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无期梦刑(“梦的解析”系列之八)  

2006-10-28 00:12:59|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甲一从凌晨四点的月色中醒来,看见满身血污的龙三炮站在他床前。
  他一点都不惊慌,好像对这样的场面熟视无睹了。
  “我还在梦中,是不是?”赵甲一问。
  “是不是你问我干嘛,问你自个儿啊,你又做恶梦了吧?”龙三炮一开口说话,喉咙里就涌出一股血来。
  如果我没记错,那里应该是我一刀捅进去的地方——赵甲一想。
  “三炮,”他说,“我记得是我杀的你,换了你,当时你也会这么做是吧?”
  “是的。”
  “你别说话,点头或摇头就行,你一说话就流血,我还是有点难受的,毕竟咱共患难十年了。”
  “你还怕血?没用的,我点头摇头,血一样流,没事的。明天一早你醒过来,地上依然是干干净净的。”
  赵甲一点点头,不敢再看他:“一年了,三炮,一年来,我几乎天天做恶梦,每做一次我就把你杀一次,所以,我现在真的糊涂了,究竟一年前我有没有杀了你?”
  “我不告诉你,你会一直梦下去的,所以,你就会天天处在警察和仇家的追杀之中。”
  “你知道我梦到什么了?那你知道最恐怖的梦是什么吗?”
  “不知道。”
  “最恐怖的梦,是我刚才做的,我梦见我终于被警察抓住了,结果当然是被判了死刑,可是,他们居然不枪毙我,而是采用注射死刑!我被捆在一张床上,眼睛被蒙上了,四周静得可怕,连行刑人的脚步声都听不到——三炮,我讲义气,让你死得痛快,所以你不可能知道等死的滋味,我不怕死,可是我怕等死啊!黑暗中,你不可能知道那一针何时穿进我的血管,随时都有可能,然后我就在无声无息中死去……我等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在快窒息的时候醒过来。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一次,我梦见我在等那一针的时候,等了很久,突然有脚步声临近了,一个声音说:‘他有立功表现,法院考虑重新判决。’”然后我又被带到法庭上,法官居然是你,三炮!你居然终审给我判了个死缓!你这一手玩得真绝啊三炮,你干嘛不肯一枪崩了我呢!我杀你的时候,可是一刀给了你个痛快啊!”
  龙三炮摇摇头,果然,血又开始管涌了。
  “甲一,你不像你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梦有这么可怕吗?这梦是你自己要做的,你不做梦,我也缠不了你。我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那是你把我埋得太不够意思了,当时我都没合眼,而你连炷香都没有。这样吧,明天就对年了,你还记得你把我埋在哪里吗?”
  “记得,可是,真是我杀了你吗三炮?”
  “废话!你要想了结此事,明天就找到埋我的地方,把我挖出来,重新安葬,然后从我那笔钱中拿出一些,化些纸钱给我,让我好上路,安心去等投胎,这样,我就不会再来缠你了。”
  “好吧三炮。”

  自从一年前伙同龙三炮劫了一个水果批发商的八万块钱,并迫不得已将龙三炮杀害、独享那八万块之后,赵甲一亡命天涯。可是,他逃得了警察的追捕,却逃不掉龙三炮不散的阴魂。一年来,在梦中,他把龙三炮杀了无数次,也等死无数次……这无数个恶梦是最折磨人的酷刑,赵甲一有好几次在大汗淋漓醒来时都想自杀,可最后还是对自己下不了手。
  现在好了,龙三炮终于在梦中答应放过他,而且,他所提的条件,也并不苛刻。
  赵甲一背着那袋钱,坐了一日一夜的长途车,终于在第二天晚上十点多时,回到一年前那个杀人现场。
  这是一片荒无人烟的灌木丛,到了晚上,更是阴森可怕。赵甲一拧亮随身带的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灌木深处走去。
  到了,应该是这里了。赵甲一的手电光照在一座低矮的荒坟上,他看了看墓碑:“余清明之墓”五个字依稀可辨。没错,一年前,两人劫财后逃到这坟前分钱,赵甲一正在数钱,忽觉脖子上一紧,回头一看,是龙三炮狰狞的脸!赵甲一双脚一蹬,身体向后一撞,龙三炮猝不及防,手松开了……赵甲一随手一刀,正捅在他的喉咙上……龙三炮死后,赵甲一就近把荒坟刨开,把龙三炮放在棺盖上,再重新埋上……
  赵甲一放下手电,抡起锄头——突然,几束强光射在他身上:“不许动!”
  糟了!赵甲一拔腿就逃,可没几步,就被几个人压在身下了。只听一个声音说:“你有病啊!既然自首了,又带我们来这里指证,还逃个屁!”
  “我自首?!我没有自首啊!”赵甲一四肢不停地挣扎。
  “看来他真是有病,做个精神病鉴定吧。”一个声音说。
  在预审室里,赵甲一豁出去了,对一切罪行交代得一清二楚,甚至还说出了龙三炮两年前在别地所犯的另一血案……只是,他不敢问警察,为什么说他是“自首”?
  但不管如何,反正离死不远了,他反而感到一阵轻松,等死的滋味,已尝过无数次了……
  “……被告人犯罪情节严重,但鉴于其杀人是出于自卫,过后打电话自首,又有立功表现,故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审判那天,法官的话让赵甲一大吃一惊:什么?!这样还不用死?!赵甲一狂吼起来:“我没有自首啊!你们一枪毙了我吧!”旁听席上骚动起来。两名法警过来,左右挟住他,强拖了下去。
  在监狱过的第一个夜晚,赵甲一刚闭上眼,又见到满身血污的龙三炮!只见他边狞笑着边流血:“哈哈,你就好好在这呆着吧!”赵甲一哭喊着:“龙三炮你这个王八蛋,警察是不是你引去的?!”
  “哈哈哈,自首电话确是我用你的名义打的,我就是要你求死不得,在监狱好好享受恶梦,我可以得到安葬,也不用再跟着你到处跑了!虽然我只是一个鬼魂,可跟你到处奔波也累啊!”


  “这事……跟你有关吗?”
  听完孟仙讲的故事,我疑惑地问他。他微微一笑:“这是我去监狱为犯人作心理咨询的时候,赵甲一对我讲的。他被梦中的龙三炮折磨得不成人形,求我帮他‘消梦’。他说,世界上最无法忍受的酷刑,就是‘梦刑’了——人要是不敢入睡,真是生不如死。他想过自杀,又怕死后也逃不了龙三炮的纠缠。”
  “你相信那真是龙三炮的鬼魂在报复吗?”我问。
  “你信吗?”孟仙反问我。
  “不信。”我摇摇头。
  “Me too.”孟仙笑眯眯地说,“我跟他说,这完全是他的心魔在作怪,是他自己在折磨自己。因为他杀了龙三炮后,害怕、后悔到了极点,潜意识活动剧烈,总认为只有受尽折磨才能解脱,所以在潜意识的作用下,他人格分离,做出种种‘报复’自己的勾当,还以为是龙三炮的鬼魂在报复他。但不管我怎么说,他总是不信。”
  “后来呢?”
  “我是法制部门的犯罪心理顾问,让罪犯安心服刑也是我的责职之一。所以,我让他听了一段话,他就信了。”
  “这么神?一段什么话?”
  “他自首时的电话录音。很明显,那确实是他自己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