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少镭:现代聊斋

筚路蓝缕,啸聚山林

 
 
 

日志

 
 
关于我

余少镭

毕业于广东省饶平师范学校(中师),现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编辑、记者、专栏写手。

网易考拉推荐

阴缘一线牵  

2006-09-03 19:35:01|  分类: 现代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缘一线牵 - 余少镭 - 余少镭:现代聊斋

  报上的一则征婚广告吸引了王宇的注意:
  “史小姐,芳龄26,相貌娇美,房、车、实业俱全,欲觅一有缘男士为伴。条件:孤儿,无血亲,无传染病史,没结过婚,年龄、身高、收入不限,相信永恒的爱情。有意者请电××××××××,或亲临某街某号‘阴缘一线’婚介所索取登记表格。特别强调:本婚介所不以赢利为目的,前来登记者非但不用交手续费,尚有神秘礼品相赠。若发现有欺诈行为,愿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其实王宇首先注意到的是上面的一个错别字:“阴”。哪有叫“阴缘一线婚介所”的,肯定是“姻缘”之娱,这家报纸的校对也不知是干嘛的,这么显眼的错别字都看不出来?
  王宇刚好全部符合征婚条件:自幼父母双亡,无兄弟姐妹,虽长得不错,但打工收入低,连女朋友都还不曾有过。
  本来,坑人的征婚广告王宇看多了,也被蒙过钱。可是,这一则却是与众不同——为何必须是孤儿?更重要的是,不用交钱,还有礼品送?这社会哪有这样的好事?
  王宇又一次心动了。管他呢?我只带几块钱路费去,他又能拿我咋的?最多走路回来罢。
  主意打定,刚好第二天便是星期天,王宇穿上最好的一套衣服,坐上公车,直奔那婚介所。
  婚介所里冷冷清清。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面无表情地接待了他:“先填表。”王宇问:“不用交钱?”中年妇女不悦:“不信就别填了。”“信、信,反正我身上也没钱。”
  填了表,中年妇女说:“有手机号吗?”王宇尴尬地说:“只有小灵通。”
  “把号码填上,回去等通知。”
  “就这样?”
  “你还想咋样?”
  “礼物呢?”
  “急啥急?属什么的?”
  “兔。”
  “呶,给。”
  啪的一声,中年妇女将一条黑色的皮带扔到王宇面前,“这就是我们的礼品,一根腰带,象征阴缘一线牵。祝你好运!”王宇接过一看,腰带扣上还镶着一只金色的兔,下面有号码:007。
  回到宿舍,王宇将那条皮带系上,越想越奇怪:还真的跟别的婚介所不同!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陷阱?唉,我一个穷小子,怕啥?最多浪费点时间而已。
  翌日,王宇的小灵通响了。一接通,只听得一个甜美的声音说:“是王先生吗?我是史小姐啊!我看了你的登记表,我相信咱是有缘之人。晚上你有空吗?”
  “有啊!”
  “那好,请你九点钟到环市路一个叫‘酒泉’的酒吧见见面,咱聊一聊。不见不散啊!”
  “好的,不见不散。”
  还真的来了?去,还是不去?
  晚上八点半,王宇终于还是决定赴约了。
  在这城市打工三年了,酒吧却是一次都没进过。但“酒泉吧”的名字挺熟的,好像在哪听过……坐公车到了环市路,他问几个路人,“酒泉吧”在哪里,路人都爱理不理的,有的甚至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虽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白眼,但还是有点恼火:我穿着寒酸怎么了?谁说打工仔就不能泡吧了?最后他还是向路边一个治安协管员问路,协管员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问:“你要去那里干嘛?”王宇硬着头皮回答:“不干嘛,跟朋友约好在那儿见面。”协管员嘀咕了一声什么,朝前面指了指:“呶,看到那最高的地府井百货大楼吗?走到那儿,右拐,看到一片空地,就到了。”
  王宇道了声谢,几乎是小跑着朝地府井走去。到了地府井,按协管员说的,右拐,是一条灯火辉煌的巷子,哪有什么空地?正想往回走,无意中一抬头,“酒泉吧”三个大大的霓虹灯字,正在头顶上闪烁着。
  踏进“酒泉吧”时,就像当初刚进城一样,王宇手足无措。
  酒吧里装饰很豪华,却几乎没什么客人,吧台上,几个吧女木木地站着。
  “是王先生吧?”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王宇转过身来,却见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女就站在他身后。“我姓史,跟你通过电话的。”
  这样的美人,干嘛征婚呢?王宇头都不敢抬。史小姐又说了:“不好意思,我想先、验一下腰带。你带来了吗?”
  “带来了。”王宇指指腰间,不好意思地说,“系在这里。”
  “好,很好。坐吧。”史小姐笑着说。
  疑惑地坐了下来,史小姐也坐在他对面。王宇脸上阵阵发烧——那史小姐,肯定在盯着他看。
  史小姐打了个响指,一个吧女走了过来。“王先生,你喝点什么?”史小姐问。
  “哦,不不,我、我不习惯这……”王宇警惕起来——在报纸上,他看过以征婚为名骗人高消费的新闻。
  “没关系,你想喝什么,都是我埋单。告诉你,这酒吧就是我的实业,在各地,我有这样的连锁吧好几十家呢!”史小姐看出他的顾虑,盈盈一笑说。
  王宇心里直打鼓,奶奶的,这样的好事,如果有百分之一是真的,都要死死抓住!
  史小姐见他不开口,便笑着说:“那好吧,我们喝一样的。小丽,给我们来瓶芝华士。”
  “好的老板。”叫小丽的服务员应了一声,拿酒去了。
  “王先生,你相信爱情吗?”史小姐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问。
  “相信,当然相信。”王宇打定主意,豁出去了。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说实话,我一见你就、就……”
  “就爱上我了是吧?哈哈。那,你相信,有至死不渝的爱情吗?”
  “相信,当然相信。”
  “那,如果你很爱的人死了,你会怎么办?”
  “我想,我会……我会……”
  这时酒来了,帮了王宇一忙。小丽开了酒,兑了一大堆王宇说不出名的饮料,才给两人各倒了一小杯。史小姐举起杯,看着王宇,秋波盈转,“来,干了这一杯再说。”
  王宇端起杯,跟她碰了一下,一仰头,整杯倒了下去——妈的,这什么酒啊!味道这么怪,比大曲难喝多了!但他不敢表露出来,怕史小姐笑他——这酒,肯定是很贵的。
  喝完,史小姐亲自给他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继续问:“刚才,我问到,如果你很爱的人死了,你会怎么办?”
  “我会、我会痛不欲生的!”王宇想起在电视剧里听来的一个词。
  “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恨不得随她而去。”王宇的汗都下来了,他有一种多年以前在学校里被老师考问的感觉。
  “那么,假如这是真的,你会选择什么样的死法?”
  王宇愣了一下,说:“那当然是、是没有痛苦的死法了。”
  “好,好,我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的男人。”史小姐勾魂的眼睛不断地瞟着王宇,“来,再干一杯!”
  王宇硬着头皮,又干了一杯。
  “王先生,你能保证你刚才说的话没骗我吗?”史小姐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
  “当然能。”
  “那好,请你在这上面按一个指印。”史小姐说着,拿出一份写满字的纸和一个印盒,递给了王宇。
  鬼使神差般,王宇毫不迟疑地按了指印。
  “好,王先生,实不相瞒,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很好。但是,你也知道,我还得再参考几个人,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这我能理解。”
  “那好,今晚咱就先聊到此,再见。”
  “再见。”
  从酒泉吧出来,王宇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光她问我?我还没问她呢?这叫什么相亲?我该不会被耍了吧?可到目前为止,看不出有啥陷阱呀!难道她是一个喜欢拿人寻开心的无聊富婆?
  咦,怎么灯光都灭了?周围突然暗下来,王宇仔细一看,妈呀,竟然站在一片断壁残垣之中!哪有什么“酒泉吧”!见鬼了!蓦地,他想起来了:为什么觉得“酒泉吧”这名字那么熟!原来,一个月前,他在电视里看过新闻,环市路“酒泉吧”深夜发生大火,包括老板在内的十几个人逃生不及,被烧死在里面!难怪,问路的时候路人都用奇怪的眼睛看着他!难怪那协管员跟他说到空地就到了!
  王宇头皮一炸,转身就跑——前面不远,就是灯火通明的环市路了。
  跑没几步,忽觉得腰带被钢筋还是什么东西勾住了,怎么扯都扯不断!正在这时,头顶上传来一阵轰然巨响……

  第二天天刚亮,一个拾荒者路过“酒泉吧”那片废墟,发现一个男青年被一块巨大的水泥板轧扁了。拾荒者吐了口痰,晦气。不过他又感叹了一声:“奶奶的,要是我也能跟他一样不痛不觉地死去,那该多好啊!”这时他发现,死者腰上,有什么东西在反射着晨光。仔细一辨认,原来是腰带扣,上面还有一只金色的兔子。“还是名牌呢!”拾荒者嘟囔一声,一用力,把那腰带扯下来,系在自己腰上。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