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死神的等待  

2006-10-15 12:29:0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夜里,秋秋起来小便。
  蹒跚着穿过客厅的时候,借着朦胧的月光,揉揉朦胧的睡眼,秋秋看到阳台上有一双脚。
  没错,是一双很大的、没穿鞋子的脚,藏在一堆晾着的衣服后面。秋秋想开灯看个清楚,可他太小,够不着灯的开关。
  从洗手间出来,那双脚还在。秋秋再揉揉眼睛,想了想,悄悄打开爸爸妈妈卧室的门,数了数——1、2、3、4,爸爸妈妈四只脚,一只都不少。但妈妈的两只在床上,爸爸的两只在床下。
  秋秋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心里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害怕:爸爸妈妈的四只脚、我的两只脚都在,那阳台上那一只是谁的脚呢?
  秋秋想了想,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把门紧紧地关上,用被子蒙住了头。
  可是,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双脚,很白很白很大很大的脚……
  第二天晚上,到了那个时间,秋秋又醒了过来。他悄悄地起了床,打开门,走到客厅里一看——衣服后面,那双脚还在。
  秋秋忽然哭了起来,他猛地打开爸爸妈妈房间的门,冲了进去,却被地上的一双脚绊倒——这一次,地上的那双是妈妈的脚。妈妈尖叫一声,猛地跳起来:“有贼啊!”
  爸爸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了灯。秋秋哭喊着:“妈妈,是我!”妈妈忽然给了他一记耳光:“小兔崽子,不好好睡觉,搞什么搞!”秋秋被扇蒙了,还没哭出来,爸爸立马就给了妈妈一记耳光:“妈的,你又打我儿子!”妈妈揪住爸爸的头发,两人撕扯起来。
  秋秋大哭起来:“爸爸妈妈,你们别打了,阳台上、阳台上有一双脚!”
  “什么?”两人暂时收起爪牙,冲出客厅,打开灯——
  阳台上空空如也。
  妈妈又举起手:“狗杂种,拿老娘寻开心,看我不——”
  但她的手被爸爸攥住了,爸爸怒吼着:“奶奶的,你再打!再打看我不整死你!”
  “死就死!死了还落个干净!”
  爸爸用力一推,妈妈往后一倒,头嘭的一声撞在大理石电视架的一角上,立马就一声不吭了。
  爸爸抱起秋秋,哽咽着说:“秋秋,睡觉去,乖。”
  “可是妈妈……”
  “别管她,她不疼你,爸明天就赶她走。”
  秋秋被爸爸抱进了他的房间,爸爸就出去了。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很多事,他都不怎么懂,比如以前是有一个很疼他的妈妈的,可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这一个,一点都不疼他,还经常打他。歌里不是唱“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吗?
  过了一会,秋秋还是睡不着。他悄悄起了床,打开一条门缝——咦,妈妈还睡在那里,她怎么不进屋睡呢?
  突然,一双脚走到了妈妈身边!
  ——阳台上那双脚
  秋秋勇敢地走了出去,走到那双脚面前:“你想干嘛?”
  那人好高好高啊!可他眨眼间就矮了下来。秋秋看到,他头上居然还有两个小小的角,真好玩。不知为什么,秋秋觉得他有点面熟,想不起在哪见过。
  “你来我家干嘛?偷东西吗?”
  “不是的小孩,我来等你后妈,我要带她走。”
  “带她去哪?”
  “去……去每个人最后都得去的地方呀。”
  “那,我也想去,你也带我走吧。”
  “不行的小孩,不是我想带谁走都可以的。你再等等吧。”
  “等多久?”
  “慢慢等,咱不急,好吗?再等80年吧,你还有好长的路要走。我走了。”
  那人忽然又变高了起来,他伸出一双长手,从妈妈身上拖起又一个妈妈,然后把那个“妈妈”挟在腋下,从阳台上飞走了……
  秋秋看着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妈妈,脑子里乱极了。
  大人的事,怎么这么难懂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