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梦非梦(“梦的解析”系列之七)  

2006-10-27 18:01:59|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夜里快12点的时候,孟仙被一阵接一阵的门铃声惊醒。他打开灯,听到窗外依然风雨大作。
  “肯定是做梦了。”刚想躺下,门铃又响了。无奈,披衣起床。
  猫眼里,一个变形的少年站在昏黄的走廊灯光中。
  “谁呀?”
  少年无声。
  孟仙想了想,还是打开了门。从事解梦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哪怕是被噩梦折磨得疯了的,一到他这里都服服帖帖的。
  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浑身被雨湿透了,他的脚下,有一滩还在渐渐扩大的水渍。
  “你是谁?有什么事?”孟仙问。少年不答,眼睛看都不看他。
  “请进来吧。”孟仙把手伸到鞋柜上,暗暗套上了防身用的铁指环,又把手插在睡衣的口袋里。
  少年好像愣了一下,接着便呆呆地走了进来,一步一步,走到沙发上,机械地坐了下去。他的头发、甚至眼睫毛都在滴水,嘀嗒、嘀嗒,很快地,他的脚下,地板上,又出现了一滩水渍,一点点地向外扩张着。
  孟仙拿来一条干毛巾,递给他。他动都不动。
  灯光下,少年的肤色是那么的惨白,营养不良睡眠不足的样子。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正对着他的电视,好像上面正在上演着精彩的节目。
  “我叫你同学,应该没错吧?你既然深夜来找我,肯定有什么心事,而且跟做梦有关。没关系,你要相信我,我会为每一个求解者保密的,你也不例外。”
  少年突然站起来。
  孟仙心里一紧,插在口袋里的手暗暗加劲,做好随时一击的准备——现在的青少年犯罪问题日益严重,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却见那少年径直走进孟仙敞开着的书房,在那排书架前停住了。接着,他伸出手,抽出一本书,翻了几页,又放了回去;又抽出一本,又放回去……就这样重复着,中间的那排书,差不多都被他抽出来一遍了。
  看着他非同寻常的举动,孟仙心里一动。他索性退出书房,任由那少年在里面翻书。
  不久,那少年终于走了出来,眼睛呆滞地望着前方,手里什么书都没拿。这一次,他一直走出孟仙的家,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雨幕中。
  孟仙找出一把雨伞,跟着冲出去,却见风雨无边,哪里还有少年的影子?
  不知为什么,关上门后,孟仙脑里一直是少年的形象。他躺在床上,直到凌晨时分,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2

  第二天上午,孟仙刚把“梦仙工作室”的门打开,两个警察就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经常跟孟仙打交道的黄队长。孟仙问:“黄队,又有什么案子需要我帮忙吗?”黄队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孟仙:“孟先生,这学生你见过吗?”
  正是昨晚那少年!
  “见过,怎么了?”
  “他死了。”
  孟仙脸色一变:“死了?怎么死的?”
  “昨夜12点半左右,在这附近的马路上,被车撞死。肇事车逃逸。”
  孟仙跌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就应该不顾一切唤醒他了,唉!”
  “唤醒他?什么意思?”黄队问。
  “唉,黄队,咱熟人就不打诳语了。你们今天来找我调查,不就是已掌握了死者昨天夜里来过我这里的证据吗?”
  “没错。”黄队跟另一个警察对视了一眼,“可你说唤醒他是什么意思?难道昨夜他在你这里睡觉?”
  “不是在我这里睡觉,是睡到我这里来了。也是巧,我很少在工作室过夜的,可偏偏昨夜他就碰上了。”
  “‘睡到你这里来了’跟‘在你这里睡觉’有什么区别?”
  “我就不绕了,简单地说,他是梦游到我这里来的。”
  “梦游?!对了,”黄队一拍大腿,“难怪他同宿舍同学说,他最近夜里总是神秘地偷跑出校门,不知什么时候又悄悄回去了!原来是在梦游!”
  “总是?天哪,那肯定是每次梦游,他都到我这工作室来,可只有昨天夜里我才在这里,偏偏就这一次……”孟仙也猛拍自己的脸。
  “那你既然知道他是梦游,为什么不把他从梦中叫醒呢?”黄队狐疑地问。
  “黄队,第一,梦游不是梦,这可能比较专业。简单地说,梦游是睡眠中自行下床行动而后再回床继续睡眠的怪异现象,虽然俗称为‘梦游’,但事实上与做梦无关。因为,根据脑电图的记录,梦游时患者的脑波,正处在睡眠最深的两个阶段。而深睡阶段,人是不会做梦的。因此,梦游应称为‘睡中行走’较为符合事实。第二,梦游发生时,身边的人最好不要叫醒梦游者,注意保护安全就是了。昨天晚上,他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我追出去时,人已不见踪影,外面风雨大作,所以我就放弃了。唉,早知道……”
  “孟先生,因为你一直跟我们有良好的合作,目前,我们也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害他的动机;再说,目击证人证实,死者是在路中被一辆货车撞上的,只是夜里太暗,风雨又大,看不到车牌号码。但毕竟你是最后一个见到死者的人,所以我们只好找你做笔录。同时,我们会展开调查,争取能把肇事车辆找出来。你如果有什么线索,请跟以前一样,及时向我们汇报,谢谢合作。”
  “好的黄队。不过,我有一个请求:你能告诉我,死者——那个少年的身份吗?”
  “可以,他叫黄良学,今年18岁,是省重点中学仁信中学高三学生……”
  “仁信的高三学生!天哪,我知道他为什么会梦游到我这里来了!”孟仙站了起来。两个警察的精神立马高度集中起来。“孟先生,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梦游到你这里来?!”黄队迫不及待地问。
  “没错。”孟仙推推墨镜,“一个多月前,我被仁信中学请了过去,给应届高三学生上了一堂以舒缓学习压力为主题的心理辅导讲座。讲座过程中,我发现重点中学高三学生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严重者甚至夜夜噩梦缠心。讲座中,我提到我写的一本叫《梦非梦》的书,书中重点讲的是如何消除对噩梦的恐惧感,如何才能尽量减少恶梦,如何将梦化为舒解心理压力的良药。学生们都很感兴趣,纷纷问我哪能买到这书。我不是去卖书的,所以我告诉他们,我的工作室离学校不远,什么时候有兴趣,都可以到我的工作室来,我可以借给他们看,同时免费为他们进行心理辅导……”
  “来的学生多吗?”
  “一个都没有。我问过一个高三老师,那老师说,哪有时间啊,高三了,都恨不得一分钟是61秒;再说,学校对高三学生实行封闭式管理,他们也出来不了。”
  “那黄学良怎么会梦游到你这里来呢?”黄队问。
  “心理学界对梦游秘密虽然还没有完全解开,但我一直相信,梦游也是由人的潜意识造成的。白天,人的意识里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事,就会一点点聚沙成塔,积到一定程度,在某种不可知的心理因素刺激下,潜意识就会让人去完成白天没完成的那件事。这时候,人就像有另一副脑子控制着,于是,梦游就发生了。黄学良肯定是经常做恶梦的,他很想到我这里来,可白天又来不了,于是,当他睡着的时候,潜意识就指挥他梦游到我这里来。昨天晚上,他在我这里干的惟一事情,就是翻我的书架,现在我明白了,他是要找那本《梦非梦》了……”
  三人沉默了一会,黄队看看表,说:“孟先生,还是谢谢你的配合。我们还得去调查取证……对了,你有没有多余的一本《梦非梦》?我想借阅一下。”
  孟仙转身进了书房,一会,手里拿了两本书出来。
  “黄队,因为出版商认为这不是畅销书,所以才印了3000本,我这里也不多。这一本,是送给你们的,请多指教;另一本,我想拜托你,送给那少年黄学良……就在他火化的时候,一起陪他上天堂吧,但愿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没有非考不可的试,他的灵魂,可以自由自在地遨游……”
  孟仙说着,低下了头。

3

  “后来,我不止一次在梦里见过那个不幸的少年黄良学。”
  很多天以后,孟仙在一次跟我聊天中,又提到了那个在梦游中被车撞死的高三学生。以往,他讲完一个解梦个案后,绝不会再次提起它。
  “看来,黄良学的死,对你的刺激太大了,你一直负疚于心吧?”我问。
  孟仙不置可否,继续说:“在梦里,黄良学跟我说,他的家庭、老师都给了他巨大的压力,如果考不上重点大学,他肯定会自杀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在梦游中被车撞死……我知道,这其实是我的自我安慰,我的潜意识里,是极力想说服自己:他的死,跟我无关。
  “黄良学火化大约一个月后,我的工作室来了一个求解者。那男人四十多岁,神情极其萎靡。他自我介绍说是一个建筑工人,最近常被噩梦纠缠。他说他一闭眼,就梦见跟一个全身雪白的少女行房。可每次到了紧要关头,那少女就来月事。血像喷泉一样涌出,很快便淹没了他,于是他便在窒息中醒来,大汗淋漓,再也睡不了觉。近一个月来,他被这梦搞得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问了很多医生都不见好,只好求我来了。
  “我问他跟老婆那方面的关系怎么样,他说关系很好,很正常的,他忙于体力工作,45岁了,性的需求很少的,不知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我心中开始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想了想,请他躺在我工作室里那张竹躺椅上,接受我的催眠。他躺了上去,不久便闭上了眼睛。
  “过了不到10分钟,突然,他全身一抖,头猛地左右摇晃,手脚乱动起来。接着,他上身一震,坐了起来,眼睛也睁开了。我拿了纸巾给他擦汗,问他是不是又做梦了,他说是啊,还是一样的内容。
  “我什么都明白了。于是我对他说,先生,我建议你,只有一种方法能让你不再做这个噩梦。他紧张地问,什么方法,我说了两个字:自首。他一听,脸都白了。我对他说,你做的这个梦,其实跟性无关。梦里透露出来的信息,是‘撞红’两个字,也就是说,你曾经开车撞伤或撞死了人,结果良心不安,才会做这样的恶梦。不自首,你会永世不得安宁的。他说,孟先生,你为什么这么神?”
  “是啊,你为什么这么神?凭那个梦,就能说出他撞死了人?!”我问孟仙。
  “不仅是梦的内容,还有他做梦时的身体动作。”
  “身体动作?”
  “对,他在我的竹躺椅上做梦时,手作扭方向盘状,右脚大力一踩,那是急刹车的动作。”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
  “还有你更想不到的。”孟仙说。
  “我想得到,”我微微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人,就是撞死黄良学的司机。”
  “哗,果然聪明!后来,他听了我的话,投案自首了。我才知道,那天晚上,他开的是一辆泥头车,为了躲避检查,想借着恶劣天气的掩护偷偷进城。没想到会遇到梦游的黄良学横穿马路,天雨路滑,刹车也失灵了,才有那悲剧的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