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母咒(“地狱邮差”之一)  

2006-11-10 00:34:57|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下班时,严莉打开QQ,发现一个叫“地狱邮差”的网友给她留了言:“宝贝,向你推荐一首来自地狱的歌曲,它会像海洛因一样让你欲罢不能的,你一定要去下载啊!!”
  严莉打开链接,显示器突然黑屏了。她正想骂“地狱邮差”发病毒整蛊人,却见那屏幕中间,一线红字慢慢浮了上来:
这是一首古老的诅咒之歌,珍惜生命者,请关闭此页。愿意赌命者,点此下载。
  严莉最喜欢这些邪邪乎乎的玩意儿了,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下载”。
  不到几秒钟,歌曲便以“诅咒之歌”的文件名存进了“我的音乐”里。因为下班时间快到,严莉把自己的mp3插进主机,把那首歌又拷到mp3里。
  下了班,严莉走出公司,挤上了3路公车。公车上人照样很多,严莉挤到后车门那里站好,把两个耳塞塞进耳朵,打开了挂在脖子上的mp3,跳转到那首《诅咒之歌》,按下了Play键……
  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玩我。
  严莉正想跳过下一首,忽听得一串阴森的笑声由远而近!接着,一把女声在无伴奏的情况下唱起歌来。歌词模糊不清,与其说是在唱,不如说是在哭。严莉勉强听清了两句:
  我的诅咒你逃不掉
  哪怕走到天涯海角
  严莉前面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上车不久,就眼勾勾地盯着严莉看;而且,那眼神越来越怪,嘴巴也隐隐蠕动着,像要说什么话。这种有色心没色胆只敢在眼睛上占便宜的中年男人,严莉可是见多了。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掉过头去。
  mp3里,那个鬼魅般的声音还在唱着:

    “我的诅咒你逃不掉……”
  一只手忽然拍上严莉的肩头。严莉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竟是那中年男人的手!靠,还真是色胆包天了!严莉摘下mp3,大声冲他喊了一句:“你想干嘛!”
  男人眼里竟然是恐怖的神情。他指指严莉的耳朵,嘴里不停地喊着什么。严莉摘下耳塞,只听得他说:“……小姐,你的耳朵、你的耳朵……”
  我的耳朵怎么了?他这么一说,严莉忽然觉得耳朵里有温热的东西在流出来,她下意识地用手一摸,举到眼前一看,顿时发出一声穿云崩空的尖叫——
  血!她耳朵里竟然流出血来,左右都是!
  全车人的眼睛都朝这边望过来,同时都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包包。大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车上又有人被扒窃了。待到看清是一个两只耳朵都在流血的女孩,大家的恐怖不可言状,一个小孩甚至哭了起来。
  “下车!我要下车!”严莉哭喊起来。司机头也不回地喊道:“没到站怎么下啊!放心,我会直接开到派出所的!”他也以为有人被扒窃了。
  “我要死啦,你让我下车就可以了!”严莉哭喊起来。
  无奈之下,司机靠边停了车,打开车门。
  严莉用纸巾捂住耳朵,下了公车,打车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纸巾一拿开,血却是不流了。一通检查下来,医生告诉她,因为长时间塞耳塞听音乐,她的耳朵只是出现了噪音性耳聋的轻微症状,除此之外什么问题都没有。至于为什么会流血,医生说,这还得以后再观察。
  带着医生开的一些不痛不痒的药回到租屋,把东西一扔,严莉往床上一倒,便觉得刚才的一切,仿如一个恶梦。
  拿出那只mp3,耳塞上还有未干的血迹。严莉盯着它看,忽然打了个激灵,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电脑,连上网络,启动了QQ。
  “地狱邮差”的头像正在不怀好意地闪烁着。
  严莉提取了他的信息,只见一句黑字体的话:“怎么样?我投递给你的歌曲好听吗?”
  严莉毫不客气地回敬道:“王八蛋!我不跟你玩一夜情,你就这么整我!”
  “你错了严莉小姐,我并不是你以前那个网友‘地狱邮差’,我是真正的地狱邮差。”
  严莉只觉一阵头皮发麻——我在网上从未透露过真名,他是怎么知道的?!
  “严莉小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对你的惩罚已经开始了。我知道你心中有诸多疑问,现在请你把mp3连到电脑上,你会了解到一些情况的。”
  严莉不敢违抗了,把mp3插上电脑——蓦地,显示器上一道红光闪过,接着,多媒体播放器自动打开,音乐响了起来,正是那首《诅咒之歌》:

  我的诅咒你逃不掉

  哪怕到了天涯海角……

  接着,播放器的视频窗口也开始出现影像了:在一间黑暗的斗室里,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头发几乎被剃光了。她两手紧紧捂着耳朵,在地上痛苦地翻滚。而斗室的四个墙角上,分别挂着四个高音喇叭,正声嘶力竭地轰鸣着。视频上,一段黑体字以滚动条形式反复出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这是什么?我只不过下载了一首mp3,怎么有视频的?这是哪部电影的片段?”严莉连珠炮问“地狱邮差”。
  “别急,你再看下去。”
  视频里,地上翻滚着的妇女突然一动也不动了,而她的耳朵里,鲜血竟汩汩地流出来!严莉睁大了眼睛,只见一个戴着红袖箍的小青年走进了斗室,用脚猛踹了那妇女一下,见她一点反应也没有,便冲着外面喊了一句:“来人啊,把这自绝于人民的死硬分子拉出去埋了!”
  “严小姐,这视频片段,便是你前生的因果镜头。”“地狱邮差”说。
  “什么?我前生是被高音喇叭震死的,所以我今生又要遭这罪?!”
  “错了。”“地狱邮差”说,“那个戴红袖箍的小头目,才是你的前生。他最擅长用高分贝高音喇叭这种酷刑来使人崩溃,在他的喇叭下,没有一个人能逃出生天。到了1977年,他被判了刑,当年即死在监狱里。一年后,你出世了。
  “不可能!”严莉快疯了,“这太匪夷所思了,我不信!”
  “你死也不肯除下红袖箍,下了十八层地狱也不肯忏悔。被你害死的人联名上书给判官,请求让你提前投胎,继续接受未完的惩罚。判官答应了,于是,你被下了诅咒,转世为现在的严莉。你出世的时候,左臂上还有一圈红色的胎记,到现在都未完全褪尽。”
  一阵鸡皮疙瘩漫遍全身,严莉不得不相信了,因为左臂上隐隐的红圈,是她最大的秘密,这么多年来,她从不敢穿短袖上衣,没想到,这竟是前世的恶果!
  “可是,这太不公平了!他是他,我是我,为什么我要替他遭这份罪!”
  “严莉,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幸运,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不幸。在时间这根纵轴上,没有一个人、一件事是孤立存在的。现在跟你说这些,也许你还不悟。但过了此劫,你要记住,善恶果报,是没有方向性的。你现在的所做所为,不仅影响你的将来,对你的前生、或者你前生最亲密的人,都会有循环报应的。”
  “什么?你是说,这个劫数,我能逃过吗?”严莉睁大了眼睛。
  “那歌里面唱了,冤魂们的诅咒是逃不掉的,但是,地狱里有规定,只要有一个含冤而死的人,愿意放弃投胎为害人者求情,害人者就可以减轻一定程度的惩罚。你还是幸运的,有一个被你害死的人,真的愿意放弃投胎,永堕十八层地狱来为你赎罪。所以,你这辈子所受的惩罚,将只是不定期耳朵出血而已。”
  至此,严莉已完全深信不疑。“邮差,那人是谁,既然是我前生害死的,他为何还肯这么做?”
  “还记得刚才那段视频了么?”
  “就是、就是那个被高音喇叭折磨死的女人?!”
  “没错,就是她。托我这个地狱邮差来将前因后果告诉你的,也是她。她希望你这辈子能好好做人,积德修善,珍惜一切生命。这样,她在地狱里再苦再痛,也会心安的。”
  “邮差你快告诉我,她究竟是我前生的什么人,为什么肯这么做?!”
  “那一年,那场浩劫刚开始,你的前生为了表明自己的革命立场,立即宣布与资本家出身的她划清界限。不久,你前生他又带领‘战友’们抄了她的家,并多次把她揪上台进行批斗,要她交代出子虚乌有的‘潜伏特务’罪证。她实在不知交代什么,你的前生就用几只高音喇叭轮番轰炸,把她活活震死——她,就是你前生的母亲。”
  一阵天旋地转,严莉从电脑椅上跌倒下来。屏幕上,“地狱邮差”打了了最后一句话:“这是不需要原因的。没有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下辈子也过得好。母爱的宽容,也是一种诅咒,天涯海角,你前世今生都逃不掉。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