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从我梦起(“梦的解析”系列之一)  

2006-10-22 03:18:59|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始,我以为我和孟仙的相识,仅仅是出于偶然。
  在同事徐庆的生日Party上,徐庆指着一个穿着吊带西裤、打斜纹领带、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对我说:“老余,这是我新朋友,本城鼎鼎大名的解梦大师——孟仙。”又指着我对孟仙说:“孟老师,这位就是我们专写鬼故事的同事余少镭。”
  “听过听过,如雷贯耳啊!”孟仙伸过手来,我礼节性地跟他握了一下。
  “你们两位,一个沟通阴阳,一个破解迷梦,都是神人啊!干一杯干一杯,哈哈!”一个叫李小飞的同事起哄说。
  我和孟仙碰了杯,一饮而尽。孟仙说:“余先生的鬼故事,我偶尔看过几篇,哈哈,现在的快餐读者,好糊弄啊!”
  “那是那是,”我也笑着说,“现在的都市人,实在太好糊弄了。孟老师给人解梦,肯定财源滚滚啊!哪天我混不下去了,也学着孟老师,过街隧道里摆摊解梦去。”说实话,对孟仙这种打扮的人,我本来就不喜欢,他一开口就语含讥讽,我更是不甘示弱。
  “余先生,你错了,解梦,并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简言之,解梦,就是一个复杂的心理分析过程。”见我们较上了劲,全桌人都静了下来,孟仙继续说:“谁都知道,梦是人的潜意识反映,但怎么从一个人的梦里窥见他的潜意识,那可是一门以心理学为基础的综合功夫,不是一般人能学得来的。余先生编一个鬼故事,可以完全不顾科学逻辑,我们解梦,可是非常严肃的条分缕析。”
  他的话虽然戳中了我的软肋,但我依然不肯认输:“孟老师,既然如此,何不现场解一个?”
  “好啊!”有热闹看,当然有人欢呼了。
  “余先生,这样吧,”孟仙的嘴角浮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就从你开始,你先说一个梦,要真实,不要编的,我来解解看,如何?”
  “行啊!”我喝了一口酒,说,“我这个梦,你一听就知道绝对真实,因为它是一个很现实的梦,一点梦幻色彩都没有。是这样的,我最近经常梦见我又回到乡下教书去了,而且是单位领导派我去的。领导说,回去再教一年书,然后再回广州来上班。可当我万分不情愿地回老家教了一年书后,暑假都结束了,新学期又开始了,领导却总是没打电话让我回来上班。我那个急啊!莫非领导是找个借口炒了我?我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下领导呢?如果打电话了,会不会惹得领导不高兴呢?经常是在这个时候,我急醒了,发现自己还躺在广州的床上,于是长吁一口气……就这样,孟老师,你倒给解解看。”
  “余先生,不如,咱换一个梦如何?”孟仙沉吟了一下说。
  “干嘛啊孟老师,是不是这梦太现实了,太符合逻辑了,所以不好解啊?哈哈!”
  “你错了余先生……”
  孟仙一说我错了,我心里反而踏实下来——明摆着,他是想找借口下台罢了。于是我说:“孟先生,我错在不该拿这么一个谁都解得了的梦来向你请教,使你显不出高深的道行来,是不是?”
  “你又错了,我们的职业道德,是不得公开别人隐私,所以,我建议你换一个梦来让我破解一下。”
  “隐私?哈哈,孟老师,在座的都是我的同事、好友,谁都知道我当过小学教师,我们单位里竞争压力很大,我内心深处常有无根的感觉,这算什么隐私?”
  孟仙摇摇头,叹了口气:“余先生,我知道,你肯定把你最近常做的这个梦,用这样一种听起来似乎很正确的方式解读了。如果梦的解析是这么简单,要我们解梦人做什么?所以,我要告诉你,你这个梦,根本跟你的职业、竞争压力无关。如果说你猜对了一点,那就是‘恐惧’。你不是非要逼我把这个梦当场解读吧?”
  我再次哈哈大笑:“孟老师,实在没招了,咱就喝酒吧,今天是徐庆的生日,别扯些没用的。”
  孟仙举起杯,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口向下说:“余先生,这样吧,我把这个梦解出来,不管涉及你的什么隐私,你都不能怪我,行吗?”
  “行,一言为定!”我也把杯里的酒干了。在座众人都饶有兴趣地竖起耳朵。
  “好,余先生,够爽!那就恕我先一语道破。从你这个梦中,我获得了这样一些信息:第一,你的家庭生活非常幸福,你跟你太太感情很好;第二,你跟你的老情人旧情未了;第三,就是最重要的,你最近一直在担心,你的老情人会跟你摊牌,所以,为了防患未然,你正在考虑,要不要先发制人,把情人的事跟老婆坦白,求得她的谅解,共同对付那个情人……”
  咣当一声,我的酒杯掉在地上,玻璃碎片飞溅开来!
  徐庆见气氛不对,忙打圆场:“呵呵,孟老师真会开玩笑搞气氛,咱们都知道,老余的老婆天天给他做好饭菜让他拎到单位,把我们馋得要死,他们的恩爱是出了名的……”
  “不,阿徐,孟老师说中了90%以上。”
  我的话一出,众人目瞪口呆。我拿着一瓶酒,朝孟仙走过去。徐庆紧张起来,拦在我们前面。我拨开他,给孟仙我自己各倒了一杯酒:“孟老师,我服了。但是,我更想闻其详。”
  两人干了杯。孟仙说:“余先生,你的梦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但要说到你明白,就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做到的。简单地说,在梦中,你的单位符号象征着你的家庭,单位领导象征着你的老婆,你又感谢她又怕她;回老家教书,代表着你跟老情人鸳梦重温,暑假结束,象征你想结束这段婚外情,至于你在梦中打不打电话问领导,这不用我再解释了吧?”
  “孟老师,我服你了!”
  “余先生,别以为你能编几个鬼故事,就有资历怀疑世间一切的灵异现象。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把我为别人解过的梦,挑些有代表性的讲给你听,让你开开眼界。”
  “好,那我先谢过了,干!”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