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梦的陷阱(“梦的解析”系列之九)  

2006-10-29 00:20:59|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天上有一轮圆月,不过月色很暗。燕五走进老屋的院子里时,发现井台边有一个人,影影绰绰的。近前一看,却是已经过世的爷爷!爷爷穿着在世时常穿的香云衫,一手拿着烟斗,一手指着月亮。
  燕五的眼泪当场就流了下来。
  小时候,爷爷是最疼他的,可没等他成家立业,爷爷就撒手西去,让他抱撼终生。没想到,在这个家家团圆的中秋夜,又能在老屋见到爷爷了!
  “爷爷,你过得好吗?”燕五扑上前去,爷爷却退后一步,坐在井沿上,指着燕五,颤颤巍巍地说:“阿五,我多次跟你说,我不要有馅的月饼,你就是不听!月饼就是月饼,怎么可以有馅呢!拿回去,重新给我做,把馅去掉!”
  爷爷说完,天上突然掉下了很多有馅的月饼,很快便把整个井填满了。爷爷狠狠地盯了燕五一眼,一头扎进月饼堆里,消失了。
  “爷爷,你回来!我还想见你啊!”
  燕五大哭起来,不知哭了多久,醒来时,枕头还是湿的。
  第二次再见到爷爷,是八月十六晚上,还是在乡下的老屋,还是在井边。爷爷又指着他骂:“不孝啊你!叫你把月饼的馅儿去掉,你还是不听!你想气得我再死一次吗?”
  ……
  “这样的梦,从中秋夜开始,我连着做了三个晚上,每晚的内容都大同小异。我总觉得,我爷爷是想跟我说什么,只是我没弄明白而已。所以,我只好来求孟先生您帮我解梦了。”
  在“梦仙工作室”里,燕五坐在孟仙前面,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燕先生,我问你,你爷爷生前喜欢吃无馅月饼吗?”孟仙问。
  “不,恰恰相反,他临终时还想吃乌豆沙月饼呢!所以我才觉得奇怪,怎么他死后,反而喜欢无馅月饼呢?”
  孟仙沉吟了一会,说:“燕先生,我给三个答案你选择:第一,你最近在相亲;第二,你最近跟人合伙做生意;第三,你最近身体某方面有些不适。”
  “我儿子都三岁了,我一直身体很棒。所以,第一、第三都不是,只有第二点是对的——我最近,是跟朋友合做一笔生意,这生意做完,我就有了原始积累,不用再跟人合作,可以自己打拼了。”
  “那就是了。燕先生,你爷爷真的对你非常好,你真得多谢他啊!”
  “为什么这么说?孟先生。”
  “让我来告诉你吧。第一,如果你在相亲,那这个梦告诉你,那个对象不适合你,你不能拖泥带水,要立刻跟她断绝关系;如果你最近身体不好,那这个梦是提醒你,要及早到大医院检查,把病灶去掉,不能掉以轻心。”
  “那做生意呢?怎么解释?”
  “别急燕先生,如果是做生意,那么,这个梦是在提醒你,这一笔合伙生意,其实是个陷阱。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合伙人肯定跟你说过,这生意是一本万利稳赚不赔的。但只要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在你的梦中,天上掉下有馅的月饼了,这就是暗示,此事,是不可能的。‘馅’跟‘井’,是两个关键符号。爷爷要你把月饼的馅去掉,否则,他已经向你演示后果了——就是像他一样,一头栽进陷阱里。”
  燕五半信半疑:“孟先生,这、这也太邪了吧,我爷爷死了快10年了,即使真的有鬼有地狱什么的,他也早该投胎转世去了,怎么还会出现呢?”
  “哈哈,燕先生,你能想到这一点,比一般的求解者聪明。我告诉你,我们人做梦,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自己的潜意识在向自己发信号。梦中的人及一切事物,都只是象征符号而已。可以这么说,梦中的‘爷爷’,其实是你自己的化身。我问你,在合伙做生意的时候,你是不是对合伙人也有过疑问?”
  “没错。”
  “那就对了。你的潜意识深处,已感知到此事极有可能是个陷阱,用弗洛伊德的理论来说,是你的‘自我’发现了陷阱,可它无法提醒‘本我’,只好刺激大脑皮层,通过做梦来向自己示警。至于为什么是以爷爷形象出现,因为现在是中秋佳节,每逢佳节倍思亲,你对爷爷的怀念使‘自我’组合出‘爷爷’的形象来。”
  “孟先生,我怎么好像越听越糊涂了?”
  “你只要清楚,梦告诉你,这生意是个陷阱,你应该采取保护自己的行动,这就够了。我也只能说到这里,该怎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
  离开“梦仙工作室”,燕五在犹豫不决中过了一天。翌日,他打了个电话给合伙人:“老余,我总是觉得这事悬了点,这钱,也太好赚了……所以我想……”
  电话那头,叫老余的合伙人暴跳如雷:“老五,咱们十几年的朋友了,你居然怀疑我?!我跟你说,该疏通的关节我都疏通好了,我的大飞也准备好了,只要那船一靠岛,100吨成品油就是我们的了,到时候,你只管数钱就是了。最后一句话,你要是真不想干,我立马把钱退还你,大把人求我我都不跟他们合作呢!”
  “那……好吧,我听你的,只是,我只干这一次,以后别再找我。”


  “接货”那天,燕五跟姓余的一起乘大飞出海。到了那个隐秘的小岛,果见一艘停在那里的油轮。
  很快的,船主点完钱,整船油被分卸成一箱一箱,沉到海底,由大飞拉着,顺利地靠了岸。岸上等候的买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油被运走了。
  数着钱,燕五想起孟仙的忠告,冷笑一声。
  第二天一早,燕五被电话吵醒了,一接听,是姓余打来的:“老五,惨了!我们被骗了,那些油全是香港那边做月饼剩下的过期猪油!买主放话出来,若不把全部油款退回并赔偿运费等损失,他要叫马仔剁了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