我,后来娶妻生子,苟活到了今天……我知道我肯定能在九泉之下见到她,可是,在我还是人的时候,我没能跟她道歉,我下去后哪有脸见她?所以,我想请你帮忙,你不是跟地狱邮差很熟吗?能不能帮我找到她,我想趁着我还是人的时候,求得她的谅解,哪怕你们向她转达我的话也行。”老人憋着一口气把话说完,便剧烈地咳嗽起来,护士忙走过来给他轻轻地捶背。两分钟过去,他才缓过气来。
  可他的话,却差点让我岔了气——我怎么跟他解释,那所谓的“地狱邮差”,根本就是我瞎编的?
  比起那些死不认错的名人,一个临终老人的忏悔是多么的可贵。我就没理由不帮他。问题是,我到哪里去帮他找那个纯属虚构出来的“地狱邮差”?编造一个谎言是多么的容易,可是,只要有一个人相信,谎言的编造者就要开始为他的撒谎付出代价了。
  一句“我尽量吧”,我敷衍了蔡老先生,然后匆匆落荒而逃——我根本不敢面对他那热切期待的眼睛。
  出了医院,天色已晚。我婉拒了车送的盛情,也不想太快打车回家,一个人沿着医院的墙根漫无目的地溜达。
  我多么希望身边这堵医墙,分隔的是阴阳,我趴上墙头,朝着另一个世界大喊:“梅影,你在哪里——”
  “嘿嘿,姓余的,你也有今天!”
  蓦地,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打了个冷战,回头一看,十米开外,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大口罩、双手插在兜里的人,正冷冷地盯着我!
  “大夫,您……认识我?”我狐疑地问。
  “我们那旮旯,谁不认识大名鼎鼎最会瞎编的余老师,哈哈哈!”一连串嘲讽的笑,从他嘴里发出,刺得我无地自容。
  “我哪得罪你了吗大夫?”
  “岂敢岂敢。我是想帮你的……当然,也是帮蔡老先生。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找到故事的女主人公。”
  “切,莫非你也写‘现代聊斋’?”这下轮到我笑了。
  他反倒严肃起来:“余老师,明天晚上七点钟,我请你再到蔡老先生的病房,你会看到感兴趣的场面的。”
  真的假的?
  “信不信由你。”
  平生头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事,回到家,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带着疑问,第二天晚上,我准时来到了高级病房。
  门一开,我面前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一个佝偻着身子老妇人站在蔡老先生病榻前,两人正紧紧地握着手!莫非他儿子请来了专业演员?!
  “阿梅,我真的没想到,原来你没死!”
  “蔡哥,真正对不起你的是我……其实我没死……最后一刻,我还是胆怯了,所以,我跟着父母回家了,后来又去了香港。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你当时也跳下去了……”
  说着说着,两位风烛残年的身影,慢慢依偎在一起……
  几分钟后,那老妇人抱着蔡老先生,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平,又用手在他脸上轻轻地摩挲着——老先生的眼睛,已安祥地闭上了……
  这是哪里请来的老演员啊?演得这么逼真……这样也好,解决我一大难题了,看来,现在的“临终关怀”真是服务到家了。
  病房里隐隐有了哭声。
  我掩上病房门,轻松地走出夜幕下的医院。正想挥手打车,忽听得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余老师,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我回过头——又是那个白大褂!他的身后,还佝偻着那个刚才在病房里的老演员!
  “你想咋的?收费也该跟蔡家人收吧?找我干嘛?”我没好气地问。
  “要钱当然不找你啦。我帮了你的忙,你总得答应我那个条件吧?”
  “什么条件?如果我不答应呢?”
  “嘿嘿,莫非你也想封笔?”
  “我哪有那资格,我还得养家糊口呢!”
  “那就好,以后的故事,不能瞎编,都得由我提供,这就是我的条件……这样吧,就从这个故事开始吧,一个姓梅,一个姓蔡,又像《胭脂扣》……对,第一个故事就叫《梅菜扣》好了。”
  “哈,梅菜扣,那肉呢?”我又犯习惯性贫嘴了。
  “你仔细瞧瞧她,有肉吗?”
  我仔细一看,哪有什么老妇人,只见一副白骨,正拎在那白大褂手中,随风飘荡。而那白大褂,也在夜风中慢慢变色了,直到完全变绿,又随风而逝。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