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假梦真凶(“梦的解析”系列之六)  

2006-10-26 20:26:59|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预约的时间到了,“梦仙工作室”走进了一个也戴着墨镜的男人。
  “孟先生,你也戴墨镜的?”那人见到孟仙,奇怪地问。
  “是的,我喜欢在墨镜的后面观察迷梦者,看他的诉说,有多少真实的成分。你呢?”孟仙反问。
  那人叹了口气:“唉,孟先生,我是被恶梦折磨得夜夜失眠,眼睛黑得像大熊猫了,实在不方便见人,所以只好失礼了。”
  “没关系,你尽管戴着,我一样能看出黑暗后面的真相,哈哈。对了,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小姓连,湖南人,所以小名叫湘德。”
  “连先生,时间有限,请把你恶梦说出来,记不清的地方、中断的地方要更加详细地说明。”
  “能给我一杯水吗?”那人的嘴唇颤了一下。
  “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稍等。”孟仙赶紧拿出一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饮用水给他。
  “是这样的孟先生……”那人喝了一口,慢慢说道,“也许是因为我住在郊外,地方比较偏僻的原因吧,我最近老是梦见,在我睡觉的床下埋有尸体。每天夜里,那死尸就从地下钻出来,穿过床,穿过我的身体,穿过我的三重门。有一次我大着胆跟他出去,只见他飘着飘着,站在了马路中央。这时一辆货车很快地朝他驶来,我刚想喊住他,已经迟了,那车硬生生地撞上了他,却像撞在一堵铜墙铁壁上,停了。司机打开门,那死尸手里突然有了一把刀,他一把攥住司机的衣领,一刀就朝他的脖子上捅了下去。这还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杀了司机后,突然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这时我发现,那死尸的脸,竟然长得跟我一模一样!这实在太可怕了孟先生,我现在几乎每天晚上都得吃安眠药才能睡得着,可安眠药一吃,依然做恶梦,而且醒不过来,受更长时间的折磨……”
  连湘德说着,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抖动,仿佛正在经历梦中那恐怖的情景。孟仙沉吟了一下,突然问:“连先生,你喜欢看斯蒂芬金的小说吗?”“什么意思?”连湘德用手扶了自己的黑镜一把。“没什么,你这个梦,跟他的名作《黑暗的另一半》的情节很像,里面写一个人格分裂的作家,自己的另一半杀了不少人,其中包括一个司机。”“没有没有,听都没听过。”连湘德连连摆手,“我是一个不喜欢看书的人,中国的小说都不看,怎么会看这种美国小说呢。”
  “哦,那是巧了。其实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连先生,你是单身汉,对吧?”“是的,这跟我的梦有关系吗?”“恕我直言,连先生,你在仇恨某个人,而且,潜意识中,已经对他起了杀机。我建议你,还是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冤家宜解不宜结,这种症结再深下去,也许梦会成真的。”
  “不不,孟先生,你的解梦,不可能100%准确吧?其实,我有我自己的怀疑,只是想请你帮我证实一下。”
  “哦,你怀疑什么,说来听听。”
  “我怀疑,我住的地方,地下可能真有什么邪祟之物,我才会总是做那个恶梦,所以我想……”
  “不可能,连先生。这是聊斋故事,跟解梦不在一个范畴。”
  “孟先生,你不怀疑人有第六感吧?我是很相信你的,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到我那里去看一下。我知道,解梦要准确,观察做梦者的环境,也是一个程序来着。到时候你再说真的没有,我也会心安,估计也不会再受恶梦的折磨了。你放心孟先生,占用你的时间,我会双倍付费的。”
  连湘德说着,从提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在孟仙面前。孟仙微微一笑,把钱推回去:“这样吧连先生,现在天色也晚了,我也没再约其他人,就陪你走一趟吧,我会让你心安的。”
  “太谢谢你了孟先生!”连湘德站起来,激动得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用客气,你稍等,我给老婆发个短信,告诉她我会晚点回去吃饭。”
  “咦,孟先生,这么说就太见外了,观察完我住的地方,肯定是我得请客的,怎么还能让你回来呢?”
  “那也得跟她说一下,呵呵,老婆就是政府啊!”说着,孟仙运指如飞,在手机上输起短信。
  “打个电话不就完了吗?”连湘德好像有点不耐烦。
  “连先生,这你就不知道了,女人麻烦啊,要求我有事发短信,说这样比较浪漫,再说,有些不能让别人听到的肉麻话,也……哈哈!”
  话说完,短信也发完了,孟仙穿起外衣:“好吧,我们走吧,你开车吗?”
  “没有,我们这种打工仔,怎么买得起车呢!还得麻烦孟先生载我,辛苦费我会一并算上的。”
  连湘德跟孟仙上了车,坐在了孟仙旁边。车开出“梦仙工作室”,在连湘德的指引下,左拐右拐,上了一条柏油路。
  路越走越偏僻,四周越来越阴森。孟仙不动声色,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连湘德聊着梦。
  “到了孟先生。”连湘德指着前方说。
  车在路边一座破败的拱形门前停了下来。
  “连先生,这里……好像不适合人居住吧?”孟仙疑惑地问。
  “哦,往前走几步,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车停在这边没事的。”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那门,走上了一条向上的坡路。
  路一个转折,突然,一片密密麻麻的坟墓出现在路边。孟仙吃了一惊:“连先生,你、你是这里的守墓人吗?”
  “哈哈哈,我跟你说,这里的地下肯定埋着人,现在你相信了吧!哈哈,我不是这里的守墓人,不过,你很快就是了!”连湘德连声狂笑,眨眼间,一把杀猪刀架在孟仙脖子上。
  孟仙叹了口气:“唉,连先生,听我的话,把刀收起来吧。这么做,会毁了你自己啊!”
  “少废话!”连湘德凶相毕露,“姓孟的,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哼,我一个假梦,就把你骗来了,还梦仙呢!梦个屁!”
  孟仙摇摇头:“连先生,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么仇恨我?你究竟想干嘛?”
  “无冤无仇?哼,我告诉你,姓孟的,我盯你很久了!你坐在舒服的写字楼,动动嘴皮子,把那些脑满肠肥的人骗得五迷三倒,钱就大把地钻进你的口袋;可我呢?烈日暴雨下辛辛苦苦地打工,却总是得不到温饱!你的钱,全是不义之财,我不找你找谁?!”
  孟仙又叹了口气:“连先生,你误解我了,当一个解梦人,没有一二十年的刻苦钻研是不行的,解梦是一门心理学功夫,并不是什么旁门左道。”
  “甭跟我废话!”连湘德将手里的刀子一紧,“蒙谁啊你!你要真是梦仙,为何连我的假梦都辨不出来!你骗人钱财,我拿你的钱,也是替天行道!老实点,把银行卡交出来!”
  孟仙低下头,把腰包里的钱包都掏出来。“给你吧,但我还是劝你一句……”
  “再罗嗦我捅死你!”连湘德把孟仙钱包里的钱和卡都掏出来,“说,密码是多少?”
  “连先生,我是为你着想,如果我没猜错,你是第一次干这事,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啊——”
  连湘德一加劲,孟仙的脖子立马就见血了。
  “好好,我告诉你,这五张卡,密码都是一样的,都是135147!”
  “哼,量你也不敢跟我耍花招!我先把你捆在这里再开你的车去取钱,如果你敢骗我,就跟这些坟墓里的鬼做伴吧!”
  连湘德拿出随身带的绳子,正要将孟仙捆起来,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连湘德惨叫一声,手里的刀掉在地上,手腕鲜血直流……


  “好险,是谁救了你?”
  在“梦仙工作室”里,听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我也不禁为孟仙捏了一把汗。
  “除了警察,还有谁?呵呵。”孟仙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微微一笑。
  “警察?警察怎么知道的?”我疑惑不解。
  “你忘了,我在跟连湘德出门前,发了一个短信。那当然不是发给我老婆的,而是一个报警短信,你知道,我也是区公安分局的犯罪心理顾问。”
  我吃了一惊:“这么说,你在出门前就知道连湘德要害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当然是解梦了。”
  “解梦?他不是说骗你的吗?那是一个假梦啊!”
  “哈哈,后来,在看守所里,连湘德也这样问过我。他说,即使相信我解梦是100%准确,可一个完全是他编造出来的假梦,怎么也能解读出犯罪信息呢?他说,孟先生我服了你了,只要你告诉我,我就是被毙了,也心甘情愿!”
  “那你告诉他了吗?”
  “当然。”
  “那你也应该告诉我吧?”
  “当然,呵呵。余先生,你的心理学知识太贫乏了,我告诉你,梦虽然是假的,是他临时编出来的,可是,人的潜意识会影响人的言行,或用我们的话说,在白天,即使你是清醒的,你内心中的潜意识依然也在活动,当你随口说一句话时,潜意识会指使你说出和你内心一致的话。也就是说,当连湘德编假梦时,出现的就是无意吐真言的情况。这种心理机制,跟做梦是一样的,所以,他的动机,被我解出来了。”
  “天,我想起来了!我以前教书的时候,有过几次,上课铃响了,我走进教室,本来是该喊‘上课’的,可我却鬼使神差般喊了了‘下课’,搞得学生哄堂大笑!现在我明白了,当时我的潜意识里,实在是不想上课的!”
  “对了余先生,你还不算笨,能举一反三。很多时候,人的一些不能用常理解释的所谓‘鬼使神差’行为,都是潜意识在作怪。掌握了这些规律,读懂人心,应该是不难的。”
  这人太可怕了,我想什么,他都能立马猜出来……
  “其实,我能准确地猜出他的犯罪心理,还跟他的一句关键假话有关。考考你,回想一下他跟我的对话,哪一句有明显的漏洞?”
  我翻出我速记下来的这个故事的前半部分,逐字逐句斟酌起来……
  “我知道了孟先生!你听了他的梦,问他是不是看过斯蒂芬金的小说,他说他连听都没听过,可接着又说:‘我是一个不喜欢看书的人,中国的小说都不看,怎么会看这种美国小说呢。’既然斯蒂芬金他连听都没听过,怎么知道是美国的呢?!”
  “没错,余先生,孺子可教呀!呵呵,他为了那个梦逼真些,直接从斯蒂芬金的小说中抄情节,这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