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圆梦图(“梦的解析”系列之十一)  

2006-10-30 19:31:59|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孟仙混熟了,每周来他的工作室一两次,记录他那些千奇百怪而又精彩无比的解梦个案,已成了我工作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内容。
  那一次,孟仙正在跟我讲他那本《梦非梦》的书,一个急电,把他请了出去。临走时他说,我一个小时后就回来,要不你先看看书,上上网,我回来再继续讲。
  我答应了。
  那时已近黄昏。他走后,我开始翻阅他的专业书。来的次数多了,他这里的书,都被我翻得七七八八的。
  那个漂亮的女人敲门进来时,我正看到《梦非梦》的第三章《论梦的不可知性》。
  “请问,您就是孟先生吗?”
  我将眼光从书转移到她身上。女人三十上下年纪,穿一袭不合时宜的白色长裙,面容有点憔悴。
  “您有什么事?”我问她。
  “到这里来,你说能有什么事?”她反问我。
  有性格。我又不安分起来——不就解梦么?大部分求解者,只不过想求一个心理安慰而已,我虽不会解梦,但跟孟仙接触多了,再加上三寸不烂之舌,还怕糊弄不了一个心慌失魂的女人?
  她开始相信我就是孟仙,于是把她的梦和盘托出:
  孟先生,我梦见我在一幅一望无际的地图上步行着,双腿却好像灌铅一般沉重。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只知道必须向前,向前。我走得比蚂蚁还慢,心急如焚,可心里却还想着,这是地图,这是有比例尺的,我迈出的1厘米,就是10公里甚至100公里。更奇怪的是,跨过一条河流线的时候,我的脚就湿了;越过一座表示山峰的图标时,我又感到双腿酸痛无比,好像真的在登山一样……我偶尔抬头向天上望去,突然见到一双庞然大眼在盯着我!那眼睛,像两片巨大的黑云,渐渐地向我压下来……
  “然后呢?”我盯着她的眼睛问。
  “然后我就惊醒过来了。”她避开我的眼睛。
  “就这些?”
  “我记得的就这些。”
  “你在地图上行走的时候,有没有、有没有穿着衣服的?”
  “这我就记不得了,没注意。可是,这有关系吗?”
  “大有关系。因为根据你这个梦的内容,是否穿衣服是一个关键要素来着。”我故作深沉。
  沉默。我脑里快速旋转着孟仙的一个个解梦个案,看有没有跟这个梦想像的……没有。没有,就往性上靠,弗洛伊德好像说过,所有的梦,都跟性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请问您贵姓?”
  “我姓尹,叫尹子。”
  “尹子小姐,请恕我直言,你这个梦,是一个跟性有关的梦。众所周知,地图,是男性遗精的俗称;你梦见在地图上行走……这事肯定跟男人有关。这样吧,你先把个人资料填一下,我研究过后再打电话约你过来。”
  “你要多少时间才能解出来?”
  “最快明天,慢的话,可能要三四天,因为我得查相关资料。”我搪塞道。
  “那这样吧,你给我一张名片,我明天这个时候给你电话,如果你解出来了,我再上门来,行吗?”
  “这样也好。”我刚想抽一张孟仙的名片给她,心念一动,抽出一张空白卡片,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给了她。


  孟仙回来的时候,我正在他那张竹躺椅上睡得正鼾。他一巴掌把我拍醒,我睁开眼睛,吓了一跳:尹子不知什么时候走了,难道我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
  不可能。我看看桌上,给尹子留完手机号码后,钢笔帽我还忘了插回去。
  “老余,尽量不要在这椅上睡觉,我好像跟你说过。这次,你梦见什么了?”
  “梦见……梦见我正在一张漫无边际的地图上走……”我灵机一动,把尹子的梦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孟仙。最后我说:“你就再给我解一次吧,这是什么意思?”
  “在地图上走,跋过山,涉过水……恭喜你了,你即将有海外的亲人归来,跟你团聚。咦,该不会你泡妞泡到海外去了吧?人家有了私生子,找你验DNA来了,哈哈哈!”
  明白了,原来梦见在地图上走,跟性根本就没关系!
  第二天黄昏,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号码。
  “喂,哪位找我?”
  “你好孟先生,我的梦解出来了吗?”
  “哦,是尹小姐,是这样的……”
  “孟先生,不如我还是去你的工作室听你详解吧?”
  “好啊,”我赶紧撒谎,“不过,我晚上一般不回工作室的。这样吧,等会咱们约个咖啡厅见面好吗?放心,不在我的工作室,我不收费,你请我喝咖啡就行了。”
  “那更好了。”
  晚上九点,在“有的人”咖啡厅里,我再次见到了尹子。她还是穿着一样的裙子,眼睛梦一般迷离。
  “尹小姐,恭喜你了,你即将有海外的亲人归来,跟你团聚。只是,归途有些跋涉,也许没那么顺利。”我开门见山。
  “天,孟先生,你不愧是神仙!”她猛地抓住我的手。我心一跳,沉默片刻,作君子状,慢慢把手抽出来。
  那天晚上,我们在咖啡厅聊到很晚。尹子告诉我,其实,解不解梦无所谓,她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聊聊天。她男朋友到英国自费留学去了,她很爱他,很想念他,可就是有时候太寂寞了……她听说孟仙不仅会解梦,还是个不错的心理咨询师,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就找到工作室去了。没想到我真能把她的梦给解了出来。
  “他说他这两天就要回来的,可不知为什么还没到。我想打电话找他,可实在不方便,他又没有固定电话……”尹子说着,眼睛红了。
  我想告诉她我不是孟仙,可一直鼓不起勇气。算了,过了今夜,她也不会再来找我了。
  我们喝了一瓶红酒。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我的头晕乎乎的,她脚步也有点飘,手便自然地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愣了一下,顺势搂住她的腰……
  翌日中午,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想起来了,这是宾馆。
  尹子呢?什么时候走了的?
  正在发呆,手机响了,一接,是孟仙打来的:“老余,你赶紧过来一下,快!”
  “出什么事了?”
  “你过来就知道了!”
  匆匆洗脸刷牙,退了房间,打个车直奔“梦仙工作室”。
  “你翻了我的书柜吗?”一见到我,孟仙劈头就问。
  “是啊,怎么了?我经常翻嘛,你同意的。”
  “可上了锁的抽屉,你怎么也翻了?”
  “什么意思?”我一听也火了,“你在侮辱我!”
  一见我生气,孟仙眉头更皱了:“你别误会,我没丢东西,只是,昨天下午到现在,除了我,只有你来过这儿,可我那上锁的抽屉里,有一张照片却莫名其妙掉在了地上,你看——”他手上拿着一张照片,手微微在抖。我瞟了一眼,是一个女孩,好像有点眼熟。
  “锁被砸开了吗?”我冷冷地问。
  “倒是没有,可这照片怎么会出来呢?”
  能锁进抽屉里的照片,照片上的人,肯定也锁在他的心里。我伸出手,跟他要照片看,也算是原谅了他对我的怀疑。
  照片接过来一看,我的脑袋嗡的一响——尹子!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这是你的……”
  “以前的女朋友,叫尹子。”孟仙叹了口气,“我们是大学同学。那一年,我考去英国读心理学,她考不上,留在广州等我。可到了英国一年后,我耐不住寂寞,跟人同居了……那女孩,跟我、尹子都是老同学。刚开始尹子不知道,一直痴痴地等着我。可跟我同居的女孩在一次回广州的时候,把事情告诉了她……我实在太对不起她了,可我还是爱着她的啊!”
  “后来呢?”
  “她一听到这消息,受不了刺激,跑到解放桥上,跳珠江自杀了……”
  “什么?!”我猛地站了起来,“会不会,会不会是她家里人骗你的?”
  “我赶回来,参加了她的葬礼。然后,我跟那女孩也分手了……”
  我抓住自己的腿,尽量控制着身体平衡,离开了“梦仙工作室”。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昨晚酒后跟我开房的“尹子”,一开始就知道我不是孟仙,可她为什么还让我把梦解下去,而且解到床上?
  我打车直奔昨夜那家宾馆。那是我的老巢,需要开房时,我都到那里去,那些服务员都跟我混熟了。
  一进宾馆门,服务生小李就迎上前来:“余先生,我们正想找你呢,你今早离开时,遗留下东西了。”“什么东西?”我问。小李从服务台上拿起一封信:“这是我们清理房间时在你床上发现的,要是发现得晚,它就被水泡坏了。”
  “水?”我莫名其妙。“是啊余先生,你昨晚可能喝多了,来开房的时候,全身都是湿淋淋的,不停地滴水。今早,床上的被褥全湿透了,你昨晚是不是掉进珠江里了啊?呵呵。”
  我的头嗡的一响,身体摇晃了一下。“小李,我昨晚来的时候,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呵呵,余先生,你醉得可以啊!昨晚我还问你,怎么一个人也来开房啊,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我将身体稳定在沙发上,尽量保持镇定,慢慢拆开那湿漉漉的信:
  “姓余的,我这么做,是为了报复那姓孟的。我知道他还爱着我,所以,最好的报复方法,就是跟他的朋友上床,并让他知道。可是,生前我做不来,死后,我可以随心所欲了。现在,谢谢你帮我圆了这个梦。当你看到这信的时候,姓孟的只要把我的照片一翻转,背面就是我们在床上的写真!”


  我大喊一声,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躺在孟仙那张竹躺椅上!这个梦也太神奇了吧,情节完整,梦中有梦——慢着,孟仙怎么在看照片,不会吧?
  我揉揉眼睛,走到他身后——老天,他看的照片,上面的女孩,真的是我梦中的尹子!
  “你醒了。”孟仙回过头,微微一笑。
  我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老余,尽量不要在这椅上睡觉,我好像跟你说过。这次,你梦见什么了?”
  这句话,他刚才不是问过我……哦不,刚才是在梦里问的。
  “我、我没梦见啥啊,奇怪……”我不得不撒了个谎。
  “哦,那就好。”孟仙随手把照片放在桌上。我装做随意地从桌上拿起照片,迅速将照片翻过来一看——还好还好,照片背面只写着一行娟秀的字:“你以为翻过来,就看得到我的背影吗?”
  “这是谁呀,长得挺不错的。”我松了一口气,故意用轻佻的口吻说。
  “以前的女朋友,叫尹子。”孟仙叹了口气,“我们是大学同学。那一年,我考去英国读心理学,她考不上,留在广州等我。可到了英国一年后,我耐不住寂寞,跟人同居了……那女孩,跟我、尹子都是老同学。刚开始尹子不知道,一直痴痴地等着我。可跟我同居的女孩在一次回广州的时候,把事情告诉了她……我实在太对不起她了,可我还是爱着她的啊!”
  “后来呢?”我发现自己声音发颤了。
  “她一听到这消息,受不了刺激,跑到解放桥上,跳珠江自杀了。今天,是她的忌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