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鬼,世界将多么乏味(广州旧闻之“历史精神”)  

2006-09-03 19:37:0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中国人实在是世界上最顽强的民族。天灾人祸时期,没有物质粮食,我们发明了“瓜菜代”,靠着它,有90%以上的人硬生生活了过来,守得云开见月明,成了“人定胜天”的活注脚;更神的是,上下五千年,没有精神食粮——大一统的宗教,我们又发明了“鬼怪代”,靠着它,又有90%以上的人精神有所寄托,让一个个舶来的或自产的牛皮哄哄的宗教相形见绌。
  本来,凡替代品,在满足人的口腹之欲或精神需求方面,都跟其所替代之“品”没有可比性:瓜菜肯定比不上米面,充气娃娃更是不可与美娇妻同日而语,而鬼怪,当然比不上全知全能救苦救难的上帝佛菩萨了。早在两千年前,孔子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当樊迟问他什么是“知”()时,“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论语·雍也篇》)。他老人家这番敦敦教诲绝大部分国人都知道,但偏偏听他的就没几个。国人对鬼神的态度,几千年来基本就没变过:也许谈得上畏、惧,要说“敬”,实在远远扯不上——时年八节贿赂你些三牲果品,你以为就是“敬”你啊?省省吧,那只不过要你为我所用而已,你要对我没用,将你的木像劈来烧火都敢,吹啊。大概,那种根本不要“民”去祭拜而能为民所用之鬼神,民才会真正的“敬”——可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你找一个这样的鬼神公仆给我看看?说到“远”,那就更是相反了。国人对神鬼的近狎戏弄,不仅大量存在于《搜神记》、《聊斋志异》、《夜雨秋灯录》等典籍中,更是在民间口头文学中获得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而汉语词汇中,大部分贬义词加上一个“鬼”字,都可以成为对那一类人的贬称。到了近现代,随着报媒的出现,我们还看到,国人将鬼际玩笑都开到了报纸——这种本来靠公信力取胜的新兴传播工具上。从民国时期的广州报纸上,我们不难发现,不少讲得有鼻子有眼的“鬼古”,并不是放在生活副刊上,而是发在新闻版面上的,其中,便不乏对鬼怪的嘲弄甚至调戏。比如那则登了一期还有后续的《十六甫荣利馆轿夫毕淞,被鬼以暖水壶盖塞进肛门》的“新闻”,与其说是嘲笑那贪有贪报的倒霉轿夫,不如说是将那个鬼恶搞了一通:做鬼做得如此下作,为报小仇竟拿暖水壶塞人后门,这可真是比小人更小人了。那鬼若泉下有知,怎不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可鬼就是拿人没辙。几千年来,鬼就这样一边被国人耍弄,一边还要恪尽职守地为国人镇痛、麻醉、提神、消乏、解闷,甚至扮演宗教角色,填补国人的精神空虚。而一些不法分子,则利用鬼神来获取不法收入,如民国十七年5月11日《广州民国日报》所载的新闻《揭破狐仙之神位的黑幕》,讲的就是某道士借死狐狸诈称狐仙骗财的故事。这种拙劣的造神术曾发展为全民造神的政治运动,最讽刺的是,在那场摇旗呐喊的造神运动中,最中坚者,偏偏打的便是“无神论”的旗号。殊不知,历史无情地告诉我们,“神化”与“妖魔化”,导向的都是同一个事实:不是人。
  有鬼的世界很精彩,无鬼的世界很无奈。不管哪朝哪代,总是鬼比人可爱,人比鬼无赖。鬼对人的贡献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人对鬼的依赖和摧残也水涨船高见风使舵。君不见,当代社会,传播渠道越来越多,本来鬼的生存空间也应该越来越宽才是——不,在中国,什么鬼能在什么时间出现在什么地方,是由广电总局规定的,比如:《聊斋志异》等“老鬼”可以在指定时间在荧屏和银幕上出现,而现代诞生的鬼,则没有这个资格,只能老老实实在地狱里呆着……
  鬼若学过历史,怕也要叹一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